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汇黄金

新兴市场货币压力缓解

发布时间:2018-09-13 23:02

作者:记者周轩千

  由于“美国欲主动与中国重启贸易谈判”的消息传开,市场避险情绪降温,美元指数于9月12日跌破94.80,大多数货币对美元走强。其中,美元兑印度卢比从新的高位回落,因为市场预计印度总理将于本周末召开会议讨论经济情景和印度卢比疲软。渣打指出,新兴市场货币整体上从近期的弱势中修正过来。
  1、贸易局势缓和不利美元
  “受数据不佳和贸易局势缓和影响,美元下跌。”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的陈智辉指出,“美国数据方面,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在7月份上涨0.1%后,8月份下跌0.1%。根据市场普遍预测,经济学家预计增长0.2%。这标志着PPI在一年半以来首次出现下滑。年度PPI也未达到市场预期,为2.8%,而预期为3.2%。在数据意外下滑之际,全球贸易局势也传出重大消息。美加方面,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称,‘极有可能’达成美加协定。此前有报道称,加拿大准备向美国提出有限进入加拿大乳制品市场,在重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作出让步。更重要的是,中美贸易局势出现曙光。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已向中方团队发出邀请,希望中方派出部级代表团在美国政府对华加征新一轮关税前与美方进行贸易谈判。”
  “今明两天还有美国的CPI和零售销售数据,但从近期美元的表现来看,贸易局势、政治方面对其影响似乎更大。”陈智辉9月13  日表示,如果贸易局势没有重新转为恶化,且美国数据不佳,则会加剧美元跌势。
  渣打表示,美元指数支撑位目前位于94.40和93.65。若后者能守稳,预计美元修正将会结束,并会反弹至97。
  渣打此前在9月月度展望报告中预计美元短期走强,中期震荡。“我们预计在未来几周内,美元将在实际利差上升和贸易紧张持续加剧的情况下再次走强。然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近的讲话引发了人们猜测,美联储的政策可能不如预期般强硬。全球经济增长和通胀可能在年底前回升,我们预期美元将在中期高点后区间震荡。”
  特朗普近日还表示,日本很可能成为贸易战下一个目标。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Jameel Ahmad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日元走势主要受到外部因素驱动,金融市场持续的不确定性继续推升日元的避险吸引力,而日本央行在抑制日元升值方面能做的不多;同时,特朗普政府有关美元“太强”的言论是日元面临的又一挑战。招银国际分析员成亚曼表示,日元和亚洲金融市场可能将面临更大的波动性,但具体的冲击还取决于特朗普针对日本的政策。
  2、欧元已被低估
  渣打同时表示,新兴市场货币压力普遍缓解,使得欧元/美元随着美元多仓开始平仓而得以复苏。这次复苏可能达到1.1780,甚至1.1850。
  在欧洲央行公布利率决议前,欧元兑美元在本周前三个交易日已实现三连涨,9月12日收于1.1624一线。
  “近期随着欧洲夏季平静期的结束,我们将关注意大利动态,其民粹主义政府可能推动财政支出,并可能实施引发欧元区核心成员国批评的税项宽减。我们也将等待特朗普总统在汽车贸易关税方面(特别是对德国)的下一步措施。上述问题的升级可能导致此次调整结束后,欧元/美元再次走低,并可能再次考验1.13低位。”渣打指出,“从中期来看,欧元将首先获益于美元走势逆转,但这将要求欧洲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继续带来出人意料的积极因素,预计这会在2019年初对欧元产生影响。而一旦全球经济增长得以确立,美国经济例外论得以完结,欧元将从低点反弹。”
  Jameel Ahmad也对记者表示,欧元当前的估值水平偏低。他指出,最近几周对土耳其危机波及欧洲的担忧令欧元承压。在他看来,除日元和美元外,欧元是G10货币中走势应强于当前水平的一个货币。若特朗普政府继续发表美元“太强”的言论,那么将提振欧元。同时,他认为欧洲央行仍不太可能在2019年末前加息。
  3、新兴市场整体风险有限
  继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之后,印尼盾成为新兴市场货币的最新焦点,因其对美元在上周跌至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位。中金公司分析员张梦云、易峘认为,假定美联储将继续加息、贸易摩擦阴云尚未散去,外部环境收紧对印尼形成的压力可能在一段时期内依然持续,短期内印尼汇率以及印尼资本市场可能继续震荡。但印尼基本面稳健、以及央行和政府采取措施积极稳定汇率,均与通胀失控、加息滞后的土耳其及阿根廷大不相同。随着印尼政府各项措施继续实行,市场对印尼的信心有望逐步恢复,印尼发生汇率危机很小。
  莫尼塔分析师钟正生、周韫丽表示:“新兴市场出现‘多米诺’式货币危机的可能性不高,而在近期货币汇率已大幅回调的背景下,新兴市场货币站在了‘资产估值洼地诱导走强’与‘美元打压进一步走低’的十字路口。然而,鉴于美联储加息在即、美元尚无示弱迹象,短期内新兴市场货币大概率仍将承压。”
  渣打表示,如果近期美元走强,新兴市场外汇可能继续承压。该行认为,印度卢比、印尼盾和马来西亚林吉特仍然相对更加脆弱,而泰铢、韩元和新台币仍然相对有支撑。但渣打也认为,在未来12个月,新兴市场资产有机会产生正回报,特别是亚洲新兴市场资产。“亚洲经济体通常拥有更高的外汇储备,以弥补其短期外债责任,并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拥有更强劲的财政和经常账户余额。这种差异解释了亚洲货币的相对弹性,以及亚洲债券和股票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今年迄今表现更好的原因。总体而言,相对于更广泛的新兴市场资产,我们更青睐亚洲资产。”
  FXTM研究分析师Lukman Otunuga就土耳其里拉方面表示,鉴于各种重要基本面因素利空,里拉仍趋于下行。“市场预期土耳其央行为支持里拉将上调利率。加息短期内将提振里拉,但里拉涨势受限于外部和国内因素。政局不稳、物价飞涨、经常账户赤字扩大以及对央行独立性的质疑都对里拉走势不利。美元升值、全球贸易关系紧张、美国加息前景乐观等外部因素也助推里拉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