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集藏拍卖彩票
叶景葵书联尽显儒商之雅
2012-11-02 06:00  韦泱 

image  

  在沪上一次字画拍卖会上,见到一批银行家的墨迹,有条幅、对联、扇面等,上款大多写给同一人。其中,我见到一副对联,为叶景葵所书,字体挺拔,墨色饱满,为此心动不已。无奈拍价从两千元一路飚升,涨到两万元了。我看是一位好友志在必得,就果断松手。好友得之,我自然为之欣喜。

  银行界“叱咤人物”与民国年间大名鼎鼎的银行家如张嘉璈、陈光甫、周作民等相比,叶景葵虽还难以与之相提并论,但也算是银行界的一位叱咤人物,占有一席之地。

  叶景葵,字揆初,生于一八七四年,浙江杭州人。幼年在外祖父家的私塾读书。二十岁中举。后进张元济所办的通艺学堂习英文、数学,课余编写《太康物产表》和《矿政纪要》各一卷。一九○九年(宣统元年),他一度挂名浙江兴业银行汉口分行经理。宣统三年初,任天津造币厂监督,三月出任大清银行监督。他主张大清银行应向中央银行模式发展,并力促大清银行改制为中国银行。

  清光绪三十三年(一九○七年),浙江兴业银行在杭州创立。民国四年该行进行改组和改革,总行移设上海,实行董事长负责制。在第一次股东大会上,叶景葵被选为董事长。在银行稳健经营的同时,他对民族企业给予大力扶持。一直到民国三十四年,他连续担任这家著名银行的董事长,时间长达三十年之久。

  晚年热心文化事业叶景葵还是一位爱好古籍的版本收藏家和目录学家。他晚年热心文化事业,致力于图书馆建设。在上海“孤岛”时期,亲自选址购地,广猎珍籍,捐赠出自己的全部藏书,与张元济、陈陶遗等联手,于一九三九年创办私立合众图书馆,选出张元济、陈叔通等人为董事。图书馆搜集了解放区刊印的毛泽东著作单行本,各种进步书刊,以及陈叔通从中共办事处带来的《新华日报》等。图书馆虽屡遭当局搜查,但书刊仍得到妥善收存、保管。一九四七年,国民党镇压学生运动,抓捕进步学生并要秘密处死。叶氏与陈叔通等十人联名写信给市长提出抗议,被称为“十老上书”。

  一九四八年,解放战争节节胜利,银行界头面人物纷纷出走海外,有人到叶家问他有否避地之所,他笑答有两处,一为今日所居之屋,一为万国公墓。可惜在一九四九年四月上海解放前夕,叶景葵因心脏病突发猝死,享年七十六岁。

  享得富有安得清贫叶景葵这副对联上款为“久芬仁兄大人雅属”,久芬即潘久芬,为中国早期银行家,浙江余姚人。他与另一银行家,亦为同乡的史久鰲共同出资,在家乡创办一所小学,因他俩的名字里均有一个“久”字,遂将该小学命名为“久久小学”,择址在余姚助海侯庙内。其早年任职大清银行。在民国年间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副经理、代经理,抗战时期留守上海。抗战胜利后,潘久芬任中国银行厦门分行经理,中国银行赴外稽核。建国后任中国银行民股董事,一九六四年在上海去世。

  此副对联长一百三十厘米,宽三十一厘米,内容是“安得仙人九节杖,莫笑田家老瓦盆”,落款为“叶景葵集杜句并书”。借“诗圣”杜甫的诗句,表达了叶景葵的心志:得到宝贵的珍品,亦不要看不起普通物什,要享得富有,安得清贫。

  叶景葵不以书法家名世,却是一位具有厚实文化素养的儒商。他作为银行家所体现出的文人气节与文化担当,着实让人敬佩。而他的字,亦端庄中显灵动,沉稳中见老辣,用笔含蓄内敛,字体楷中带行,方劲峭拔,是学问底子深笃的地道文人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