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钱沿
QDII遭遇汇率战
2010-10-29 07:37  记者吴玥 

  今年以来,海外市场回暖,A股市场却相对疲软,截至10月27日,标普500指数上涨了4.91%,纳斯达克100指数涨幅更是高达9.1%;而同期,上证指数却下跌了8.89%,深圳成指也下跌了2.28%。在此背景下,投资人投资海外的意愿提升,QDII基金再度受到关注。

  不过,另一方面,近期国际上爆发的“货币战争”,却使投资人不敢轻易迈出出海的步履。自6月19日央行重启人民币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升值超过2%,中间最高升值幅度达到3%。同时,随着美元贬值长期趋势的确立,各国也竞相通过货币贬值来改善进出口贸易。

  在汇率风险加大的背景下是否还能配置QDII基金?又该选择哪类QDII基金?

  辩证看待汇率问题

  交银环球精选基金经理郑伟辉表示,事实上今年以来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并不算太大,差不多在3%—4%左右,比2004年、2005年时的升幅还少,所以对

  QDII基金的影响有限。华泰柏瑞海外投资部副总监、华泰柏瑞亚洲领导企业股票基金拟任基金经理黄明仁则表示,需要辩证地看待汇率问题。“如果QDII基金投资于美国市场,则美元贬值会带来汇损,侵蚀掉部分基金收益;但如果QDII基金投资于货币相对美元升值的市场,且该货币升值幅度超过人民币,则汇率不但不会影响基金收益,甚至还会带来额外所得。”

  上投摩根QDII海外新兴市场研究及固定收益投资经理王邦祺也表示,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投资者都会认为投资QDII基金会有汇率损失,但如果QDII基金所投资国家的货币升值幅度大于人民币,就可以对冲掉人民币升值的影响。

  “由于下半年以来美国经济又现疲态以及美国第二次量化宽松政策的预期,美元出现了大幅的下跌。资金从发达国家流入亚太及新兴市场国家,以追求高的回报率。大规模的资金流入致使这些国家的货币对美元大幅升值,以至于这些国家不得不采取一些限制资本流入的措施。人民币也出现了升值的压力,但升值的幅度要远低于亚太及新兴市场国家。从今年以来以人民币为基准,泰铢对人民币升值近8%,印尼卢比升3%,印度卢比也升值2.2%,亚太国家货币除港币外对人民币都出现了升值。”王邦祺表示。

  以下一组数据颇能说明问题。根据10月21日彭博数据,在不考虑汇率的情况下,英国金融时报指数和德国法兰克福指数今年以来分别上涨了5.90%和10.83%;如果考虑汇率因素,换算成美元,则上述两个指数只分别上涨2.91%和7.65%。而颇为有意思的是,在不考虑汇率时,截至10月22日彭博数据,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泰国证交所指数和菲律宾综合指数分别上涨了41.96%、34.88%和40.33%;换算成美元后,上述三个指数则分别上涨了50.58%、50.42%和49.51%,涨幅大幅超越之前。

  不过,对于目前QDII基金投资的主战场香港市场而言,由于港币与美元采取联系汇率制度,因此随着美元的贬值,港币也同步贬值,使QDII基金投资港股的汇率风险骤增。

  对此,黄明仁表示,A/H两地上市的上市公司,基本面不受人民币汇率变动影响,而估值可能是A股的折价,因而起到了自然对冲的效果,投资人无需担忧港币贬值带来的汇率风险。

  郑伟辉则表示,由于人民币升值、港币贬值,导致很多投资人借道港股间接投资中国,使得今年以来港股相较A股逆势上涨,恒生指数涨幅达到5.96%,对于投资港股的QDII基金反而因祸得福。

  选对市场才能选对基金

  尽管投资QDII基金未必就存在汇率风险,但对于投资者来说,在选择QDII基金时,还需要充分考虑汇率风险,选择汇率风险较小的标的市场,选对市场才能选对基金。

  今年以来,随着海外市场的大幅走强,绝大多数QDII基金均实现正收益,但其中差距依然较大。据晨星数据显示,截至10月26日,纳入统计的20只QDII基金,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最大差距高达13.87%。其中,上投摩根亚太优势基金以13.51%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在所有QDII基金中排名第一。

  对此,黄明仁认为,在当前背景下,选择以亚洲市场为主要标的的QDII基金会更加合适。原因主要基于以下两点:从汇率角度来看,由于美元呈现长期的贬值趋势,热钱会持续流入亚洲,导致亚洲货币升值,因此投资于亚洲的QDII基金可能反而会享受到货币升值带来的超额收益。

  而从经济增长角度来看,一方面亚洲地区已经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其经济增速也远高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中国大陆,目前亚洲新兴经济体经济活力正处在快速释放中,人口红利依然存在,经济基数小,发展空间大。在本次金融危机中,亚洲新兴经济体所受到的冲击小,经济复苏快,股市反弹也整体表现强劲,充分表明其经济体比较健康,内在活力依然强大。

  王邦祺则表示,亚太地区新兴市场被认为是目前最具投资价值的市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首先,亚太国家当前经济、政治环境稳定。其次,从实质回报的角度来说,这些市场的诱惑力相当大。以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为例,美国和德国等发达国家大概为3%,日本尚不足1%,相比之下,印尼为7.04%,印度更是高达7.99%,固定收益回报率明显好于发达市场。在全球金融大套利的背景之下,如果发达国家持续低息政策,全球追求高收益资金流还会不断地从发达市场流出,亚太新兴市场必然成为“热钱”的追逐地。最后,这些国家的工人薪酬非常低,而中国在此中的优势正逐渐消失。

  与同为新兴市场的A股市场相比,王邦祺认为,亚太新兴市场上的投资品种仍不是很丰富,行业也不是很齐全,例如文化传媒、新能源等行业在这些市场中很难找到。但这恰恰说明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仍然处于一个比较低的阶段。但正因为如此,巨大的发展空间才能给投资者带来高额回报。“比如在中国建设一条高速公路的回报率是8%,但在基础设施建设比较落后的印度,由于资金匮乏,建设一条高速公路的目标回报要超过20%。”

  除了亚洲市场外,包括拉丁美洲在内的其他新兴市场也是

  QDII基金获取超额收益的标的市场。如今年新成立的汇添富亚洲澳洲成熟优选股票基金、国投瑞银全球新兴市场股票基金,短短4个月以来净值增长率就分别达到10.8%和8.7%,超出大部分A股基金,在QDII基金中也排名前列。

  对此,信诚金砖四国积极配置拟任基金经理刘儒明认为,除亚洲以外的其他新兴市场股市,今年表现也远超A股市场。以金砖四国为例,据彭博统计,截至10月15日,巴西圣保罗指数今年以来上涨37.75%,印度孟买SENSEX30指数上涨16.04%,俄罗斯MICEX指数上涨9.47%,而同期沪深300指数下跌7.5%。

  刘儒明分析指出,过去十多年里,以“金砖四国”为代表的全球新兴市场实行了卓有成效的货币、财政经济政策,保持了良好的经济发展速度,因此率先走出此次危机;相反,美国、欧洲等主要经济体受国内消费、房地产市场、失业率等影响,经济增速表现却相对缓慢。随着新兴市场的率先复苏和市场调整,未来数年新兴市场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将会越来越重要,或将继续领先其他市场。

  不过,王邦祺也提醒投资者,尽管受益于多重因素推动,新兴市场长期回报预期空间仍然诱人,但面对短期涨幅比较大的市场,投资者可以静待回调再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