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刊头版
2018年:人民币迈向“清洁浮动”
2017-12-29 07:40
1.2017年走势超预期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对记者表示,如果用三个字概括2017年人民币走势,应是"超预期"。"年初,我们预计'人民币汇率贬中趋稳,波动幅度扩大,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有望基本稳定'。近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进一步升至6.55左右,较年初升值约5.6%。CFETS有望基本稳定在94.6,较年初下跌0.6%。"刘健指出,人民币汇率走势超预期主要有三个原因:美元指数震荡下跌;中国经济超预期;监管部门对外汇和资本流动的宏微观审慎监管态度及措施及时到位,尤其是5月底逆周期因子的引入。
  与此同时,刘健表示,市场预期也发生了变化,由年初的贬值预期弥漫到目前基本稳定的预期。另外,外汇供求由年初缺口较大到现在基本平衡,外汇储备由降到回升,外汇占款由大幅下降到小幅增加,结售汇逐步转为小幅顺差。
  刘健预计,2018年人民币兑美元总体将呈有升有贬的双向波动走势。他表示,"2018年,中国经济运行平稳,国际收支有望继续保持盈余状态,基本面不会对人民币汇率构成压力,而逆周期因子及市场预期分化等因素,决定了人民币兑美元即使面临贬值压力,贬值幅度也将较有限。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明确提出,'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预计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依然是2018年的总体政策取向。此外,欧央行的纠结或将随着欧元区经济数据持续向好而减弱。2018年三季度前后,欧央行或将停止QE操作,市场焦点可能转向欧央行加息时点,届时,制约美元走强的头号力量或将再显威风,相应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有所回升。"
  招商银行外汇首席分析师李刘阳指出,2017年,美元兑人民币双边汇率的变动与美元指数变动的相关系数均值达到了0.88,因此,美元指数的变动方向对2018年人民币汇率的变动有非常重要的参考意义。"在外需带动出口和经济增速的大环境下,人民币对美元将维系一定利差,这将支撑我国的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过去2年因贬值预期而囤积的未结汇头寸一旦入场,则将在供需关系上利好人民币汇率。因此,在美元总体走弱的前提下,我们看好人民币在2018年继续震荡走强。"
  2."清洁浮动"状态初现
  在李刘阳看来,人民币"清洁浮动"的理想状态正逐步形成。所谓"清洁浮动",是指中央银行对外汇市场不采取任何干预活动,汇率完全由市场力量自发决定。"人民币在第三季度的汇率弹性明显增强,短期内经历大幅升值和大幅回调后,呈现明显的双向波动特征。双向波动分化了市场预期,看涨人民币和看空人民币的力量接近,市场得以在央行基本不参与的情况下,自发获得均衡。"李刘阳表示。
  建设银行金融市场交易中心的袁培指出,市场参与者行为模式发生改变,银行代客结售汇由逆差转为顺差。"之前3年,人民币对美元连续贬值令客户群体形成强烈的贬值预期,客户持汇不结、大量购汇成为常态,银行代客结售汇持续体现为逆差。但今年来,随着人民币对美元强势升值,客户结售汇行为发生明显改变。今年1-8月,银行代客结售汇数据虽然仍为逆差,但已经呈现逐渐缩小的趋势;9月实现顺差218亿元人民币,首次反转;10月顺差进一步扩大为501亿元人民币,11月小幅逆差312亿人民币。在当前人民币对美元双向波动的新形势下,客户不再一味持币观望,而是审时度势逢高出货。"袁培表示,"除了企业客户,银行间交易商的行为模式同样发生改变。机构之间无一致的趋势性观点,大多随行就市,根据客盘或美元强弱情况决定交易方向,快进快出,头寸不会持有太长时间。"
  袁培同时指出,随着人民币贬值压力减小,监管政策适度放松:"在当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预期逐渐消退的情况下,监管对于大额购汇的审批有所放松,有节奏地释放一批前期积压的资本项下购汇。此外,央行于9月11日取消此前对远期售汇收取的20%的风险准备金,鼓励客户通过远期购汇进行套期保值。"李刘阳预计,2018年,随着市场环境进一步正常化,一系列针对购汇和资本项目外流的单边限制政策将逐步退出,完成其阶段性使命。
  在汇丰银行高级外汇策略师王菊看来,中国的政策目标是将企业和居民的资本海外配置的真实需求,与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及相对稳定的外国证券类组合资金流入相匹配,从而避免在资本项下逐步开放的过程中引发汇率过度波动,最终影响其他经济改革目标的推进。因此,价值合理、双向波动的人民币汇率对中国经济改革的需求和经济发展的现状来说是最优的选择,并有助于管理层应对去杠杆和保增长等各项复杂任务。据其预计,1美元兑人民币的"公允价值"大约在6.60左右,而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2018年将围绕这一公允价值呈双向波动趋势,波幅预期将大于今年四季度。
  3.不赌点位顺势而为
  刘健指出,策略上,无论企业还是个人,都不宜赌人民币汇率点位,不宜试图寻求最佳的结汇或购汇点位,应逐步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态势。操作上,如果个人2018年有赴美旅游或留学的购汇需求,可考虑在人民币汇率升值时(如近期)适当购汇,以备未来需求。"此外,监管部门已多次明确,'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因此,对于有正常购汇需求的个人和企业,不必担心外汇政策的相关影响。"
  对于贸易企业而言,李刘阳表示,选择避险入场的时机尤为重要。入场避险的技巧包括:在市场横盘整理时入场,因此时往往汇率的日内变动不大,可从容不迫地选择相对较好的价格,交易决策往往也是通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关注美元指数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的背离,因在当前汇率形成机制下,美元指数的动向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人民币中间价;关注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指数,如在2017年,CFETS指数大致在92-96的区间内波动;如果CFETS指数接近或触及92或96,逆周期因子将会发挥作用,这往往会造成短期汇率波动增加;关注中美利差的变化;设置预案。
  基于历史经验、统计规律,兴业研究分析师郭嘉沂、张梦给出了几条人民币交易小贴士,包括:境内外远掉期价差阶段性扩大可期;11月人民币存在季节性规律(但具体操作时,需结合趋势性力量统一考虑);中间价、开盘价、日内收盘价与夜盘收盘价存在联动变化。
  明年初,随着5万美元个人购汇额度恢复,人民币会否有贬值压力?郭嘉沂、张梦预计,空头将相对谨慎,购汇盘所造成的贬值压力不足为惧。刘健预计,1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压力可能小幅增加。具体而言,"一是新的购汇额度生效,元旦、春节等季节性购汇需求增加,但在汇率稳定性明显增强并升值态势下,新的购汇额度生效对汇率影响预计有限;二是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固定资产投资等短期经济数据回落;三是特朗普税改将于2018年1月开始实施,在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预期下,购汇意愿可能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