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65周年国庆周刊(华诞)
上海自贸区"有大未来"
2014-09-30 04:54  记者马翠莲 

image  

  9月29日是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一周年纪念日。一年前的这一天,承载着以开放促改革、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重任的上海自贸试验区应运而生。今年9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上海自贸试验区考察调研。总理说:"要让在上海自贸区注册的企业,不但站得住,而且活得好,更要赢得大未来!上海自贸区有大未来,上海有大未来!"

  1、自贸区:中国改革开发新突破口

  中国经济30多年的高速发展,依靠的是高投入、高消耗、高资本积累所带动的经济增长。目前,这种经济增长已经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并且给国民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带来威胁。当依靠资源消耗和无限要素投入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迫切需要一场变革来释放新的增长能量。对此,我国确立了“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是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的历史性转变,实质在于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

  目前,中国经济的比较优势正在从人口“数量红利”向“质量红利”转换。中国正在从以往的“扩张型”战略机遇期跨入“升级型”战略机遇期。建立上海自贸区,是党中央从国内外发展大势出发,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在新形势下推进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建设具有国际水准的投资贸易便利、监管高效便捷、法制环境规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是使我国进一步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

  从我国参与全球经贸治理和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角度看,未来包括上海自贸区在内的多个试验区,都是我国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的现实选择,对我国作为贸易大国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增强全球经济话语权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转变发展方式与和平发展,要求未来我国对外开放战略目标从“出口创汇”转向“价值链升级”,战略重点从制造业为主向服务业、金融和规则制定领域拓展,战略内容从“引进来”为主转向“双向”开放。上海自贸区正在探索“双向”开放之路上“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

  2、首次实行“负面清单”

  上海自贸区从成立第一天起,就开始了“前无古人”的创新探索。

  如何探索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上海迎难而上。作为行政透明的最重要举措,上海自贸区拿出了中国首张针对外商投资的负面清单。根据这份负面清单,自贸区内的外商投资项目在清单内的按照原有办法管理;清单外的则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由核准制改为备案制。负面清单无疑是自贸区制度创新的最大亮点。负面清单管理提高了法律的透明度和可预见性,营造了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激发了更大的经济活力。

  作为我国首份负面清单,自贸试验区2013年负面清单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各方给予高度肯定。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下,负面清单以外的外商投资项目核准和企业合同章程审批,均改为备案管理,并建立了备案信息多部门共享、备案结果网上公示、备案机构定期核查等配套制度,外商投资管理模式由正面清单管理模式向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转变,提高了行政透明度和对外资的开放程度,投资便利化程度显著提高。截至今年6月底,自贸试验区新设外商投资企业1245家,其中通过备案方式设立的企业有1136家,达91.2%。负面清单之外的外资企业备案当场即可完成,比原来的平均8天时间大大缩短。7月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4年修订)》。与2013版相比,新版负面清单里的特别管理措施由原来的190条调整为139条,删除51条,“瘦身”26.8%,开放度进一步提高,透明度进一步增加,与国际通行规则进一步衔接。

  9月18日,上海自贸区用3张桌面向李克强总理展示负面清单管理的探索:绿色桌面堆满改革前限制措施的186份文件,蓝色桌面摆着被调整的151份文件,橙色桌面上是目前留存的35份文件。

  李克强总理指着空出大半的橙色桌面说,要继续压缩负面清单,给市场“让”出更大空间。负面清单实际上是支撑着政府的责任清单,禁止做什么比允许做什么更难!负面清单更加精细化,这也增加了政府责任,要求政府对负面清单更熟悉,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提高行政效率。

  3、金融改革“先行先试”

  9月1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本市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实施意见》出台,提出利用上海自贸试验区机遇,提升上海资本市场开放水平。9月18日晚,作为上海自贸区推出的首个国际化金融类资产交易平台,上海黄金国际板在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式上线运行……

  自上海自贸区挂牌以来,一系列金融改革政策出台、落地,极大激发了自贸区发展活力。

  5月22日,央行上海总部发布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分账核算业务实施细则(试行)》和《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审慎管理细则(试行)》,被视为央行支持上海自贸区金融政策中最核心的细则落地。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市分局局长张新表示,这两项细则的发布意味着央行支持上海自贸区的金融细则已经基本出齐。

  目前,一行三会已经先后出台了51条金融支持自贸区建设的政策措施。去年12月,央行发布了金融支持上海自贸区的“央行30条”意见。今年2月以来,央行上海总部陆续发布了上海自贸区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放开、外汇管理实施细则以及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五项自贸区金融细则。而此次央行双细则的落地,标志着“央行30条”中有利于风险管理账户体系的政策框架已经成型。

  此前,上海银监局和保监局还分别授权发布了自贸区银行业监管相关制度安排和支持自贸区建设的三项保险业监管新举措。一系列上海自贸区金融细则发布,用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屠光绍的话来说,不断推出的金融细则像一部“连续剧”。而随着“连续剧”的不断上演,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正在走向深水区。

  如今,在个人资本项目下,改革实现了重大突破:设立有防火墙的自贸区账户;允许试验区内个人在区内获得的收入进行包括证券投资在内的各种境外投资,这意味着区内个人可不再受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限制。为自贸区内主体提供金融服务的机构,已经不限于区内金融机构,而是覆盖整个上海地区。在促进跨境投融资和丰富风险对冲手段等方面,创新政策为各类金融机构提供了更为广阔的业务发展空间,自由贸易账户则为资本项目可兑换等后续改革提供了很好的载体。今后,证券、保险等监管部门均可利用这个载体和工具,对相应的改革予以推动和开展,不再需要人民银行出台相应的账户细则。

  张新表示,金融改革“先行先试”政策,总体体现了金融监管部门的新思路,就是“负面清单”的管理思路,我们给企业正当的、自主的、微观主体应该享有的权利,监管部门不再强调事先审批,而是事后跟踪监管。虽然对监管部门来说,这样做比以前要辛苦很多,但这样既能便利企业,又能防范风险,它代表了国家的改革方向。

  目前,自贸区区内银行业金融机构集聚明显,成为区内金融服务主力。截至8月末,累计已有41家银行业金融机构正式获批在试验区设立45家营业性网点,其中:15家中资银行分行,4家中资银行支行,23家外资银行支行,2家金融租赁子公司,1家资产管理公司分公司。此外,经国务院同意,将有一家民营银行落户自贸试验区。外资银行入区踊跃,占区内商业银行营业网点数量的45%,占上海外资银行支行总数的20%,覆盖了亚、欧、美主要国际银行。

  自贸试验区银行业运行稳健,自贸试验区业务稳中有进,对区内经济支持力度加大。截至7月末,辖内已有101家银行业机构与自贸试验区客户建立存贷业务关系,占全部机构的七成,全辖自贸试验区客户存款余额1664.62亿元,贷款余额823.00亿元。

  目前,自贸试验区业务发展稳健,贸易融资占比高,贸易融资占各项贷款比重为17.88%,显著高于上海全辖7.19%的水平,与区内客户多为贸易物流型企业的特点相匹配。同时,创新业务稳中求进,离岸银行业务有序推进,区内4家中资银行自贸区分行离岸贷款和离岸存款分别为11.40亿美元和26.56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