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可转债再融资风险隐现
2017-12-05 01:40   特约撰稿   应健中 

  两个月前,上市公司再融资的路径悄悄地由原来定向增发转到了发行可转债了,这种转变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明说,而是定向增发渐渐少,可转债扑面而来了,原先准备再融资的公司纷纷更换门庭,转到了可转债审核排队的队伍中来。
  定向增发的套路大家都清楚,一家公司IPO圈钱之后,股价经过N个涨停板之后,拉一些机构作为融资对象,发行价在市价上打点折,增发的部分上市后,运气好大家再赚点差价,运气不好就跟着一起套进去,这游戏在牛市中可以玩得很转,熊市中则是个坑。
  于是,管理层想出来一个办法,发行可转债,吸引公众投资者来一起参与。管理层的初衷是好的,可转债存续时间长达六年,对上市公司是一个约束,好好干能变成股权,不好好干,六年后还本付息。不需要市值和本金可以顶格申购,还可以吸引新投资者的介入。第一个用新方法申购的东方雨虹发行可转债,给市场带来了惊喜,可转债上市最高达124.10元,无本申购的散户赚点零花钱,而大股东得益更大,仅仅几天,用股权配售的可转债盈利20%,这等于白白到市场上来收钱。
  然而,好景不长,等到五、六个可转债发过之后,可转债开始跌破发行价了。上周五,久立转债上市即跌破发行价,同日共有三个可转债破发。这意味着靠信用申购的小投资者套牢,当然小投资者中一签也就1000元钱,赔也赔不了多少,可那些大股东都押进了大资金,可就真金白银地入套了。
  其实,可转债并不是创新产品,在中国股市历史上早就实施过,并留下过各种窘境。2011年中国银行发行了300亿元可转债,上市后即跌破发行价,在长达四年时间里,中国银行可转债价格一直在发行价下行走,当年面对能否转股,弄得中国银行苦不堪言,结果通过两种方式最终还是使债转股顺利完成,一是降低转股价,从初始转股价4.02元一直降到2.82元,这是主动而为的措施;二是碰上了2015年股市涨到5000多点的大牛市,解救了中国银行,完成了一次再融资。这是运气好的结果,是很惊心动魄的过程。
  而从东方雨虹开始,新版可转债再融资已经上市了10个,价格都是高开低走,有7个正股的价格跌到转股价以下,3个跌破100元面值,可转债还在不断地发,其风险已经隐隐约约出现了,第一个风险是套住一大批信用申购者,现在小投资者不懂风险,账上没钱却顶格100万元申购,如果未来中签率上升,这部分投资者没钱申购将套住承销商;第二个风险是在股权登记日前买入者,正股套住不算还套在债券上;最后也是最大的风险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认购的可转债,“偷鸡未成蚀把米”,只得日后不断降低转股价来应付再融资带来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