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银行理财

银行理财新规为何延迟出台?

发布时间:2018-07-09 23:06

  ■记者周轩千
  据报道,因近期市场环境变化以及债市、汇市大幅波动,以及各部委修订意见的再修订、再上报等流程,监管部门或将推迟理财新规发布时间。这在莫尼塔分析师钟正生、张璐看来,体现了监管部门对于金融监管力度与节奏的斟酌。广发证券的倪军团队则表示,理财新规的延迟出台或是去杠杆下的权衡之策。
  中金公司分析员陈健恒指出,银行理财机构在资管新规总则出台后都在等待细则。“因为总则在很多表述上仍比较模糊,大家期待细则予以明确,否则业务的调整无法开展。”陈健恒指出,“比如,理财机构希望明确哪些产品是可以继续采用成本计价的,比如,货基型产品是否可以成本计价,封闭式产品是否可以成本计价;还希望明确非标的明确定义,银登中心和北金所的产品是否属于非标;理财配置的非标在过渡期到期后如果还没到期将如何处理;理财管理费如何收取;在过渡期内,是否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新资产。这些问题都是银行理财机构所关心的。在细则没有明确的情况下,银行理财采取的策略就是存量滚动,少量尝试净值型产品和长期限封闭式产品对接非标。从我们的沟通交流来看,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合规产品都不是很好卖。因为存量的预期收益型产品还在卖,相比之下,这些合规产品的吸引力不是很强,要么期限过长,要么净值波动,无法预期收益。由于理财只是存量滚动,没有新增规模,因此,传统的预期收益型产品的报价利率也在往下调,毕竟在不追求规模的情况下,业绩导向转为利润,因此不再比拼负债端价格。”
  华宝证券分析师杨宇、蔡梦苑指出,目前银行理财市场处于等待资管新规各类细则落地的政策空窗期和业务迷茫期,市场运行平稳。“老产品逐渐压缩,新产品推出缓慢,有的机构新业务甚至已经基本停滞,理财规模正在缓慢下降中。”杨宇、蔡梦苑表示,根据普益标准不完全数据统计,净值型产品仍在高位发行,参与发行机构数量逐渐增多,其中,有几家银行在过往监测的数据中并无发行记录,同时,预期收益型产品继续在滚动中压缩,结构性存款依然保持较快的增速。
  中信证券的明明等分析师指出,理财新规让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在过渡期内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资管新规明确了资产管理业务是金融机构的表外业务,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而原有的银行理财监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对银行理财产品的划分依据是,按照是否保证产品本金兑付以及收益表现方式的不同,划分为保本型理财产品和非保本型理财产品,以及净值型理财产品、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和其他收益表现方式理财产品。资管新规的落地,让原有的划分依据面临调整。商业银行保本理财产品、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或将退出历史舞台。商业银行保本型理财产品很可能被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以及券商收益凭证等产品替代。保本理财业务本身就属于表内业务,若被替代为结构性存款,则只是产品名称发生改变,并没有实质性变化。但是,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按照资管新规净值化管理的要求,需要逐步转型成净值型理财产品,而净值型产品面临不确定的客户接受度与较大的赎回压力,银行理财产品隐性担保的优势不再。”
  中金公司分析员王慧指出:“目前3个月期的银行理财产品预期年收益率为4.79%,远高于一年期存款利率的1.5%,也高于一年期国债收益率的3.22%,银行理财利率相比一年期存款利率的价差处于历史高位。在资管新规落地后,打破刚兑,纠正错配,因此,银行理财预期收益率要么降低,要么保持较高的收益率,但是波动率也相应提升,不再是无风险资产。”
  陈健恒稍早前预计,即便银行理财细则出台,鉴于其此前经过反复多轮的博弈和讨论,最终出来的版本在很多细节上也会比较“含糊”,银行理财依然会缺乏清晰的指导。
  陈健恒强调,含糊不清的表述方式,表面上是希望缓冲对市场的冲击,但实际的影响未必。“因为一旦表述模糊,那么最终解释权可能落到地方银监和地方央行手上,而地方监管的执法尺度很严,往往是按照最严格的理解来执行的,那么,这反而使得银行理财可以缓冲的地带比较少。而且,按照两年半的过渡期,银行理财年内仍需要压缩不低规模的存量不合规产品规模,按照存量30万亿元计算,银行理财年内可能也需要压缩几万亿元。”
  近日另有消息称,银保监会正着手起草三套独立的资管新规配套细则,分别针对商业银行理财、银行资管子公司和结构性存款,具体出台时间尚不明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