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刊头版
稳健推进中国金融开放至关重要
2017-09-26 00:32   记者李思马翠莲  
  
  日前,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浙商银行独家支持的《2017径山报告》出炉
。该报告以“积极、稳健地推进中国金融开放”为主题,围绕人民币汇率改革、中国跨境资
本流动等金融开放领域的焦点话题,分析了金融开放政策近40年的发展历程、现状和问题,
并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1 人民币汇率可适当宽幅波动

  自“8·11汇改”以来,人民币出现了三轮较为明显的贬值,尤其是去年末人民币对美
元汇率开启狂跌模式,一度出现“破7”迹象。但进入2017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止跌企稳
并不断震荡走高,一举收复此前的跌幅。报告指出,自2017年初以来,外汇市场供求更加平
衡,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面临好时机。

  事实上,对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最终方向,社会各界均已形成共识,即采取浮
动汇率体制。目前,主要分歧在于改革时机和方式的抉择。一个普遍的担心是,中国在向浮
动汇率的转轨过程中,可能会发生剧烈的汇率调整并伤害实体经济。

  针对上述问题,报告从资本流动和国际经验两方面进行了分析观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
坛(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认为,尽管当前短期资本净流出规模较高,但是其规模已不断收窄
。可以看到,净外债变化导致的资本流动已经由负转正,增持海外净资产的力量同样在减弱
,并且中国基础项目余额规模较大,金融资产收益率不低于美国,资本流动不会产生增加海
外净资产和减少净负债的“一边倒”局面。

  报告统计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IMF数据库中的大贬值案例,发现绝大多数大贬值
是在经济基本面出现严重问题、货币体制或者货币政策突变,或者严重外部危机的背景下发
生的。而目前中国经济处在中速增长、低通胀、巨额贸易顺差、没有严重的外部经济危机、
国内金融体系风险总体可控、外债已经下降到较低规模的局面。

  张斌指出,从国际经验看,中国目前货币出现大贬值的概率非常低,并且贬值对实体经
济的影响利大于弊。张斌给出了两种备选浮动汇率策略:方案一,采取类似美国和欧元区等
发达经济体那种自由浮动的汇率形成机制,但考虑到国内当前对向自由浮动汇率体制过渡时
的种种担心,张斌建议实施方案二,即类似于浮动汇率体制的人民币汇率宽幅波动制度。

  所谓宽幅波动,即盯住一篮子货币,同时设定宽幅年度汇率波动区间。张斌给出了上下
7.5%的年度波幅建议,原因在于若波幅太小,给市场留下的空间太小,不能真正发挥市场
供求的作用,也会消耗过多的外汇储备;但波幅太大,可能带来国人难以接受的汇率波幅。

  值得注意的是,在宽幅波动方案中没有日中间价和日波幅,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动取
决于汇率波幅,以及美元对货币篮子中的其他货币汇率变动,人民币对美元可能是升值,也
可能是贬值。与当前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相比,宽幅波动的优点在于:其一,市场供求力
量得到较充分释放,投机人民币贬值的风险增加;其二,外汇储备的消耗得到最大限度降低
;其三,相对稳定的篮子汇率有利于稳定对外贸易;其四,随时会因市场环境变化自发转为
双向浮动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

  张斌指出,相对于完全自由浮动汇率体制,汇率宽幅波动是一个折衷方案。在这一汇率
制度下,特别是在波动幅度不够宽的情况下,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依然会受到一定限制,可能
还会动用外汇储备。参照欧洲汇率机制的经验,也可以考虑将汇率浮动区间再扩大一倍至15
%。

  同时,报告还强调了从盯住到浮动的汇率体制转轨过程中,货币当局需要注意的细节措
施。首先就是货币当局必须对引入浮动汇率以后的外汇市场异常波动要有容忍度,不轻易再
度干预外汇市场,这关系到货币当局信誉和市场预期。此外,保持适当的资本管制措施也相
当重要。

  2 有序开放信用评级市场

  今年7月3日“债券通”试运行的当晚,央行宣布允许境外评级机构开展银行间债市的信
用评级业务,这被视为中国资本市场加快对外开放的一项重要成果。

  据了解,信用评级一直都是我国债市对外开放的“短板”之一,由评级乱象导致的市场
流动性不足问题也时有发生。现在,信用评级服务如约对外资开放,接下来就要研究如何推
动评级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和有序管理。

  报告指出,中国要有序开放信用评级市场,首先是允许国际评级机构进入境内债券市场
开展信用评级业务,并结合国际评级机构情况,明确市场管理具体要求;其次是发挥国际评
级机构优势,逐步放开国内债券评级业务。

  具体来说,一是尽快建立健全信用评级机构统一管理规则,实现评级机构的统一注册和
监管。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认为,对于评级机构不论其为
境内机构或境外机构,只要公开发布的评级结果“用于监管目的”,均应将其纳入评级行业
的监管范畴。同时,要建立以投资者为主导的市场化评价机制,引入评级机构的强制退出机
制。

  二是针对评级机构进入市场执业的不同方式,有针对性地进行管理。对于通过境内设立
商业存在开展评级业务的国际评级机构,应注重坚持内外资同等待遇的原则。对于国际评级
机构跨境提供评级业务服务的,要注重与所在国评级行业监管部门的监管协调,既要防止过
度监管和监管冲突使得评级机构无所适从,又要避免监管空白而给评级机构留下的套利空间


  徐忠认为,针对目前国际评级机构使用的是全球评级体系(中国企业评级不能超过主权
评级即A+或AA-),而国内评级机构对国内企业的评级最高是AAA,同一发行主体在两个评
级体系下评级相差较大的现状,报告建议注重全球评级体系和本土评级体系的协调,分步骤
地开放评级业务。初期可引导国际评级机构重点对发行熊猫债的国际机构进行评级,或是对
已经在国际市场融资的国内机构进行评级,最终再全部放开。

  “与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相比,中国金融市场存在显著的结构性问题。主要体现在:一是
直接融资比重过低;二是“影子银行”挤压债券市场,呈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三是债券
市场自身的结构有待改善;四是股权融资不足,投资者以散户为主;五是衍生品发展不够。
”为此,徐忠认为,要在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过程中,逐步解决中国金融市场中这五大症结


  此外,徐忠还提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既要符合中国国情、也要符合国际惯例。未来,
对于境内投资人采用符合中国国情的一级托管制度,对于境外投资人采用符合国际市场惯例
的多级托管制度,以适应不同投资人的习惯和特点,或许是进一步推进开放的务实做法。报
告认为,2017年7月启动的“债券通”,实行“多级托管、名义持有、集中交易、穿透式监
管”的制度安排,是兼顾了中国国情与国际惯例的有益尝试。

  3 人民币国际化波浪式前进

  对于中国金融业的进一步开放政策,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包括放宽对外资机构持股比例限
制、进一步开放的时间表及路线图等。央行近期初步牵头拟定的金融市场开放一揽子计划,
是否会对相关问题作出明确安排目前尚不得知。报告指出,要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并放松外
资机构的持股比例,真正推动金融机构的对外开放。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就是中国
的境内机构接受中国监管部门的监管,相当于在金融业的外国直接投资,对于金融稳定的含
义与短期跨境资本完全不同。因此,监管部门应该在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资质、业务
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对中外资机构一视同仁,为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提供公平、公正的竞争
环境。

  报告建议,在金融机构方面,要放开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允
许设立外商独资证券公司和独资寿险公司;取消对外资银行股东总资产的要求,取消对外资
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的最低开业年限要求,取消对合资证券公司中方股东必须有一家是证券
公司的限制;不再通过牌照数量来限制合资寿险公司发展,考虑给予独资寿险公司新的区域
经营牌照,同时加快牌照发放的节奏,便利外资机构开展业务。

  根据报告,上述关于解绑政策约束的措施应在短期内尽快落实,中期工作则应着力促进
境内外资本市场的深度融合,如在完善“沪港通”、“深港通”的基础上,研究通过“沪伦
通”、“沪新通”等方式联通境内外资本市场,最终实现股票市场的全面开放。

  此外,从中长期来看,应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有序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并完善
中资机构“走出去”网络化布局。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波浪式前进的进程。此前,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
管涛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指出,从货币互换的角度来看,人民币总体而言处在增加的状态,但
一些机构设计的人民币全球化指数显示,近来人民币国际化势头有所下降。根据中国官方统
计,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中的比重近年降幅达到20多个百分点。对此,报告建议可考虑推
动大宗商品交易用人民币计价结算,支持跨境电子商务人民币计价结算,全面放开个人经常
项目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