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银行理财

保本理财规模为何“逆袭”?

发布时间:2019-03-04 23:04

作者:记者周轩千

  近日,银保监会创新部主任李文红在银保监会吹风会上披露,2018年底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合计32万亿元,同比增加2.5万亿元,增长8.5%。其中,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约为22万亿元,与2017年末基本持平,但比2018年6月底的21万亿元小幅上升;保本理财产品余额约为10万亿元,比2017年底的7.37亿元显著增长。华创证券分析师吉灵浩指出,保本理财规模去年实现“逆袭”,反映出目前银行负债端压力依然较大,需要通过保本理财来改善存款压力。
  多因素制约银行理财收益下滑
  “今年以来,资金面进一步宽松带动债券收益率下行,而银行负债端压力不减,理财发行利率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直接导致两者利差倒挂,且倒挂幅度持续扩大。”吉灵浩指出。
  兴业研究分析师赵艳超、郭于玮指出,银行理财预期收益率相对市场利率和资产端收益率下行缓慢,背后受到了多个因素的制约,“一是规模因素牵制银行下调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的幅度和速度。对银行来说,理财产品市场份额指标是一个很直观的指标,表明银行面临较大稳定规模压力。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对其业务市场份额有重要影响。对银行而言,虽然大幅降低新发行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可以降低负债端成本,提高盈利,但是若同业不调降或少调降,就会面临客户流失、市场份额减少的压力。因此,博弈的结果就是用收益换规模。二是存量高收益率资产或对资产端收益形成一定支撑。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内,银行新发行的预期收益率型理财产品可对接到期产品持仓资产。考虑到前期尤其是2017年末2018年初存续产品配置了部分收益率较高、期限较长的资产,目前新发行产品可对接这部分收益较高的资产,而非全部重新建仓,因此,产品投资组合的收益率下降速度,相对来讲要慢于资产收益率下降速度。存量资产的高收益可以一定程度上弥补短期成本收益倒挂造成的亏损。此外,前期债券市场收益率下行为银行带来部分资本利得,短期内也可以弥补成本收益倒挂的亏损。三是银行可以通过加杠杆、加久期、信用下沉等方式提高资产端收益率,缓解成本收益倒挂的压力。数据表明,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商业银行理财产品债市杠杆率有所回升。”赵艳超、郭于玮表示,“当前银行存款增速总体放缓,存款外流压力较大,或许也需要银行提供较高的理财收益率留住客户资金,增强客户黏性。”
  赵艳超、郭于玮还指出,银行理财预期收益率有进一步下降空间。“一方面,随着存量高收益资产的逐步到期,银行理财产品需要增配收益率较低的资产,投资组合收益率将会进一步下降,靠存量资产支持收益率的做法难以持久。另一方面,在当前监管环境下,银行理财进一步加杠杆、拉久期的空间比较有限,而随着债市违约频现,下沉信用的操作也更加审慎,通过上述方法提高资产端收益率的空间或将有限。此外,资管新规关于资管产品投资非标资产的规定,也制约了当前银行理财通过投资非标资产增厚收益的空间。因此,预计未来银行理财资产端收益率可能进一步下降,成本与收益的持续倒挂也将逐步向成本端传导,带动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进一步下降。但是,考虑到银行稳定理财业务规模的压力,预计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的空间仍受到一定限制。”赵艳超、郭于玮表示,“2015年至2016年的历史经验也表明,在货币市场利率快速下行阶段,银行理财收益率下行速度和幅度明显小于货币市场利率,而当货币市场利率进入到下行周期的尾声和低位震荡阶段,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存在进一步下行的空间。”
  结构性存款成保本理财替代品
  中信证券明明债券研究团队表示,在资管新规打破刚兑的要求下,结构性存款在短期会成为保本理财产品的替代品。“传统的银行理财产品按预期收益的性质可分为保本和非保本类产品。结构性存款也可称为收益增值产品,是运用利率、汇率产品与传统的存款业务相结合的一种创新存款。”该团队表示,“该产品适合于对收益要求较高,对外汇汇率及利率走势有一定认识,并有能力承担一定风险的客户。结构性存款虽含有‘存款’两字,但实际上更像是理财产品,因为其资金一部分投向存款等货币市场工具,另一部分投向金融衍生品市场,以获取较高收益。在收益方面,结构性存款通常有预期最高收益率和预期最低收益率,投资者实际获得的收益则取决于标的资产的表现。在风险方面,受金融市场不确定性的影响,结构性存款具有一定风险,并有可能损失本金。”
  2018年初,结构性存款规模出现明显增长。自资管新规颁布以来,结构性存款仍延续增长的格局,其中,中资全国性中小型银行的结构性存款余额由2018年4月的39283.12亿元上升至2019年1月的50156.14亿元,增幅高达27.68%。“但是从监管要求来看,结构性存款的门槛在提高,一方面需要一定的资质,另一方面对假结构性存款的监管趋严。”该团队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