首页 >> 推荐稿件 >> 正文
有贬有升 人民币延续双向浮动

2018-7-25 09:34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7月中旬以来,美元大起大落中,人民币汇率再引担忧。24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即期价双双调贬约300点,再度刷新去年7月中旬以来新低,至此,今年在岸即期汇价贬值幅度已逾4.5%。
 
  未来人民币会继续快速贬值吗?多数机构认为,若美元继续上冲,叠加中美利差或进一步收窄的影响,人民币压力仍然存在,但中期来看,美元或已进入筑顶阶段,且中国经济基本面韧性较好为汇率提供了有力支撑,人民币缺乏进一步持续大幅贬值的基础,有贬有升、双向浮动格局将延续。
 
  短期波动再度加剧
 
  7月中旬以来,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牵动市场神经。
 
  24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298个基点,报6.7891,创去年7月11日以来新低。当日即期市场上,在、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双双走弱,在岸即期汇率开盘不久即逼近6.83,盘中一度下跌超过450点,6.8295的日内低点刷新了2017年6月27日以来的纪录;离岸即期汇率则于盘中触及6.8441,创2017年6月28日以来的低点。
 
  这一波新的加速贬值始于7月10日,短短11个交易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6.60下行至6.82附近,累计跌幅接近3%;离岸人民币的跌幅更大,从6.62快贬至6.84左右,累计跌幅已超过3%。
 
  与此前一样,人民币快速贬值的背景依然是美元升值。7月9日开始,美元指数再度启动一轮升势,且这一回并未止步于95一线,19日一举涨至95.66,不仅超越了6月28日创下的年内前高95.54,并创下2017年7月14日以来的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7月11日至19日,美元指数累计涨幅仅1.15%,且突破95.6后美元指数再度回落,至24日主要在94.6附近震荡,但19日后人民币贬值的步伐并未停止,整体延续了6月中旬以来相对美元加速贬值的态势。
 
  有机构点评称,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的贬值逻辑逐渐由外因向内因转移,背后主要反映的是季节性购汇旺季和短期情绪波动引发共振的结果。
 
  中信证券(港股06030)固收首席明明分析称,美元与人民币汇率分别由各自基本面驱动。推升美元指数突破95的驱动力主要包括美国近期良好的经济增长态势、美欧日经济分化的催化以及政策组合的短期刺激。人民币汇率近期贬值则是受到美强欧日弱的国际货币环境、近期公布的中国经济数据指标偏弱、国内外利差变化以及外汇市场供需关系的影响。
 
  机构认为,从内部因素看,上周发布的二季度和6月经济数据验证内外需走弱背景下经济增长存下行压力,消息称央行通过MLF定向支持银行投放信贷及购买中低等级产业债,本周意外投放逾5000亿MLF,货币宽松预期升温令人民币汇率进一步承压。总的来说,近期人民币汇率走势是市场对内外部环境变化、供需力量变化的真实反应。
 
  “强美元”难以持续
 
  当然,作为影响本轮人民币贬值的主要因素,美元的后续走势仍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分析人士认为,短期来看,支持美元走强的动力依然存在,如美国经济向好、美联储加息步伐可能提速、欧元区经济不及预期、市场避险需求依然较强等;但从更长的视角看,多重不确定性因素对美元继续上行形成掣肘,未来“强美元”或将难以持续。
 
  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最新报告中称,美元已进入中期筑顶阶段,其罗列了三个理由:其一,美元近期的高点不仅未能形成上行势头,而且还没有得到RSI(相对强弱)指数的证实,后者正在形成技术分析师所称的“看空分化”;其二,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抱怨美元走弱;其三,有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增长在二季度见顶。尽管即将公布的美国二季度GDP数据预计表现强劲,然而前瞻性的美国指标似乎正在放缓。
 
  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批评美联储加息政策后,美元汇率应声下跌,从95.66快速回落至94.47,上周五0.76%的跌幅创下7个月以来最大单日纪录。
 
  尽管美联储是独立机构,不受美国总统左右,但经济前景无疑将左右美联储加息的步伐以及美元走势。不少机构认为,从中期来看,美国经济发展前景难言利好,可能对美元上行构成制约。申万宏源(港股00218)证券孟祥娟团队称,首先,美国对大量最终消费品征收关税,将直接抬升美国相关终端消费品价格,可能在冲击国内消费需求的同时推升通胀水平,迫使美联储加快加息步伐,从而在中期内对企业投资形成抑制。其次,美国对大量资本品和中间品加征关税,将推高美国企业生产成本、削弱美国企业利润以及贸易竞争力,也将威胁美国在海外的产业链布局。第三,美国同样面临欧盟等经济体在关税等方面的反制措施,将对美国商品的外需形成一定程度的抑制。
 
  “整体来看,美国贸易政策将对其中期经济发展前景不利,美元指数中期易下难上,特朗普总统上周的言论对美元指数的影响或仍有发酵空间。人民币缺乏进一步持续大幅贬值的基础。”孟祥娟表示。
 
  同时,从对美元指数强弱影响最大的货币——欧元来看,尽管其近期表现不佳助涨了美元,但长期来看欧元区经济向好的基础依然存在。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在报告中称,市场“过度看空”欧元,欧日自贸协定的签署显然有助于欧盟减轻对单一伙伴贸易的依赖,对其经济有明显的提振作用。“考虑到债券供应的限制,欧洲央行进一步放松政策的空间有限。美元触顶最终将推动欧元对美元开始走强。”
 
  往后看,若随着美强欧弱格局逐步发生变化,美元指数能否延续强势格局,也许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双向浮动格局未变
 
  7月24日,美元指数延续窄幅震荡,日内徘徊在94.6附近,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随之有所企稳,在岸人民币兑美元16:30收盘报6.81,跌幅收窄至266点。未来人民币汇率会不会继续快贬,仍是市场关心的问题。
 
  对此多家机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广发证券(港股01776)廖凌团队指出,全球贸易形势、中美货币政策“错位”的影响并未消除,意味着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仍然存在,但经历6月中旬以来的“快贬”,预计接下来一段时期贬值压力减轻。其一,人民币短期贬值幅度已是“8·11”汇改后最大,贬值压力已得到快速释放;其二,近期人民币汇率贬值斜率已高于美元指数上涨斜率,而欧洲经济潜在的反弹可能使得强势美元的斜率趋缓,对于人民币是“喘息之机”,加上全球贸易形势影响短期可能边际趋缓,人民币继续主动贬值的动力减弱;其三,在人民币保持“合理均衡汇率”的基调下,如果人民币形成过快贬值预期,政策干预或不可避免。
 
 
  从更长的周期来看,无论是基于美元继续上行空间有限的预测,还是我国经济基本面依然稳中向好的支持,人民币都没有继续大幅贬值的基础。
 
  “综合考虑我国经济基本面的稳定,内需对经济增速的有力支撑,同时结合我国当前货币政策提供适度充裕流动性,对冲企业信用风险压力上行的稳增长环境,人民币汇率的中枢下半年仍将总体稳定。”中信证券固收首席明明表示,预计2018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目标区间将在6.8-7.0。
 
  平安宏观固收组陈骁同时表示,考虑到央行目前依然对资本外流保持了强有力的管理、逆周期因子在必要的时候依然能发挥作用、中国经济基本面依然健康,短期资本大量外流的概率很低。
 
  近日外交部发言人的答复或可再给市场添一颗“定心丸”。7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称,人民币汇率主要由市场供需决定,有贬有升,双向浮动。目前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向好,为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提供了有力支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上海金融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