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天地
扎紧保险监管制度的篱笆 保监齐发声风险防控
2017-09-18 09:39  来源:蓝鲸新闻 

  日前,保险监管曾密集发言,防风险、强监管以及改革创新成为保险业共同的主题。

  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日前指出,保监会将全面强化保险监管,查突出问题,堵住治理漏洞,补齐监管短板,强调抓重点,坚持问题导向,抓重点公司,重点领域,减少存量风险,控制增量风险。

  在保监会副主席梁涛看来,公司治理风险是当前保险业的突出矛盾,一些风险问题究其根源是公司治理存在缺陷甚至失效,需要通过深化改革加以解决。

  险资风控似乎同时正在成为关注重点,黄洪指出,“保险资本监管千招万招,管不住资本都是无用之招”。对此,保监会保险资金运用监管部主任任春生则表示,保险资金运用监管工作将继续保持从严监管态势,扎紧制度的篱笆,避免“牛栏关猫”,强化投资金融产品的穿透监管,严禁投资资金去向不清、基础资产不清、风险状况不清的产品,牢牢守住风险底线。

  公司治理风险成当前保险业突出矛盾,监管定调2017年监管方向

  在保监会副主席黄洪看来,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保险风险底线,把主要防控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重点是强机制、增强风险意识,健全风险监测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筑牢金融安全防线,把全局摸清,明晰权责,治理乱象,强化法治,形成一盘棋的风险防控格局。抓重点,坚持问题导向,抓重点公司,重点领域,减少存量风险,控制增量风险。

  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则具体提出,2017年公司治理监管工作坚持问题导向,抓住主要矛盾,完善制度机制,增强了公司治理有效性。

  一是以摸清底数为目标,首次开展了公司治理评估。对全部中外资保险公司法人机构“全覆盖”开展公司治理现场评估,摸清了全行业公司治理风险的现状和底数。

  二是以刚性约束为关键,着力加强了监管制度建设。印发《保险公司章程指引》,督促公司开展章程修订工作。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公司开业验收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从源头上健全公司治理结构,明确了穿透监管、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

  三是以公开透明为导向,丰富了公司治理监管工具。对社会关注、涉及公众利益或可能引发重大风险的事项开展监管质询。完善信息披露规则,对筹建保险公司、增资和股东变更实行预披露,加大公开通报力度。

  四是以改革创新为主线,持续提升了监管服务和引导能力。稳妥推进市场准入,开展了首批相互保险社试点。鼓励专业化经营,积极稳妥引导综合经营,适度增加了再保险市场主体,完善了相互保险、互联网保险、自保监管制度。

  梁涛指出,要切实增强做好保险工作的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适应公司治理工作面临的新形势、新挑战。

  一是应对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要求对公司治理工作的挑战。进一步严格股东资质审核,引入具有理性稳健理念的投资人,让真正做保险的人来做保险。完善公司发展规划制定和实施体系,健全战略风险防控机制。

  二是应对保险业风险防控对公司治理工作的挑战。保险公司股东股权领域存在一些风险隐患,部分公司治理有效性“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关联交易风险日益突出,管控失效风险不可忽视。

  三是应对保险业改革对公司治理工作的挑战。公司治理风险是当前保险业的突出矛盾,一些风险问题究其根源是公司治理存在缺陷甚至失效,需要通过深化改革加以解决。

  加强险资监管成趋势,扎紧制度的篱笆避免“牛栏关猫”

  近年来,保险资金市场化的投资渠道稳步扩宽,监管方面出台一系列政策,陆续放开未上市股权、不动产、信托等金融产品、优先股、创业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等大类资产类别和投资品种。保险资金配置结构已经发生了积极变化,多元化格局基本形成。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末,保险资金运用主要配置结构中,银行存款占比13.6%;各类债券占比34.8%;股票占比7.4%;证券投资基金占比5.6%;长期股权投占比9.4%;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占比8.5%;保险资产管理产品占比5%;信托等金融产品占比10%。

  但与此同时,保险资金的监管也逐渐成为监管层的关注重点。黄洪指出,全面强化保险监管。厘清监管理念,明确监管定位,查突出问题,堵住治理漏洞,补齐监管短板。保险资本监管千招万招,管不住资本都是无用之招,加强保险资本监管将是大的趋势,强化监管问责,培育克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精神,形成有风险没有及时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风险没有及时提示和处置就是渎职的严肃监管氛围。

  任春生表示,在金融市场,各类保险产品最为复杂,由于大部分保险产品要承担赔付和保证给付的责任,这些刚兑责任就要求在财务上计提足额准备金和严格的偿付能力监管以确保资本能够吸收损失,这些特征也决定了保险资金运用和保险资产负债管理要满足更多维度的要求。保险行业在长期的各类保险资金投资管理过程中,逐步积累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核心竞争力。

  但与此同时,过去一个时期,金融领域存在一些盲目扩张、舍本逐末、脱实向虚甚至是自娱自乐的问题,这些现象的形成有多方面的原因。任春生坦言,一方面是存在实体经济不振,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渠道不畅,也由此产生层层嵌套、资金链长、期限错配、乱加杠杆、基础资产不清等诸多问题,另一方面,也不能完全归结为金融企业逐利、套利所致,逐利是资本与生俱来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金融监管部门更多是要从规则设计中反思制度约束和导向上的短板。

  对于强化保险资本监管的方面,任春生指出要从三个方面加强和改进险资运用的监管,一是在准入阶段,推行差异化准入。但规则的评价和筛选并不能保证疏而不漏,而且市场发展和能力都是会相对变化的,作为经营管理风险的金融企业,不确定因素很多,风险是确定的,也不能保证进入者都有足够的能力并且干正确的事。

  二就是要有进入后对经营行为的约束和对风险的有效防控措施。让坏人无法下手或下手不那么容易,是技术含量很高的活。任春生进一步指出,金融机构破坏规则的行为发生同样是不可避免的,那么第三就是要加强对违规的执法和惩戒力度,比如随地吐痰就鞭刑,酒驾就关监狱,抢银行就枪毙。此外,对于可能发生的风险,要完善风险吸收、救助和对消费者的补偿机制。

  任春生进一步透露,保险资金运用监管工作将继续保持从严监管态势,扎紧制度的篱笆,避免“牛栏关猫”,强化投资金融产品的穿透监管,严禁投资资金去向不清、基础资产不清、风险状况不清的产品,牢牢守住风险底线。

  因改革而生也必将因改革而强,保监共议金融改革

  当前,国际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国际体系深刻调整,国际治理深刻变革,全球经济社会和金融格局正在发生近代以来最具革命性的变化。

  谈及国际形势的变化,黄洪指出全球经济发展“西强东弱”的格局正在深刻变革,中国地位显著上升;欧美垄断全球金融治理的格局正在深刻变革,中国道路逐渐形成;全球信息革命,美国独大的格局正在深刻变革,中国模式后发赶超。

  目前来看,中国的人均GDP约合8100美元,仅相当于全球平均水平的80%,如是背景下,黄洪指出,金融业要加快转变发展方式,坚持质量优先、效率至上,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在支持精准扶贫、增加居民财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黄洪指出,保险业因改革而生,因改革而新,也必将因改革而强,重点将从市场化、专业化、信息化以及四个方面着手推进改革

  一是市场化,发挥好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强化监管的作用,实现保险资源的优化配置,核心是继续推进保险定价机制改革,健全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

  二是专业化,回归本源,围绕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需求,完善保险市场、机构、产品体系。

  三是信息化,广泛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基因检测等信息科技,改革创新保险产品管理和服务。

  四是国际化。应用国内外两种资源,积极稳妥推进保险业的双向开放。

  在新的经济形势下,保险资金亦可有所作为。任春生表示,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可以利用保险资金特点,在债转股、PPP、“中国制造2025”等领域大有作为。积极把握“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自贸区建设中的机遇。积极引导保险资金运用到国家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在更好服务国家战略和实体经济发展中,优化资产配置,顺势而为,合理分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

  在继续深化保险资金运用改革方面,任春生进一步指出,一方面,用改革创新的办法疏通渠道,提高投资效率,减少投资链条,降低资金成本,引导更多保险资金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重大改革举措、重大建设工程以及“一带一路”、“走出去”战略等。在保险资金运用的监管创新上,要以能否更好地服务国家战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主业,能否更好地把控风险,能否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又提高保险资金使用效率为标准和条件来考量。凡是严重脱离实体经济需要,过度追求短期利益和放大风险、逃避监管的创新,都要严加限制和禁止。

  另一方面,进一步丰富风险管理的工具箱,积极推进保险资金运用更多金融衍生产品,来对冲和管理投资过程中可能面临的经济周期波动、利率波动以及相关市场波动风险。

  在公司治理监管改革方面,梁涛强调,要以建立完善“三维度”监管体系为重点,深入推进公司治理监管改革。

  第一维度是治理架构,核心原则包括股权和股东会、董事和董事会、高管人员和关键岗位、监事和监事会,国有保险公司党组织。要以真实、合法、自有为重点,加强股东股权监管,坚持穿透股权、穿透投资,规范股权质押行为。以“责任到人”为导向,加强制度建设,强化“董监高”市场约束,建立履职监督评价体系。

  第二维度是治理机制,包括授权体系和决策机制,激励约束机制,风险管理、内控和合规管理机制,关联交易审查机制,内审和问责机制。要完善风险源头防范机制,严格章程制定和修改审批,增强监管检查的专业性、穿透性,改进公司治理监管评价规则,加强公司治理量化评级和分类监管,强化关联交易监管,随机选择、穿透抽查关联交易。

  第三维度是透明度和报告体系,包括信息披露和质询制度。要加大公开质询力度,完善信息披露机制,加大信息披露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