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65周年国庆周刊(华诞)
国际金融中心协会主席、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 上海:集约创新中的国际金融中心
2014-09-30 04:54

image

  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英明领导下以及上海市委市府正确领导下,集全国上下和上海人民的无限创造性与集体智慧,经全方位、多层次的努力奋斗,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5年的回顾与展望,我认为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集约创新中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即上海正在走向集约创新型的国际金融中心。

  新中国成立65周年了。新中国在曾是远东国际金融中心的上海“重建”与中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化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确实是20世纪至21世纪国际金融体系最重要的里程碑和复杂的系统工程。准确地说,这是在人民币国际化的顶层设计尚未完成的前提下提出的具有远见的战略。

  1994年,在我主持的中国国际人力资源发展跨文化发展研究协会与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共同发起主办“首届国际金融中心研讨会”上,世界银行行长普斯顿先生贺信说:“首届国际金融中心研讨会在上海召开具有划时代意义”。20年后回首看上海,确实“划时代”。5年前我用了多重时代来概括这个时代的特征:多极经济、多重危机、多种制约、多重失衡,而这正是上海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

  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英明领导下以及上海市委市府正确领导下,集全国上下和上海人民的无限创造性与集体智慧,经全方位、多层次的努力奋斗,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5年的回顾与展望,我认为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集约创新中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即上海正在走向集约创新型的国际金融中心。

  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集约创新的六大经验与独特成就

  1、“五位一体”的战略集束20世纪以来,上海就是中国经济中心和世界经济高地。党的十四大决议提出将“上海建成国际经济、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与金融中心”的国家战略,十五大给上海又增加了国际航运中心的战略定位,十八大后中央要求上海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这“五个中心”是一个完整的战略集束,尤其是在上海这样一个具有国际影响的中心城市实施,需要极高的战略智慧与勇气。在当今多极经济与数字经济时代,“五个中心”的边界日益重叠与模糊,需要决策者与执行者形成一个整体、系统、协同的框架。“五个中心”的经济是需求,贸易是基础,航运是载体,金融是核心及各个中心的临界点,而创新则是原动力。将“五个中心”集束联动,能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战略定位和突破厘清关系、找到突破口与路径。我们知道,像纽约、伦敦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同时都是全球经济、贸易、金融、航运中心和创意中心,然而,后起、后发的中国要赶上这两个分别缔造英镑时代与美元时代的世界顶级国际金融中心,绝非易事,而将“五个中心”的战略集束实施于上海,的确不失为中国这样一个经济大国独特的成功经验。

  2、始终如一的政策集群20年来,中国与世界同步经历了全球金融经济危机的风风雨雨。世界贸易体系方面经历了最惠国待遇、加入WTO和TPP的风云;在世界金融体系方面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美国次债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

  上海要从一个长三角的龙头城市成为国家的金融中心、区域的国际金融中心和世界级的国际金融中心,实质上是与布雷顿森林体系形成的传统势力及强大实力的博弈过程。在这个全过程中,中国始终如一地坚持包容性的对外开放政策,上世纪90年代国家将上海作为中国开发开放的前沿、2000年后又将上海作为综合配套改革的试点,直至作为自由贸易试验区。上海始终坚持改革开放综合配套政策,在不同阶段对国际金融中心起了关键性作用,如上世纪90年代的引进外资银行、新世纪的外资银行落地成为法人银行和准予从事人民币业务、至今自贸区逐步提高合资证券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等,在对外开放与治理建设方面,颁发了我国首部地方政府促进金融中心的法规、首部金融法制环境白皮书,率先颁布《关于促进本市互联网金融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即互联网金融20条)和《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实施意见》(即33条),形成了一系列对外开放的“政策集群”,对促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改革与创新起到了积极的引领与保障作用。

  3、网开一面的要素集聚营造金融机构集聚高地已经取得明显成果。目前上海已有各种类型的金融机构1240个,在沪经营性外资金融机构215家,2013年金融市场交易总额达639万亿元,同比增长21%。在此基础上,上海还在具备全国金融要素市场最齐备的基础上,引入互联网金融、自贸区平台(如国际交易黄金平台与能源国际交易平台)和国际金融机构(如金砖银行)方面取得新突破,从密集型的要素市场进入集约型要素市场,形成新老要素市场汇集的高地。SHIBOR

  与“上海金”的推出,已使上海成为全球人民币定价中心和全球黄金定位中心。

  4、一江春水的跨文化融合跨文化融合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天然优势之一,也是上海5年来极力营造的软实力。首先,上海提出了包容性的宏观政策,鼓励创新,包容失败。同时,对国际金融中心的多元要素,无论是来自全球的和区域的、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传统要素市场或新兴要素市场的,国际人才或本地人才均采取一视同仁的包容态度,从地方立法、环境服务、社会治理等方面予以鼓励支持,倾力塑造新型文化和人力资源,从而为集约型人才匮乏的地区引来了各路杰出人才与国际人才,克服金融中心建设中的各种难题与难关。

  5、“毕其功于一役”的自贸区金融改革集结号

  自贸区金融承担的是国际金融中心最艰巨最艰难的攻坚战:利率、汇率改革与资本项目开放,也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金融中心的关键性结点,是金融改革试验田的核心与刀刃。上海积极探索让市场决定金融资源配置的路径,目前已推出或正在推出五大平台:黄金国际交易平台、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国际能源交易平台、跨境人民币投融资平台、综合型跨境支付平台。其中“上海金”的推出对人民币国际化与储备功能具有重要突破意义。同时,大幅提升人民币结算功能和鼓励建立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2013年上海跨境人民币结算总量已达9149亿美元,居全国第二。二、互联网金融助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

  一年多来互联网金融发展已成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要助推器和加速器,是集技术创新、服务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于一体的综合创新。上海与北京、深圳相比,在互联网金融方面各有千秋,可以用以下几个特点来概括:

  上海的特点是“双实”,即在国际化市场化程度上较扎实:低调务实是上海20年来逐步形成的金融文化特质。如陆家嘴金融交易所的人才团队具有较高国际化特色,领军人物计葵生是典型的国际型高管,这并非偶然现象。国内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2013年交易额达24.2亿元的陆金所,均在全国互联网金融中名列前茅,浦发银行探索的“移动金融领先银行”在手机端、社区端和小微端等方面已积累了成功经验;在政府鼓励金融创新和产业转型的政策力度与措施较为夯实:这5年来上海不仅率先推出包容创新的大政策,并在全市提供金融服务平台政策支持和环境营造方面持续不断地发功发力,如率先推出互联网金融20条,且在市级范畴和浦东新区、自贸区、黄浦区、嘉定区、闸北区等完成了互联网金融企业创新的布局。

  北京则具有“双多”特点,即互联网金融相关的天然资源多(如各部委、高校和央企的互联网信息科技机构与科技人才多、民间互联网企业多、资源多、力量大)、平台多(如从北京市府推动搭建的互联网中心到中关村三万多家科技企业组成的平台、海淀与朝阳等区的多层次平台,以及多种产业链平台),形成了“互联网化”的互联网金融大格局。

  深圳则具有“双宽”特点,即政策宽松(深圳市政府也是最先推出支持互联网金融政策的城市之一),政府支持的态度统一、力度较大;做法宽泛(深圳互联网金融企业特别活跃、机制灵活,科技水平也较高)。

  由于上海国有经济发达,对风险的容忍度较低,相比之下,上海在强化“互联网思维+金融思维”结合方面、在完善互联网金融的大产业链、大数据系统和贴近在市场服务的灵活度方面、有待于改进与完善。

  三、不足之处及建议1、探“底”掌“度”,为BIT签订打好基础。

  自贸区金改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攻坚战役。上海应逐步让市场与社会全面了解自贸区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与负面清单的真正意图,积极探索在利率、汇率改革和资本项下开放的“度”,以及金融监管和风险处置机制的“底线”,为中美投资协议(BIT)的签订提供各种数据信息反馈,确保自贸区金融改革创新的成功。

  2、转变思维,培育集约创新人才。

  习主席在8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上提出要“让机构、人才、装置、资产、项目都充分活跃起来,形成推进科技创新发展的强大合力”,这实质上是阐明集约型创新人才的战略与需求。我国80年代提出“交叉人才”(第三次浪潮交叉学科),90年代提出“紧缺人才”,2000年提出“跨世纪人才”,全球危机后提出高端人才与创新人才,这表明不同金融体系需要不同金融人才,多重时代继续呼唤集约型创新型人才。集约型人才不同于劳动与资本密集时期的复合型人才,也不是制造型产业链上各类人才的简单组合,而是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中对人力资源高智能化高集约化的需求,是人才优化组合的新战略、新能级。因此,上海应注重培养大批能将科技、金融、商务融会贯通的集约型创新人才,才能真正担当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