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稿件 >> 正文
潘福平:人民币国际化的顶层设计令人拍案叫绝

2017-10-31 21:46

 
  如果说,2016年4月中旬,当上海期货交易所推出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期货,仅仅是人民币国际化下出的一枚“守角”的棋子的话,那么,今年即将推出的人民币原油现货交易,无疑是一个打入对手腹地的硬手筋。
 
  诚然,以人民币来为黄金计价,对美元的霸权形成了一定的威胁。但是,毕竟,黄金它本身就是一种准货币,世界上以其他币种定价的黄金现货、期货早已充满交易所,似乎无足为怪。而且,黄金虽然是一种硬通货,但在当代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中地位已经大幅下滑,其储备也仅仅占全球外汇储备的一小部分。
 
  但是,说到原油,它就是一个巨无霸。全球原油的日产量为9000多万桶,而在交易所成交的原油期货,数量至少是实际产量的5倍。其中在美国的CME市场交易的WTI原油日均2.5亿桶,在英国的ICE市场交易的Brent原油2亿桶,在中东的DMI市场交易的QQD原油8000万桶。如果我们以每桶40美元的均价计算,这是一个日交易量超过200亿美元的市场。
 
  这个市场一直被美元统治着。全球至少超过80%的原油贸易都是以美元定价。原油贸易,也是美元霸权的基础。正因为全球有如此庞大的贸易需要用美元来定价和统一结算,美元才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中的“硬通货”。
 
  如果说,谁能将这个日均200亿美元的大蛋糕啃掉其中的20-30%,那么,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将有望直接进入第二位,仅仅屈居美元之后。人民币就是要干这样大的一件事情。此时的人民币,如果以贸易结算和交易量来算,在第六至第八位徘徊,份额大约只占1.6%。
 
  显然,要按常规的方式,从老六的位置升到老二,困难重重。要知道,从使用广度上来看,现在排名老二的欧元为32%,排名老大的美元为40%。
 
  如果按照传统“逐步渗透”的方式来扩大人民币的市场占有份额,人民币要想超过现在欧元的地位,至少得花二、三十年时间。
 
  有没有一招可以跨越这个漫长的历史进程,直接就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推向一个历史性的高度?“用西方人的方式不可能做到。这个要到中国的传统智慧中去找。”作为国际货币的资深研究者,富曼欧董事长潘福平如此评价:“一旦找到了,它带来的爆炸力将石破天惊。”
 
  “显然,这个智慧已经被我们的顶层设计者找到了。我们绕开国际现行的原油结算体系,另起炉灶,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市场,在《孙子兵法》里就有这招,这叫‘反客为主’。我们本来是国际金融体系的后来者,是一位新面孔。但我们干脆自己摆一个饭局,邀请大家来吃饭。这样我们就成了主人。”
 
  不论是“一带一路”,还是“亚投行”,我们都是这样玩的。而且越玩套路越娴熟。摆好饭局关键要有人来赴宴。这也是我们所擅长的:大腕我们请不来,就先请一些穷哥们儿来,大家玩得热闹、玩得开心之后,那些大腕自然会眼红、羡慕,再请他们的时候,那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这次原油期货这场宴席,中国首先请来了俄罗斯,这个中国最大的石油供应商,被美元霸权和西方制裁搞得灰头土脸、满腹怨气,它内心的伤痛只有中国能够理解。
 
  “有了俄罗斯这样的大玩家,中国的原油期货市场就不愁玩不起来。这个时候,你会突然发现,之前布局的人民币黄金期货,原来与这步棋子是遥相呼应的。”潘福平用下围棋的术语说:“这好像就是漫不经心地提前做了一个‘引征’,不得不让人拍案叫绝!”
 
  是的,像俄罗斯这样的大玩家,把原油卖给中国,拿到一大笔人民币后,怎么才能安心呢?毕竟,人民币还是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一枚嫩芽,它的坚挺性还有待时间考验。此时,俄罗斯完全可以把换来的人民币,在上海黄金交易所直接换成黄金。黄金可是一种全球“硬通货”,适合拿来做外汇储备。况且,俄罗斯向来有囤积黄金的传统。这样一来,上海黄金交易所又多了一位黄金大户,交易所的生意也必然越来越红火。
 
  “这就叫顶层设计,一箭双雕,甚至是一箭三雕、四雕!”潘福平由衷的赞道。
 
http://www.sohu.com/a/201197367_214845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上海金融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