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钱沿
职场“大观园”
2010-09-28 01:15  记者周轩千 

  新版《红楼梦》正播得热闹,红楼中人也成为职场人士的比较对象。如果贾家是个公司,有人得出结论:“上班做好薛宝钗,回家随你做林黛玉。”其实,中国四大文学名著中的人物和故事就像一个个职场“大观园”,折射出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的为人处世哲学

  职场有江湖

  职场就是雕梁画栋、钟鸣鼎食的荣国府,其中少不了江湖。老太太是董事长,要维持两府的表面不倒;鸳鸯是董事长秘书,是各派争取对象,要把一碗水端平;凤丫头是职业经理人,前有狼后有虎,成天提心吊胆;怡红院的丫头们,没几个善终,只因想做姨太太。

  林黛玉只凭自己是无法混职场的,因为她多疑、猜忌,不会处理同事关系。才进公司不久,林黛玉就“耍小性子”,王夫人的“贴身办事员”周瑞媳妇,帮薛姨妈去给贾家的小姐们送宫花,周瑞媳妇挨个送完,最后送到林黛玉那里,当林黛玉得知每个姐妹都有时,就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不少白领指出,林黛玉这样做不仅当面得罪了同事,也给爱嚼舌根的人留下话柄。另外,林黛玉平日里“总不出门,只在自己房中将养”,不擅经营人际关系,“她病危的时候,就紫鹃一个同事陪着她,人缘关系不好啊!”

  林黛玉之所以在贾家混得下去,只因她外祖母是公司董事长,是“后台硬”的“关系户”。

  平儿是总经理助理,左右逢源,八面玲珑。清代红学家涂瀛曾说:“求全人于《红楼梦》,其为平儿乎!平儿者,有色有才而又有德者也。”红学大家周汝昌对平儿的评价则是:“辛酸荼毒费思量,调粉簪花浣帕丝。半晌斆床悲喜尽,数恨痛泪避人知。”所以说,平儿这样的全人,职场上的领导怎会弃之不用?但也有人指出,平儿地位终究不高,难免被当作出气包。

  袭人也是个引起争议较多的角色。曹雪芹给她的判词是:“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新版《红楼梦》袭人的扮演者李艳则说:“我觉得她还是理性的,因为她顾前想后,考虑很多事情,而且能力挺强的,有一定的心机。我觉得她挺善良、挺温柔的,还是贤妻良母的传统女性。”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从外面买来的丫鬟,在贾家有如此高的地位,和她近似宝钗的“安分随时”的性格分不开。有人说,这种符合封建礼教的性格,决定了她在贾家的重要地位。

  相较于林黛玉,薛宝钗则被不少人视作职场榜样。首先,她善于跟领导搞好关系,例如,她的生日由贾母为其操办,贾母问她想吃什么、玩什么、看什么戏,她都揣度着贾母的心思,投其所好地答了出来,哄得贾母十分高兴。“《杜拉拉升职记》里说的一条职场法则是下属要跟领导保持一致,你瞧宝姐姐多先进!”白领王小姐高度评价道。

  另外,薛宝钗也善于跟平级搞好关系。海棠诗会后,湘云拍胸脯要设宴,宝钗了解她的难处,替她分忧,全程帮她筹划,并且不惜调动自家所有资源。网友们还发现,薛宝钗就连跟下属处关系都有讲究:一天,她和探春想吃油盐炒枸杞芽儿,她打发丫头拿了五百钱送给管厨房的柳嫂子,下属自然感恩戴德。“职场上这样的八面玲珑最吃得开,领导喜欢,同事喜欢,下属喜欢。要想在单位混得好,要向宝姐姐学习!”白领赵小姐说。

  屁股决定脑袋

  成功有多远?想想九九八十一关;工作有多苦?想想孙悟空和他的师傅。有人从《西游记》看出团队的力量,但这个4人团队的庸人比例实在不低,确实难为了“好员工”孙悟空。

  唐僧是部门经理,但本人不但没啥本事,还瞎指挥,不明真相就批评孙悟空的工作。明明是妖精,他非要说是好人家子女,还不相信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经理立场不坚定,轻易听信猪八戒的谗言,不分青红皂白就给孙悟空一个差评。可怜孙悟空不但心里受委屈,肉体上还被紧箍咒憋得生疼,甚至在没有任何赔偿的情况下被解雇了。

  同事沙和尚是个老实人,安心于本职工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至少不讨人嫌。另一个同事猪八戒挑拨离间,好吃懒做,总想吃好喝好,想着回高老庄,连经理要被妖精吃了都不放在心上。

  就在这样的部门中,在这么艰难的项目前,孙悟空坚持下来了。所以他成了职场人士的励志源泉,因为领导和同事很难比唐僧、猪八戒、沙和尚更无能了。

  当然,孙悟空能成功,全凭其超人一等的工作能力。而在“酒香也怕巷子深”的现代社会,光有能力往往不够,良好的营销必不可少,就如诸葛亮。

  三顾茅庐只是传说,但诸葛亮的营销是真的。当刘备跟诸葛亮见面聊天后,诸葛亮拿出为刘备量身定制的“三分天下”策划方案,明确告诉刘备,应该朝哪个方面发展,应该怎样做才是最合理的。听了诸葛亮的话,刘备眼前一片光明。所以有人总结道:“天下三分图”与其说是给刘备开的药,还不如说是诸葛亮给自己的职业人生做的最佳策划案。

  像薛宝钗、诸葛亮一样,好员工要知道领导的心思。当领导的,考虑最多的是什么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组织发展问题。此外,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公司的特色往往烙上了深深的领导性格印记,所以,员工是否跟老板性格合拍,也是很重要的。当然,员工的自我需求也不容忽视,组织发展后要有个人的位置。人力资源专家建议,员工勿忘给自己留个心眼,别忙着给领导做嫁衣,却忘了给自己留件御寒的衣裳。

  有能力并得到重用之后,员工也不能得寸进尺,飞扬跋扈,不守职场潜规则和生存常识。杨修就吃了这方面的亏,曹操要在两个儿子中选择优秀的接班人,这在封建时代是典型的家事。作为旁观者,无论出手帮哪一个,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可杨修不但帮曹植写应对答案,还主动举报曹丕的作弊。可惜杨修做事不谨慎,自己作弊被人检举,举报别人作弊却没有真凭实据,怎么不让曹操生气?更要命的是,曹操为了防止有人在夜晚靠近自己,假装梦中斩杀了侍卫,还解释为“吾梦中好杀人”。厚葬侍卫的时候,众人都以为曹操果真是梦中杀人,只有杨修不阴不阳地说:“不是丞相在梦中,是你们这些笨蛋在梦中。”作为曹操的机要秘书,杨修插手别人家事,明显不务正业;揭领导的短,更是不把领导放在眼里。这样一个多管闲事、不顾领导尊严的下属的下场可想而知。

  人治之殇

  中国人对位置看得很重,甚至很偏狭,斤斤计较于座位、座次。《水浒传》里的卢俊义未上梁山之前,第二把交椅只能空着。

  “两虎不同笼”、“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都赤裸裸地表现出人的特性和对位置的贪婪追逐。秦始皇游会稽、渡浙江时,项羽在路旁观看,立即说:“彼可取而代也。”就是这种心态的写照。一个位置,有你无我,在如今的现实中依然如此。位置无论大小,上面莫不演绎着戏里戏外的故事。人治的盛行,其实也是公司治理之殇。

  “曹雪芹为我们描述的红楼梦社会是一个人情社会、关系社会,始终靠的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但我们看到的却是贪赃枉法,权大于法。”近日在电视荧屏上“商解红楼梦”的李光斗说,“《红楼梦》里贾府不是连着脐带,就是连着腰带,带带纠结,亲上加亲,勾打连环。这么一个大家族,人多事杂,有效的管理就显得极为重要。但庞大的贾氏集团,派系林立、山头割据,有两派的领导,就一定有两派的员工,上层争、中层拼、下层打,窝里斗得眼花缭乱。”

  对于红楼里的办公室政治,李光斗举例说道:“贾府其实不是长房,他不应该掌权,但是他的哥哥能力没他强,也不受贾母的宠爱。王熙凤是长房的儿媳妇,但是跑去听王夫人的指派,所以这里面管理非常混乱,最后大家利益分配也不均等。一个好的组织中,权利是金字塔结构,但是有些仆人、如大丫鬟的董秘鸳鸯就非常牛气,宝玉的地位也很高。”

  李光斗说,公司治理是要管人、管财、管物、管信息,而贾府的管理却有五大败笔。有一点是肯定的,贾府在今天是无法上市的。而国美股权之争也让人们反思:公司治理是否必须告别家族式管理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