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黄金
人民币兑美元或震荡走强
2017-08-04 05:22   记者周轩千  
   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反弹2.51%,逆转了此前两年的下跌势头。同期,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由6.9370升至6.7744,升值2.40%。7月,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延续涨势,创2016年11月以来新高。8月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7211,而上一个交易日为6.7205。
  美元指数贬值是主因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李刘阳表示,美元指数在今年上半年下跌6.45%,成为驱动人民币汇率峰回路转的重要因素。对比主要的10种非美货币,人民币今年上半年对美元升值幅度最小。所以,在交叉盘中,欧元对人民币升值6.08%,澳元对人民币升值4.15%,英镑对人民币升值3.06%,日元和加元分别对人民币升值1.61%和1.23%。在主要的亚洲国家货币中,人民币上半年的汇率走势强于印尼卢比、港元和菲律宾比索,弱于台币、泰铢、韩元等货币。
  从一篮子货币角度观察,上半年,人民币三大篮子指数温和回落。其中,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从去年底的94.83温和回落至93.29,回调幅度1.62%。同期,参考SDR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和参考BIS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分别回调了1.38%和2.07%。“CFETS篮子的下跌主要由欧元、韩元、墨西哥比索、日元、澳元等具有较大权重且对美元升值较多的货币贡献,而美元和与美元汇率挂钩的港元、沙特里亚尔和阿联酋迪拉姆则是支撑CFETS指数的力量。”李刘阳指出,“值得一提的是,在5月底中间价机制引入逆周期因子后,人民币三大篮子指数在6月均止跌回升,可见因子的引入对稳定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嘉沂、张梦指出,7月人民币相对美元延续升值走势,但与6月相比出现几点变化:首先,本轮美元牛市已接近尾声,倘若美元指数进一步跌破91,或基本宣告美元牛终结。其次,中国二季度GDP同比录得超预期的6.9%增长,使得市场对国内基本面预期大幅改善,成为人民币预期平稳的坚实后盾。而逆周期因子旨在使汇率“更多反映基本面信息”,也使得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的动力更足。最后,今年5月以来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显著降低人民币贬值预期,从而形成“即期人民币升值-人民币贬值预期降低-促使即期人民币升值”的自我强化机制。下半年波幅可能增大
  “在上半年的汇率破局之后,我们判断,下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仍有望维持总体震荡强势的行情,但日间盘中波动和阶段性波动幅度可能会进一步增大。”李刘阳表示,“美元的长期走软和基本面的相对改善成为支撑人民币汇率的两大因素。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与美元指数同步性增加也将加大下半年人民币汇率的阶段性波幅;中长期看,单边贬值预期的消退将逐步改变市场供求力量,在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预期中进一步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将使境内汇市逐步走向成熟。”
  基于国内重大会议“稳”的基调,以及新中间价机制,郭嘉沂、张梦认为,美元指数牛市结束之前,中短期人民币相对美元仍有升值空间,非美货币相对人民币存在继续升值动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趋势性转向,在美元指数技术性升值调整波段,及8月、9月、12月等购汇需求高峰期,美元兑人民币存在阶段性上行动能。”郭嘉沂、张梦同时指出,“倘若美元牛‘真正’终结,人民币中间价机制或再次调整,届时美元指数可能不再是即期双边汇率的‘锚’,美元兑人民币或同美元指数‘脱钩’。”
  郭嘉沂、张梦同时表示,在美元牛市接近尾声、市场尚未形成一致预期时,恰是人民币汇改的窗口期。据其预计,汇改将从三方面进行:首先,减少央行外汇市场干预;其次,扩大即期汇率单日波动区间;最后,进一步加强人民币中间价弹性。
  李刘阳认为,待时机成熟后,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区间将从目前的2%进一步扩大。双向预期逐步增加汇率弹性的过程,也是境内各交易主体乃至人民币汇率市场本身迈向成熟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