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汇黄金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谁是下一个

发布时间:2018-09-06 23:31

  ■记者周轩千
  近期,土耳其与阿根廷再度出现动荡:土耳其里拉8月累计贬值24%;阿根廷比索8月累计贬值26%,最大贬值幅度接近31%。在IMF表示将“全力支持”之后,其贬值势头才得到暂时遏制。FXTM研究分析师Lukman Otunuga 表示,在全球贸易关系紧张、美元企稳、美国加息前景乐观的背景下,新兴市场货币中短期内将继续承压。未来哪个新兴市场又会爆发危机?新兴经济体局部风险是否会蔓延成大范围危机?备受瞩目。
  阿根廷为何“哭泣”
  花旗指出,土耳其和阿根廷危机有其自身特殊性。其中,阿根廷面临内忧外患,包括内部脆弱的经济基本面和新兴市场整体外部压力升高。
  “近几个月,阿根廷通胀率迅速升高,今年7月通胀率已上升至31.2%,失业率也上升并接近两位数。同时,阿根廷今年经历了一场罕见的干旱气候,导致二季度农业增长明显降速。花旗对阿根廷2018年的增长预期调低至-0.2%,整体经济或进一步萎缩。”花旗指出,“此外,过去两年阿根廷外债激增,较高的外债水平引发了国际投资者对阿根廷政府主权债务偿还能力的担忧。目前阿国内采取的财政和货币紧缩政策,若结合IMF持续至2019年底的外部融资援助,或有望降低阿根廷的财政和经常账户赤字,防止债务违约发生。”
  就外部压力而言,花旗表示,一方面,美国对中国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关税的公众意见征询期将于9月6日结束,市场担忧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升温,整体市场避险情绪浓厚,使新兴市场资产承压;另一方面,美联储或将于9月再次加息,本轮美元周期可能仍有4次加息,或给新兴市场货币带来一定压力。
  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蔡永雄表示,在美元持续上升和全球经济环境转趋不确定下,新兴市场汇率和货币环境难免会受到较大压力,特别是那些拥有经常账户和财政赤字、通胀偏高、外汇储备水平不多和经济基础薄弱的新兴经济体所面对的压力较大。
  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则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货币贬值剧烈的新兴市场国家往往还存在一个问题,即内政不稳,如巴西。
  下一个是南非兰特?
  “本周以来,多数主要新兴市场货币走势不佳,投资者开始将新兴市场货币面临的持续压力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作比较。”Lukman Otunuga表示,“贸易战和美元全面走强继续打击新兴市场人气。有迹象显示,投资者借土耳其局势动荡之机攻击那些经常账户赤字较高国家的货币,这一点不容忽视。印尼盾兑美元跌至20年新低,印度卢比也跌至纪录新低。受南非经济陷入衰退消息影响,南非兰特走软。南非兰特最近的走势开始有些像土耳其危机爆发前里拉的走势,南非面临的经济挑战也与土耳其十分相似。”
  Kelvin Wong也表示,南非兰特是继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后最值得担忧的新兴市场货币,因为南非经济基本面与前两国相似,经常账户赤字也较高,更重要的是南非有大量美元外债。
  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李金柳则表示,南非问题比较复杂。“一方面,南非外债负担较重。近年来,南非外债规模快速上升,2018年一季度达到1832亿美元,相比于2015年末累计上涨48%。而结合外储的情况看,截至2017年末,南非外债/外汇储备高达428%,仅次于乌克兰、阿根廷和土耳其,其中短期外债/外储为77%,同样不低。与此同时,南非经常项目长期处于逆差,2017年经常项目逆差占GDP的比重接近10%,反映出南非偿债能力比较薄弱。分部门来看,2018年一季度南非政府部门外债占比达到44%,是近几年南非外债增长的主要原因,如今其政府外债/外储已超过170%。政府部门债务扩张过快,会导致本国主权信用受到冲击,也会对本国货币带来贬值压力;另一方面,南非近年经济表现平平,导致货币政策难以跟随美国加息。近年南非经济增速从2%左右下滑至1%,经济疲软使南非2017年以来不得不将政策利率下调了50个基点,导致汇率贬值压力上升。”姜超、李金柳指出,“不过,与阿根廷和土耳其相比,南非没有发生严重货币超发现象。2010年以来,广义货币M2增速一直维持在10%以下,因此,总体上南非的汇率压力比马来西亚等其他新兴经济体要大,但不太可能重蹈土耳其和阿根廷覆辙。”
  兴业证券的王涵等分析师表示,偿付能力、通胀,以及货币政策在美元流动性收紧下的不同表现,都意味着新兴市场内部有着巨大差异。据其分析,从外债偿付能力来看,土耳其、阿根廷、马来西亚、南非的短期外债/外汇储备均超过60%,阿根廷、土耳其、巴西2019年到期的美元债数额靠前。从通胀压力来看,“本币贬值-通胀-被迫加息-基本面下行”的恶性循环在阿根廷、土耳其、俄罗斯较为明显。
  花旗分析师采用了短期外债(期限短于1年)扣除央行外汇储备、经常账户余额、外国直接投资和财政余额占GDP的百分比作为分析指标,以测算各个新兴市场的脆弱程度。结果显示,阿根廷和土耳其的潜在风险“拔得头筹”,南非、乌克兰等国家也可能是潜在风险点。
  “此外,巴西将于10月举行总统大选。目前,市场对于大选风险的计入仍旧不足,或暗示市场仍过于乐观,不确定性也可能在未来进一步影响巴西乃至部分新兴市场资产走势。”花旗指出。
  关注美元走势
  虽然新兴经济体局部“爆雷”,但花旗认为,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风险并不足以阻碍全球经济和市场的增长步伐。理由包括:新兴市场风险具有异质性;财政赤字及经常账户赤字的压力可能在中长期再次令美元指数受压;以史为鉴,新兴市场货币或已显著超跌。花旗指出,“以时间来看,本轮新兴市场货币弱势周期已维持接近200天,显著长于历史平均周期的118天;以下跌幅度来看,本轮周期中新兴市场货币已下跌13%,显著高于历史平均的8.8%;以相对强弱指标(RSI)来看,目前新兴市场货币RSI接近历史平均。”因此,新兴市场货币或已显著超跌,部分新兴市场货币有望触底反弹。此外,欧元区经济指数回归正数区间,欧元强势也可能给新兴市场货币带来支撑。
  中银国际分析师钱思韵、朱启兵表示,美元指数大幅走强的态势难以延续,明后年或走弱,新兴市场压力或将得到大幅缓解。
  “美元走强是新兴市场汇率贬值的外部冲击因素。如果美元指数继续维持在当前的95 左右震荡,那么对新兴市场的整体冲击便比较有限;而如果美元意外走强,那么,将会引起新兴市场汇率的普跌。”姜超、李金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