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汇黄金

新兴市场货币弱势难改

发布时间:2018-10-11 22:39

作者:记者周轩千

  在美联储最近一次加息后,新兴市场货币再度暴露出局部的脆弱性,迭创新低。招银国际分析员成亚曼表示,美联储正在以比其他主要央行更快的速度加息,支持强势美元。飙升的美元使新兴市场货币承压,这种状况预计将一直持续到2019年。
  “双赤字”新兴经济体风险大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报告指出,美元走强会加大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压力。“新兴市场动荡意味着新兴经济体外汇市场出现新的分化。年初至今除墨西哥货币对美元略有升值外,其它主要新兴经济体货币普遍出现幅度不等的贬值,贬值幅度超过两位数的国家已经达到6个。过去摩根士丹利提出的‘脆弱五国’: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和南非,在本次货币危机中居于不同的区间,新的脆弱阵营蔚然成型。”该报告称,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货币大范围下跌可能通过影响欧元汇率走势,反作用于美元,导致美元走强。“由于欧洲银行业在土耳其拥有较大贷款敞口,欧元受到里拉贬值的冲击而出现下跌,令美元指数上升,继而导致恶性循环,进一步加大新兴经济体货币的贬值压力。”
  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Jameel Ahmad表示,“未来新兴市场货币受到进一步打击的可能性上升。显然,新兴市场货币仍处在非常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至少过去三个月是这样。”
  兴业证券分析师王涵、王轶君指出:“美债收益率上升、美元升值,叠加全球风险偏好下跌,新兴市场恐将继续承压。”中银香港经济研究员黄思华指出:“美联储渐进加息将对美元走势提供支持,并鼓励环球流动性回流美元资产,使得新兴市场面对更大的收紧压力,否则其金融体系或会出现资金外流及货币贬值。”
  在美债收益率上升的背景下,中金公司分析员张梦云、易峘指出,有较高美元债务、未来有再融资压力,甚至新融资压力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将承受较大压力。这些主要是长时间有“双赤字”的国家,如巴西、南非、阿根廷、土耳其、墨西哥、印度、印尼等。
  “新兴市场货币的困境出现在全球范围内,但相比土耳其和南非新兴市场,我更关注发展中亚洲市场的情形。”Jameel Ahmad指出,“市场尚未消化的一个风险来自于巴基斯坦,该国财政部长表示巴政府决定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救助。受该消息影响,巴基斯坦卢比下跌约7%。今年以来巴基斯坦卢比因财政压力大幅贬值,我们应该警惕出现像几周前阿根廷比索暴跌后那样的蔓延效应。”
  “印度卢比也身处困境。印度卢比本周已跌至纪录低点,印尼盾兑美元创出20年低点后再创新低。新加坡元、韩元、马来西亚林吉特和泰铢均在过去几天进一步走软。”Jameel Ahmad进一步表示,“对新兴市场货币接下去的走势可能产生关键影响的是人民币。如果人民币继续贬值,从6.90下方跌至接近于7的水平,进而可能拖累新兴市场货币一道下行,因为投资者不愿买进风险较高资产。”
  花旗则指出,个别新兴国家的问题并不代表整体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将出现转向。
  美元仍在强势周期
  “如果欧洲政治风波升级、美联储货币政策出现更紧的收缩预期,美元指数未如我们预期转弱,则强势美元叠加美债收益率上行将使新兴市场国家承受更大的债务成本和资本外流压力。”中信证券分析师诸建芳、崔嵘指出,但他们从美国经济基本面趋于放缓,以及欧美央行货币政策的对比预期变化判断,美元指数已经基本见顶,高点可能在97左右。
  浙商证券分析师曹海军认为,四季度,美元指数下跌概率更大,“这主要是因为前期做多美元的交易已经非常拥挤,一旦经济美强欧弱的局面有所改变,美元必将明显走弱。不久前投机者对六大主要货币均是净空头状态,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2017年1月,当时‘特朗普交易’如日中天,而在那之后,美元指数下跌了10%左右。”
  华泰证券的李超等研究员表示,美元不会一直升值有三点原因:“其一,受债务上限的约束,联邦政府负债不能一直上升,需要美元贬值来稀释债务。其二,如果美元长期升值将会进一步冲击美国出口,美元持续升值无疑无助于特朗普达到削减贸易逆差的初衷。其三,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美元长期强势、带动资本回流美国,或将导致其他国家加快推进本币国际化,挑战美元国际货币体系主导地位。从美元周期来看,三轮美元指数上升的强势周期,分别伴随着日元国际化、欧元国际化和人民币国际化。”
  但李超等人同时指出,由于美国经济基本面的相对强势和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有序收紧,美元仍在阶段性升值的强势周期。“影响美元波动的变量林林总总,但从大的时间尺度看,美元周期性波动主要由本国宏观经济增长状况、货币政策松紧、国际收支平衡/失衡等主要因素导致。当美国内生增长动力较强,呈现GDP 增速走高、通胀走低时,美元往往走强;美元走强意味着贸易赤字扩大,又对经济增长造成拖累,当美国内生增长动力衰弱,呈现GDP增速走低、通胀走高时,美元往往走弱。当外部因素同时与美国国内政策产生共振,美元就会走出一轮大周期。我们认为,当前美国经济基本面仍领先于其他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动能依旧表现较强,美联储货币政策有序收紧,加息节奏稳步实施。受此影响,美元指数仍处于阶段性上升的相对强势周期。”李超等人表示,“未来当主要发达经济体(欧元区、英国、日本等)逐渐进入同步弱复苏阶段以后,美元的相对竞争力就被削弱,美元指数可能切换为一轮长期的弱势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