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1-0101 邮发代号:3-90     回到首页>>

财 经 银 行 理 财 证 券 外 汇 黄 金 保 险 收 藏 期 货 房 产 汽 车 教 育 职 场 科 技 时 尚 微 博 舆 情 互联网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刊头版
美元指数上升空间不大
2016-01-08 06:11  记者周轩千 

  

  美元指数在2015年11月底突破100大关后,再次出现回调。招商银行交易员葛庆元认为,相比去年3月美元指数首次突破100后的深度回调,此次的调整幅度将远小于去年二季度的调整,不太可能会超过5%,时点上美元已经接近继续做多的临界点。华创证券宏观策略研究主管牛播坤认为,考虑到中东局面的恶化速度加快,美元指数的调整可能提早结束。

  中信建投宏观债券研究团队首席分析师黄文涛预计,2016年美元不会一路猛进,在100-110高位区间震荡徘徊将是大概率事件。“回顾美元走势,可以发现,一般美元每6年一个周期,且每个周期的顶部越来越低。按这样的技术趋势推演,本轮美元上涨周期起于2011年,2017年将到达顶部,上涨至顶部的幅度不会超过50%,那么,顶部最高点大概在110左右。”黄文涛称。ICE美元指数主要看欧元和日元事实上,美元指数有不少于两种,人们通常所说的美元指数是ICE美元指数,由于其篮子货币中欧元和日元的权重合计达到71%,因此,其走势主要取决于这两个货币对美元汇率的走势。回顾2015年,ICE美元指数升值了9.3%,同期欧元和日元对美元汇率分别贬值10.3%和0.4%,因此,ICE美元指数的升值主要由欧元对美元汇率贬值所贡献。

  董德志指出,近年来,欧元和日元对美元汇率主要由其央行货币政策主导。一个典型特征是,欧元和日元汇率往往在欧日央行进行货币宽松前走低,在政策出台后筑底或反弹,即市场在所谓的“传闻时买入,坐实时卖出。”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欧日央行的货币宽松有利于压低其汇率,但相对于首次宽松的推出,其再次扩大宽松的效果却明显打折扣。如欧元对美元汇率在欧央行首次推出QE前贬值了22%,但2015年10月扩大QE时仅贬值了7%;日元对美元汇率在日本央行首次推出QQE前贬值了23%,但2014年10月扩大QQE后仅贬值了15%。”董德志表示,“从实际有效汇率来看,当前欧元和日元与其历史均值的偏离幅度均接近其两倍标准差的下限,即处于明显的低估状态。从历史来看,当此两种货币接近这一下限水平时,很难再有进一步贬值的空间。”有鉴于此,董德志认为,即便欧日央行在2016年再度扩大货币宽松,欧元和日元兑美元汇率并不会出现大幅贬值。“这也意味着ICE美元指数在2016年的升值空间并不大,我们预计其升值空间在3%-5%左右,且升值时点的出现将与欧日央行扩大货币宽松的时点密切相关。”董德志表示。

  平安证券分析师魏伟预计,2016年一季度,美元指数将温和上升,欧元将维持弱势。“一季度,欧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仍将显著分化,这将是主导美元指数与欧元兑美元汇率的主要因素。日本央行进一步扩大宽松规模的意愿相对欧央行较弱,且日本经济边际改善预期相对较强,因而日元在2016年一季度相对美元存在升值可能。英国经济的高速复苏出现难以为继的迹象,而英国央行对于加息仍然相对谨慎,预计英镑兑美元仍将相对疲软。”魏伟表示。

  广义美元指数更重新兴市场货币相比ICE美元指数,美联储更关注由其自己创立的广义贸易加权美元指数。其篮子货币中新兴市场货币的权重达到57%,因此,相对于欧元和日元汇率(权重合计为23%),美元对新兴市场货币汇率走势对于广义贸易加权美元指数的影响更为显著。2015年,美联储的美元指数升值了10.2%,高出ICE美元指数近一个百分点,由于同期新兴市场货币贬值了15.6%,远大于欧元对美元贬值的10.3%,因此,美联储的美元指数贬值主要由新兴市场货币的贬值所贡献。

  董德志指出,与欧元和日元汇率不同,近年来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在走势上主要受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影响,主要表现为当美联储加息预期走强时,新兴市场货币抛售加剧;当美联储加息预期减弱时,新兴市场货币短暂反弹。因此,美联储在2016年将以何种节奏加息,仍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新兴市场货币汇率的走势。

  “近期的一个主要风险点是美联储在3月议息会议上是否加息。当前,市场预期美联储3月加息的概率在50%左右,即对3月加息尚未有一致性预期。如果美联储3月加息,市场当前关于美联储年内加息两次的预期将被扭转,转而相信美联储2016年将加息四次。届时新兴市场抛售将再度加剧,美联储的美元指数将加速上升。在此种情形下,我们认为美联储的美元指数在上半年升值幅度将在5%以上。反之,如果美联储3月不加息,则新兴市场货币在3月议息会议后将再获喘息机会,美联储的美元指数在上半年的升值幅度也有望在3%以内。”董德志表示。

  魏伟表示,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在美联储首次升息后迎来短暂喘息机会,但贬值压力仍然存在。其重点跟踪的十个新兴市场国家中,有六个国家货币对美元在去年四季度出现升值,但从去年全年的角度来看,这似乎只是下跌趋势的暂缓。魏伟预计,一季度“双赤字”与资源出口型国家货币仍将承压。

  至于整个2016年,董德志认为,即便美联储在3月加息,全球经济的疲软和通胀回升的乏力也将在未来持续掣肘美联储加息的步伐,使得其年内很难加息四次。因此,下半年新兴市场货币的贬值有望减缓,2016年美联储的美元指数的升值幅度也将小于2015年。

  牛播坤也表示,即使美联储今年多次加息并带动美元上涨,新兴市场货币也不会再出现去年那样的大跌。

特别策划

2015基金业冷暖交替
    随着业绩排名战尘埃落定,2015年的基金业终于画下了一个句号。过... [查看详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网上订报 | 投稿信箱
上海金融报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06025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