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65周年国庆周刊(华诞)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 上海不要做改革的“旁观者”
2014-09-30 04:54  记者王菲 

  

  1、清醒认识“国际金融中心”

  《上海金融报》:关于国际金融中心有不同的理解和定义,您认为什么样的城市可以称得上是国际金融中心?

  刘胜军:判断国际金融中心有一个很简单的标准,就是是否能吸引大量的国际投资者,如果可以,这个市场就称得上是国际金融中心,如香港、新加坡。在新加坡,本地机构很少,主要投资者都来自境外。全球的主要投资者尤其是机构投资者是否愿意到这个市场投资,这是衡量国际金融中心的一个最简单的衡量指标。

  上海虽然吸引了很多境外机构的入驻,包括外资银行分行、金融机构代表处等,但是这些机构的中国区业务量很小。即使有些机构选择进入上海,看重的可能也不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而是人民币升值的潜力,希望进入中国通过人民币境内外利差实现套利。所以,我们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要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无论是从上海本地来看,还是整个市场发展来看,上海距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不仅仅是量的差距,更是质的差距。

  《上海金融报》:与纽约、伦敦相比,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是什么?

  刘胜军:作为近代史上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上海具有悠久的金融发展历史。当时远东有上海,欧洲有巴黎,而香港还是弹丸之地。建国前,上海的股票交易市场就已非常繁荣,虽经历之后的战乱和历史中断,但毕竟底蕴犹存。上海国际化的开放气质,也开始形成,这种城市氛围对外国投资者有很强的吸引力;中国经济的起飞和金融改革的深化,也给金融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金融扩张,自然会提升金融需求,金融市场也会随之发展。同时,金融市场改革也在不断推进,如沪港通即将正式开启,这些都有利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

  同时,在国家战略层面,中国政府也意识到,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有助于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和增强上海在全球金融市场的话语权。中央最近提出的“在2020年将上海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的雄伟计划,如果可以做到,每一项改革对上海都会产生推动作用。比如IPO注册制,虽然是面向全国市场的一项政策,但实际上对金融中心的影响非常大。因为金融中心建设最核心的就是股票市场的建设,中国股票市场通过这项改革,也许可以获得一些生机。

  2、对自贸区降低期待

  《上海金融报》:开放化、市场化在国际金融建设中心建设中被各方重点强调,您怎么理解两者的意义?

  刘胜军:开放化和市场化实际上是相辅相成的。目前,对外开放面临的最大障碍是人民币的可兑换,当然目前还面临较大争议。就中国而言,人民币可兑换实现的可能性极其微小。虽然人民币可兑换对市场的发展是有利的,但国内市场并不具备相应的条件。东南亚金融危机产生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些国家在还不具备足够条件的情况下放开了其资本账户,这样就提升了游资冲击和资本外逃的风险。

  整体而言,无论是国内的经济体系还是政治环境,都给资本账户开放造成了很大障碍。资本账户开放的危险性就在于看起来很稳定,发展得好就是良性循环,比如东南亚国家放开资本账户时,大量资本流入,推动股市、房地产市场繁荣,可稍有风吹草动,资金就会迅速流出,无法掌控。资本账户开放的危险,不在于资本来的时候,而在于资本撤离的时候。

  资本账户开放是一个奢侈品,它本身是一个好的发展趋势。按照经济学的基本原理,通过资本的自由流动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是资本账户开放的最大价值。但是在现实经济环境中,也要考虑到一个市场是否能承受资本自由流动带来的风险。就美国而言,因为它具备一个稳定、强大有弹性有深度的市场体系,完全可以适应资金的大量流动,但许多国家的金融体系则非常脆弱,一旦有大量资本外逃,国家就可能陷入经济危机,这是一些国家不能承受的代价。在市场化方面,最简单的就是要做到公开、公平和公正。上海股票市场存在诸多问题,首先,存在着IPO上市欺诈的现象,像最近21世纪网主编被抓,看似是媒体有偿新闻的乱象,背后也反映出拟上市公司存在较大问题,让该媒体有机可乘。上市过程中存在很大猫腻,像一些公司上市前的增长性和上市后的增长性,根本不像是一家企业;市场面临无监管的空白,基本上是冒险家的乐园;同时,内幕交易普遍存在,虽然证监会也在进行查处,但离真正做到市场的公开公平公正还有很远的距离。

  这些问题的背后,可以看到证监会管理方式的颠倒。目前,监管机构对证券市场的管理10%的精力放在监管,90%的精力放在审批。实际上,两者所占比例应该反过来,主要精力应放在监管层面。一个公司是否应该上市,本应由投资者决定,跟监管机构无直接关系。监管机构做的事情,应该是在发现违法行为之后,进行有效的惩罚,并采取相应的处理措施,让造假者付出最大代价。

  《上海金融报》:当下,全国各大城市都有提出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构想,您对这一现象怎么看?

  刘胜军:大多数城市都是在做表面文章,即使上海享受着一些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上也面临很多问题,其他城市就更加困难。大部分都是希望借此吸引市场资源,就目前而言,除了上海,国内其他城市不具备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条件。这种现象并不值得鼓励,中国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金融中心。

  《上海金融报》:自贸区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有哪些意义?

  刘胜军:对于自贸区,市场从开始抱有很大期待,到目前正在降低这种期待。从成立到现在即将满一年,这一年的实践证明,此前的期望值过高。此前市场普遍希望自贸区可以做三件事情:金融开放和市场化,目前为止,推进步伐比较缓慢,自贸区并没有充分打开资金流动的窗口,自贸区带来的改变可能还不如沪港通;第二个期望比较高的是负面清单,去年自贸区负面清单的推出被有的人认为是一个笑话,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把正面清单倒过来改成负面清单,可以看出改革阻力之大;监管进一步放权的期待也落空,市场普遍反映,现在的备案制和审批制无太大区别,本质上,备案制下不存在同意与否的情况,但现实中确实有不同意备案的情况,这实际上还是审批制。

  未来,自贸区还需要一些大胆的突破,目前有些目标并不明确,市场对自贸区究竟要干什么并不清楚。自贸区真正的价值在于实现两个目标,一是为中美贸易谈判创造条件,在以金融为主的第二阶段全球化过程中,中国需要和美国进行谈判,负面清单则是谈判的基础,自贸区负面清单如果真正能推广到全国,将有助于中国全球化发展;二是推动政府放权,包括国家总理李克强也在强调政府放权的重要性,未来要减少政府审批,将监管变成服务,政府为企业创造一个信息平台就足够了。

  自贸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并不存在直接的推动作用,最关键的是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利率市场化、实行IPO注册制和开放银行业。

  3、“不做改革的旁观者”

  《上海金融报》:如何借助人民币国际化机遇助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沪港通开启是否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

  刘胜军:人民币国际化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会带来一些机遇,但同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外国投资者持有人民币之后,还需要到中国的金融市场来投资,这就需要国内金融市场更加发达,开放度要进一步提高。否则,作为一种国际货币,人民币的吸引力非常有限。

  作为货币资金的持有者,自然希望货币的可投资范围越多越好,投资价值越高越好,否则持有该货币的价值就得不到体现。

  沪港通对人民币国际化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但是也无需有太多期望。毕竟有额度限制,对每天的交易金额和交易数量有上限设定,沪港通是一个有限度的实验。这个实验的意义在于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定价效率,众所周知,中国股市存在一个定价扭曲的现象。如果投资者可以双向选择,那么这两个市场的价格将会相对趋同。

  短期内,香港投资者出于套利目的也会涌入A股市场。目前境内外资金利差明显,对于外国投资者而言,有很多的套利机会。总体而言,这种对外开放的姿态,也是可以提升国内金融市场运作效率的。

  在这种契机下,上海可以做的就是采取更多措施吸引人民币回流,为回流后的资金提供完善的投资场所,比如资本账户进出要更加便利开放、国内金融市场更加公正透明。这些问题都需要长期关注,尤其是制度层面。

  《上海金融报》:你对未来6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有哪些建议?

  刘胜军: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不要过多的聚焦一些短期目标,比如吸引多少的金融机构,这些不是核心,真正要聚焦的是对于2020年之前的国家金融市场改革,上海该以怎样的姿态来推动。如果金融市场改革成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也是水到渠成。比如IPO注册制度,上海可以展开一些积极的探讨,做进一步的研究,而不是被动等待“恩赐”,改革本身就是复杂的利益博弈,上海应具备更强的主动参与意识,不要只是做改革的“旁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