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钱沿
群雄逐鹿公募牌照
2017-08-29 00:23   记者王菲 



  基于国民财富的增长和资管行业的发展潜力,公募基金领域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外来者”进入。由于机构属性、背景资源以及发展目标的不同,机构抢入公募领域的方式各异,或参股投资,或另起炉灶,在传统的银行系、券商系公募基金公司之外,市场上正涌现出一批保险系、期货系以及“私转公”基金公司。在基金从业人士看来,混业经营的大趋势下,越来越多非公募的泛资管机构进入,将在公募行业引发“鲶鱼效应”,对于这些进入公募基金行业的“新生”而言,也同样面临着机遇和挑战。
  1
  机构抢占路径不同
  越来越多的国内外资管机构瞄准了国内公募基金这块“大蛋糕”。8月初,华宝兴业、国联安两家公募基金发生股权变动。华宝兴业宣布获得全球私募大佬美国华平投资集团49%股权的战略投资,同期,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太保资产”)收购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51%股权的申请获得中国保监会批准。
  这两起基金公司股权变更,正反映了当下公募基金的变化趋势之一:各类资管机构正在争相布局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对于此次股权收购,作为海外资管机构的华平投资表示:“坚定看好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和公募基金管理行业的长期发展前景,本次对华宝基金的投资是华平战略投资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重要布局。”
  除了股权投资之外,一些资管机构选择“另立门户”,直接成立公募基金公司。近日,继南华期货后,又有一家期货公司拟发起设立公募基金公司。证监会公示信息显示,新纪元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于8月3日向证监会递交了关于设立泓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申请。泓嘉基金是目前排队待审的第43家基金公司,也是今年以来第10家递交设立申请的基金公司。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严弘指出:“资管机构进入公募路径不同,原因是机构各自优势不同,有的机构本身就有资产管理能力,比如从私募转公募,就更倾向于选择自己主导申请公募牌照;另外也有机构因为受到政策或监管限制,只能通过参股的形式更快地占有一席之地。”
  在严弘看来,华平投资此次股权投资,是认为基金公司未来发展具备投资价值。“华平投资在美国就有公募业务,本身就是资管机构,此次持股国内基金公司一方面是看中投资标的成长增值空间,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战略性合作把其投资产品带到国内来。”
  从目前行业整体发展趋势来看,虽然基金公司牌照红利已被削弱不少,越来越多机构倾向于发起成立一家新的基金公司或者直接申请公募业务资格,但仍有一些公司出于效率的考虑,选择以并购一些中小基金公司的方式进军公募基金市场。
  国联安基金的股权出售正是如此。“国泰君安证券旗下有两家公募基金公司,一家是华安基金,一家是国联安基金,对于国泰君安而言,显然华安基金在其布局公募业务的发展战略中更具不可替代性。对于太保资产而言,收购国联安这样的小型基金公司也在能力范围之内。”沪上某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2
  公募行业产生“鲶鱼效应”
  越来越多不同属性不同背景的资管机构进入,反映了其对国内公募基金行业发展机遇比较看好,在行业人士看来,在所有资管领域里,公募行业的发展潜力相对较大,各类机构的进入,也将给整个公募行业带来“鲶鱼效应”。
  “中国财富积累到现在这个阶段,按照美国公募基金发展历史对比来看,中国公募基金行业会有很大发展空间。此前泛资管领域金融业务经营不规范,通道业务泛滥,随着监管的进一步完善,资管行业正回归本源,而公募是制度最透明监管最严格的资管领域之一,也是最适合大众理财的工具。”盈米财富总裁肖雯表示。
  “从理财端来看,公募基金是我国普惠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建立了‘买者自负’的文化,发展公募基金产品有利于引导居民建立起健康的理财意识,提升公募基金在居民财富配置中的比例,这对中国理财行业有着深远意义。”华宝兴业基金相关负责人也给出了其股东方华平投资选择进入中国公募基金行业的解释。
  在严弘看来,各类机构的涌入将给公募基金行业注入新鲜血液,推动公募基金行业的进一步完善发展。“国内公募基金成长中存在许多问题,一方面可以通过监管手段来规范运作,另一方面通过中外战略合作,可以把更好的投资理念和投资运作引进来。”
  严弘表示:“国内公募基金存在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激励机制的问题,如何把好的人才留在公募基金,为整个资管行业创造价值,这是行业面临的一个挑战。目前,公募基金本身正在突破,个别基金公司在进行股权分配和事业部制改革。整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激励机制的梳理,这是整个行业发展的症结所在。”
  事实上,各类资管机构想要伺机而动,人才团队的搭建首当其冲。首家期货系基金公司南华基金相关人士表示,在监管日益完善的背景下,市场逐步回归理性,投资回归价值。在投研人才培养方面,南华基金将逐步建立起外部引进和内部培养双轮驱动机制。一方面,有一个平均从业年限近10年的核心投研团队,具备丰富的卖方、买方从业经验;另一方面,南华基金也在自主培养研究队伍,逐步构建梯队化投研团队体系。
  肖雯则认为:“非基金机构的进入,是混业经营的大趋势表现之一,在统一监管标准的框架下面,各个行业协同发展其实是非常健康的。监管框架越来越明晰,更多的参与者进入对公募基金行业发展会起到推动作用,但前提是要统一监管,以实现协同发展。”
  3
  新来者面临挑战
  在业内人士看来,公募基金行业虽然竞争激烈,但某些细分市场还是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对于新进入的资管机构而言是一个机会。以另类投资基金为例,据万得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市场上商品基金和股票多空基金等另类投资基金仅有36只,在4000多只公募基金产品中的占比不到1%。
  “作为股东方的期货公司在期货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管理经验和风控能力都较强,期货系公募可以充分发挥其在商品期货及金融衍生品方面的经验和优势,走差异化特色化经营之路。”某期货系公募人士表示。“目前公司会发行一些常规基金产品,但是未来会利用期货公司股东方优势,发行一些商品投资类基金产品。”
  不过,对于非公募机构而言,要真正在市场中抢占一席之地并非易事,若想弯道超车,更是任重道远。一直以来,公募基金行业一直是以银行系、券商系等力量为主导。市场统计显示,按照基金公司主要股东来划分,共有60多家公募机构属于券商系,且历年来规模靠前的公募机构中,券商系都是重要的派系。此外,还有10多家银行系公募机构,其中的巨头更是频出。保险系、期货系私转公则相对较少,而现在新进入公募基金行业的机构中,正越来越多出现保险公司和期货公司以及私募大佬的身影。
  “保险公司进入公募行业能否发展成功,要看其是否鼓励这种体制机制的创新,有些保险公司比较保守。虽然保险公司本身很重要的业务之一就是保险金资产管理,与基金管理类似,但是和作为专业资管机构的公募基金相比还是存在水平差距的。”某保险公司投资人士表示。
  以此次太保资产收购国联安基金股权为例,一家保险系公募基金人士称,保险系资金的特点是,比较重视固定投资及绝对收益,未来对国联安基金的产品布局及投研思路或将产生影响。此外,国泰君安将股权转手太平洋资管,属于中方股东变更,外方股东并无变化,国联安基金依旧面临合资基金公司的中外方股东磨合的问题。
  事实上,对于公募基金行业的新进入者而言,开始并不是一件易事。“公司上下一度压力很大,2017年债基发行进入寒冬期。募集期用满三个月‘顶格发行’成为常态。在这个节骨眼,我们要发行私转公后首批产品,又是由我担纲基金经理,要做好产品业绩、发行和营销的难度可想而知。”首家“私转公”基金公司——鹏杨基金总经理杨爱斌表示。
  上述期货系基金人士也感慨:“今年银行资金监管收紧,渠道业务很难拓展,基金产品发行募集很不容易。当然股东方也给了一定支持,不过,在整个市场环境表现不佳的情况下,产品发行十分耗费时间和精力,近期为了发行产品,公司所有人都在马不停蹄地往返于渠道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