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钱沿
A股“进出通道”监管趋严
2017-09-22 01:55   记者陈健  

   近日,IPO审核通过率下降的消息再次引发市场热议。统计显示,相较去年,尽管通过率有所下降,但近期保持稳定。对此,有分析认为,虽然IPO过会审核有所从严,但从发行节奏看,未来IPO保持稳定将常态化。此外,新都酒店对深交所的诉讼也让市场再次关注退市问题。专家认为,后续应加快建立完善常态化退市制度。
  1  IPO审核通过率下降
  9月13日,证监会网站公布了创业板发审委2017年第71次、第72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7家公司中4家未通过,当日IPO过会率陡降引发市场关注。另有数据显示,今年初至9月13日,共有367家首发企业上会,307家通过,通过率为83.65%;而2016年全年,266家企业上会,247家通过,通过率92.86%。
  华泰证券表示,实际审核过程中,净利润不足3000万元的企业将会被重点关注,因为业绩规模较小,更容易出现持续盈利能力不足的问题,对抗经营风险的能力也相对不足。2017年以来,创业板被否的33家企业中,2014年-2016年间至少有一年净利润规模不足3000万元的企业达30家,占今年被否创业板拟上市企业的91%。
  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市场研究总监桂浩明告诉记者,今年IPO审核通过率确实有一定下降,但总体处于正常水平。下降主要原因有,现在对上市公司信息的了解比过去更充分,监管层实际审核更严,例如,有上市公司通过降低员工工资方式提高利润,过去对此可能关注不是很充分,现在发现就会予以否决。
  富国大通认为,本次过会被否企业数量增多主要因为业绩水平不达标,扣非后净利润无法达到3000万元的过会门槛;另外,过会企业的客户集中度和依赖度过高也是原因。
  国开证券分析师程凌指出,拟上市公司质量是审核能否过会的核心。梳理2016年1月至今70家IPO被否企业的情况,发现财务数据质量、持续盈利能力、独立性和信息披露方面的瑕疵是主要原因,且多数被否企业同时存在多个问题。因此,审核节奏加快不代表降低审核门槛,企业质量优劣是能否过会的核心。
  业内法律人士杨莹毅告诉记者,审核从严对市场有利,只有更优质的企业进入资本市场,才能给投资者带来良好持续的收益,资本市场发展方能更加健康。从近期过会情况来看,统计显示,2017年三季度(截止9月15日),IPO通过率为83%,环比提升4个百分点,并没有出现明显下滑。
  9月14日,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2017北京CBD国际金融圆桌会上表示,把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放在经济金融全局来谋划和推进,稳步发展股权融资,加速资本形成。结合监管层表态,程凌认为,IPO并没有收紧,新股发行还将持续。未来监管层的工作重点将放在引导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督促券商和从严监管、维护良好的市场环境方面。
  杨莹毅表示,IPO审核中对企业合法合规性和持续经营的能力非常关注。未来IPO审核中,会越来越重视企业的规范性和成长性。他预计,IPO后续审核会更加市场化,从审核效率上看,如果企业达到相应的上市条件,上市速度将会更快。
  在桂浩明看来,不必过于关注过会否决率的高低,关键是看上司公司申报的内容信息是否完整准确、公司是否存在重大瑕疵。
  随着近期市场回暖,程凌预计,IPO批文有望重回10家以上。根据规定,IPO批文有效期为半年,企业拿到批文后通常一个月左右正式上市,因此,四季度IPO家数和募集资金都将迎来反弹。在此基础上,预计2017年全年IPO在450家左右,行业IPO收入将达到160亿元,同比增幅接近100%。
  2  退市制度改革进行时
  构建良好的市场生态,不仅要做加法还要做减法。近日,新都酒店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判令撤销深交所作出的终止上市决定。
  对此,深交所第一时间回应指出,新都酒店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将继续认真贯彻依法全面从严监管,坚决落实退市主体责任,严格审核恢复上市、重新上市申请,从严监管规避退市的行为;对于达到退市条件的公司,做到“出现一家,退市一家”,净化市场环境,维护市场秩序,全力维护退市制度的严肃性。
  据悉,因违规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等事项,新都酒店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财务报告被年审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5年5月21日起暂停上市。此前,公司还曾向深交所提出恢复上市申请,但未获同意。杨莹毅表示,即便企业获批恢复上市,但业绩持续下滑,不能满足持续上市条件,对投资者而言,也没有投资价值,必然导致退市。有进有出,资本市场才正常。企业只有持续、规范发展,才能留在资本市场,从而获得更多的发展资金。当前来看,A股退市公司数量仍然偏少。统计显示,2001年至2017年,A股退市公司仅92家,年均退市率仅为0.35%。中银国际分析师陈乐天表示,我国退市制度正处于改革期,退市制度执行效率不高,IPO核准制背景下上市公司的稀缺性、仍以财务指标为核心的现行退市制度、极低的违法成本以及国企为主的所有制结构,是A股退市难的几大主要原因。
  据悉,经过2012年和2014年先后两轮改革,A股市场已经初步确立主动退市和强制退市制度。其中规定,对于欺诈发行的公司、重大信息披露违法的公司和因不满足财务指标要求或交易指标要求的上市公司应当采取强制退市措施。
  退市制度建设当前正成为交易所下一步工作的重点。9月19日,上交所副总经理徐毅林在“第十一届指数与指数化投资论坛”上,阐述下一阶段和今后工作时表示,“将加强对股票质押、债券回购、杠杆资金等影响市场平稳运行的关键风险点的监测、分析和应对,确保不发生影响市场稳定的风险事件。平稳处置高风险公司,抓好退市制度改革、并购重组等重点领域和重要环节,完善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全力确保各项系统运行、业务操作安全运行零事故。”
  对于退市制度的未来改革方向,陈乐天认为,要继续完善退市制度相关指标,使之更加多元化;修订相关法律制度,加强对信息披露违法的处罚力度;对财务信息造假进行事前的制度防范;建立集体诉讼制度保护投资者权益;推进注册制,解决上市资源稀缺性问题。
  桂浩明指出,今后A股退市比例会有一定提升,但并不等于退市越多、市场越完善。海外资本市场分为主动退市(企业根据自身发展需要主动选择退市)和被动退市(因欺诈上市、连续亏损等原因被强制退市),其中以主动退市居多。目前,国内资本市场退市政策相对比较完备,但细节有待完善。总体来看,还要从源头把握上市公司的质量。
  就退市过程中涉及的投资者赔付问题,证监会一直在不断推动构建中小投资者损害赔偿制度。据悉,今年4月的《证券法》修改稿二读,已经将先行赔付列入修法内容,拟从法律立法角度确定先行赔付制度。也有业内人士建议,对于通过欺诈造假方式上市的企业,要加大对造假企业及大股东的惩罚力度,让造假主体承担更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