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1-0101 邮发代号:3-90     回到首页>>

财 经 银 行 理 财 证 券 外 汇 黄 金 保 险 收 藏 期 货 房 产 汽 车 教 育 职 场 科 技 时 尚 微 博 舆 情 互联网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实证分析
消费者信心指数仍处高位
2017-01-24 00:20   记者李思  
   《2016年度和第四季度上海市社会经济指数系列报告》出炉: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经济信息社和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日前联合发布了《2016年度和第四季度上海市社会经济指数系列报告》。报告显示,上海消费者满意度仍维持较高水平。其原因:一是加快推进供给侧改革,上海经济发展的质量提升、效益稳定;二是不断完善保障和改善民生;三是交通和通信类满意度得到较快提升;四是医疗服务类满意度小幅持续提升。
  1、消费者信心指数仍处高位
  报告显示,2016年四季度上海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11.9点,环比和同比下降幅度基本持平,分别下降了4.3点和4.4点。其中,消费者评价指数为114.2点,与上季度相比下降3.8点,同比下降3.9点;消费者预期指数为109.7点,环比下降4.8点,同比下降5.0点。
  报告显示,各项主要指数在2016年出现了较大波动,去年二季度各项指数的表现是三年来的第二次探底,而去年四季度消费者对于上海经济发展的信心再次趋缓,说明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国际经济和金融环境出现较大不确定性的环境中,消费者信心也随之波动调整,但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报告认为,2016年四季度消费者信心指数虽出现下滑但仍处较高点位区间,远高于中性值100点。
  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主任徐国祥分析指出,2016年四季度上海消费者信心指数总体出现下降,除了是相对于上季度较高增长的回调外,其原因在于:首先,四季度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动荡多变,出现了一系列重大事件,容易诱发消费者的危机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消费者信心。其次,虽然四季度上海部分经济指标向好,但对经济的影响并传导到终端消费者的感知存在一定的时滞,因此消费者信心指数仍出现下降趋势。另外,从四季度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人民币持续贬值,股市依然不振,房价居高不下,都引起了消费者的担忧,使得消费者信心有所不足。为此,徐国祥建议:第一,上海在发展现代服务业的基础上,应该结合自身特点,加快发展信息技术、生物医药与高端医疗器械等新兴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同时,增加改造提升传统优势制造业的投入。从上海去年前11个月“三个产业”的累积增长情况来看,第三产业同比增幅最大,而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同比出现负增长,说明上海以服务经济为主的产业结构基本形成,在保持第三产业占比的同时,也需相应优化其他产业。
  第二,全方位监控和防范新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同时针对人民币贬值、美联储加息和高企房价等引起的资本外逃风险,应利用已有的自贸区平台和虹桥经济示范区等优惠政策和优势资源,构建双向的且风险可控的交易和投资平台,以吸引资金回流。
  第三,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同时,平衡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此次调查结果显示,在各个维度上,就业类指数都表现欠佳,因此,通过新动能引领实体经济持续健康增长,企业盈利能力获得提升,就业才会随之增加,从而在根本上稳定就业。
  徐国祥表示,2016年虽然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国内经济走势继续分化,但是,上海积极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推动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推进落实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防风险的各项政策措施,因此,上海消费者满意度指数仍在高位上运行。
  2、物价上涨预期明显下降
  报告显示,上海消费者对未来物价继续上涨预期明显下降,而加息预期则进一步加强。
  本次调查中,在被问及未来半年内物价走势时,56.3%的受访者选择“会上升”,相对于上季度下降了7.8个百分点;选择“基本持平”的受访者占比为28.3%,较上季度略下降0.8个百分点;而选择“会下降”的占比为15.4%,环比增加幅度较大,为8.6个百分点。去年四季度,消费者预期未来物价上涨的占比有所下降,而认为物价下降的消费者有所增加。数据显示,去年11月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2.3%,上海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3.7%,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11月份环比增长仅为0.2个百分点,10月份环比甚至出现负增长,因此消费者对通胀预期有所下降,但不应放松对物价波动的警惕,尤其是从分类指数来看,本市从去年11月份以来,菜品和水产品价格上涨幅度较大,而且下季度即将到来的春节和恶劣天气等会导致食品价格上涨,必要时需通过指导价格将其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在通胀预期发生变化的同时,上海消费者对利率判断也随之调整,认为未来6个月利率“上升”的消费者同样有较大增加,为6.7点。认为未来6个月内利率“会下降”的受访者较上季度下降了2.0点,为31.8%;持“保持不变”的看法的比例,由上季度的42.1%下降到37.5%;而30.7%的受访者认为未来6个月内利率会上升,增加了6.7个百分点,达到两年来的最高点。
  可见,消费者对未来物价变化的预期与对未来6个月内利率调整的预期并不同步。对此,徐国祥指出,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回暖,国内通胀压力仍有可能抬头,而且去年四季度汇率持续走低,美国加息也已兑现,国内防范金融风险意识愈发强烈,因此,未来加息的可能性是可预期的。
  3、房地产市场调控效果显著
  调查结果显示,在新政下消费者购房热情依然不减。2016年四季度上海消费者购房意愿指数大幅上升至73.1点,环比大幅上升9.5点,同比增加7.2点,已经攀升至调查以来的最高点;购房预期指数79.4点,比上季度提高了12.2点,同比上升6.4点,也是调查以来的最高点。去年四季度,上海房价又出现一轮上涨态势,同时政府也出台了更为严厉的调控政策,但消费者对房价坚挺的判断已形成,在政策调控的窗口期反而导致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和购买预期的增强。
  报告显示,消费者对未来房价判断已体现在调查结果之中。调查显示,27.0%的消费者认为当前是购房的“好”时机,环比上升0.4百分点,同比上升2.5个百分点,认为时机“不好”的则为53.9%,环比下降9.1个百分点,同比下降4.7个百分点。
  2016年四季度上海出台了年内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结合当前房地产市场的具体情况,消费者在未来6个月的购房预期继续调整,认为时机“好”的消费者为29.4%,相对于上季度增加了3.0个百分点,同比上升2.7个百分点;认为时机“不好”的消费者为50.1%,环比大幅下降9.1个百分点,同比下调3.7个百分点。说明部分消费者对未来房价还存在进一步上涨预期。
  在此次调查中,27.9%的受访者认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政策有效,环比大幅增加8.5个百分点,同比提高3.3个百分点;有45.4%的消费者对该项工作的评价投了不满意票,但比上季度大幅下降13.6个百分点,同比增加1.2个百分点。可见去年四季度消费者对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满意度有较大幅度的回升。
  徐国祥表示,2016年上海房地产市场历经了三次调控,尤以四季度的调控力度最大,效果最为显著,而市场也迅速进入“冷冻期”。特别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未来房地产市场的定位,传递了遏制投机炒作的信号,使得消费者对四季度调控效果的满意度有所提高。但是,单一的调控手段可能会产生两个问题,一是不具有长效性,二是易引起房价大起大落,这都不利于市场稳定发展,因此要综合利用合理搭配金融、财税和立法等工具,建立符合市场健康发展规律的基础制度和长效机制,使得房地产市场回归本位。
  4、低收入消费者信心增强
  报告认为,不同收入群体的消费者信心与以往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去年四季度低收入群体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11.0点,而中高收入群体分别为105.1点和113.8点;消费者评价指数情况低收入群体为111.5点,中等收入消费者为106.3点,高收入消费者为116.8点;而消费者预期指数低中高收入群体分别为110.4点、103.8点和110.9点,各收入群体的主要指数均高于中性值。值得关注的是,低收入消费者的各主要指数高于中等收入消费者,而且差距有扩大的趋势。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四季度,低收入消费者各项指数远高于中等收入消费群体,在全体被调查者的各项主要指数环比为负的情况下,低收入群体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和消费者评价指数出现了环比上升,分别为0.5点和3.0点,消费者预期指数环比下降了2点;而中高收入群体各主要指数环比均下降。具体而言,中等收入消费者三项指数环比依次下降2.9点、2.8点和3.0点;高收入消费者三项指数环比依次下降了2.5点、2.1点和2.8点。2016年四季度低收入群体的信心和对经济现状的满意度有一定幅度的提升,但各项分类指数的表现差异很大,收入类指数环比大幅提高,而就业类指数环比大幅下降,其中,收入评价和预期指数环比分别提高了18.8点和10.2点,而就业评价和预期指数环比则下降了14.8点和18.0点。这说明上海在推行保护低收入群体的政策上成效显著,使得该群体对收入现状和预期较为满意,同时也针对该群体的就业特点,实行有针对性的就业培训和扶持工作,从根本上改善了低收入群体的生活现状。
  2016年四季度分年龄段的调查结果是:60-69岁年龄组的指数相对较高,依次分别为113.9点、112.2点和115.6点,而且环比均为正向增长,分别为11.6点、9.9点和13.4点;中间年龄段的消费者在三项主要指数中仍然得分最低,分别为108.5点、110.6点和106.3点,但相比上个季度变化幅度不大;而年轻消费群体的各项指数环比出现了较大幅度下降,依次分别下降了6.2点、5.9点和6.6点。
  徐国祥在调查分析中发现,年轻消费者和中间年龄段消费者的就业评价和就业预期指数环比都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以上两个年龄段的消费者,既属于消费的主体,同时也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如果其对就业前景不是很乐观,影响其对于社会的贡献度,不仅会限制他们的消费意愿,更重要的是不利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因此,应针对该群体的就业现状采取相应的配套政策和保障措施,使中青年消费者形成较为稳定的收入预期和职业预期。此外,在调查中发现,20-29岁群体的购房意愿和购房预期指数环比大幅下降,与其他年龄段的结果形成鲜明对比,由此可见,高房价的人才挤出效应不言而喻。

特别策划

海外资产配置如何选
   2016年,全球资本市场“黑天鹅”频飞,从英国“脱欧”到美国总统大... [查看详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网上订报 | 投稿信箱
上海金融报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06025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