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财指南

遭遇股市“黑天鹅”——投资者维权有讲究

发布时间:2018-08-10 00:20

  ■记者田忠方
  近日,股市“黑天鹅”不断,先有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引发舆论较长时间关注,后有美年健康陷“假医门”丑闻,都在资本市场掀起了轩然大波。截至8月9日收盘,ST长生迎来连续第18个跌停。行业相关人士表示,在证监会修改退市制度后,长生生物的退市已是大概率事件。而在丑闻曝出后的短短四个交易日,美年健康股价已合计跌去约20%,市值蒸发超130亿元。
  “黑天鹅”伤及众生
  据统计,截至8月9日收盘,ST长生报收6.69元,连续18日一字跌停,公司市值已不足百亿元。
  同时,7月27日,证监会修改退市制度,发布《关于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决定》(下称“《决定》”)。《决定》明确指出,上市公司构成或者其他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7月29日,深交所表示,将严把退市制度执行关,对于严重危害市场秩序,严重侵害群众利益,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重大违法公司,做到“出现一家、退市一家”,不姑息,零容忍,净化市场环境,维护退市制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
  日前,长生生物“假疫苗”风波引发的相关风险仍在持续发酵。权益市场由于上半年表现不佳,偏防御的医药生物板块在上半年表现优异,引得不少基金公司重仓医药股。而随着ST长生的连续跌停,基金机构对其估值也不断下调,目前对ST长生估值归零的基金并非个例,不少重仓ST长生的基金也因此损失惨重。而据万得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末多达79只公募基金重仓美年健康,其中汇添富旗下多达10只基金重仓。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除重仓的基金公司遭到重创外,相关股票股权质押爆仓也成为券商的一大风险。据了解,ST长生股权质押方为兴业证券,美年健康则将股权质押在海通证券,此前两家公司的股权质押都已到达平仓线。
  由此可见,在近期的“黑天鹅”事件中,个人投资者、基金公司及相关券商机构尽数“踩雷”,无一幸免。
  个人、机构投资者维权各有讲究
  随着长生生物连续18个交易日跌停,超过2万名投资者损失惨重。目前,已有相关律师表示,一旦证监会认定长生生物信披违法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将代理投资者起诉长生生物。同时,作为中小投资者保护的公益机构,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下称“投服中心”)也表示,不断接到长生生物中小投资者要求依法维权的诉求,投服中心正高度关注长生生物股价走势情况。
  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美云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对于上市公司的违法违规行为,投资者可依法提起诉讼进行维权。“长生生物违反《证券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对于重大事项,做出了虚假记载及误导性陈述等情况,在法律上可定义为‘虚假陈述’。”李美云同时指出,对上市公司由于“虚假陈述”造成投资者损失,投资者进行相关维权方面,目前发展已较为成熟,此前已有一些既定的案例。
  “在投资者运用法律维权的具体操作上,受害投资者可自行或委托律师依法提起对涉事上市公司的诉讼。个人投资者方面,需准备的关键信息材料为:本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券商开户信息、加盖证券公司印章的股票交易对账单原件。”李美云表示,由于长生生物的违法行为易造成比较大的社会影响,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投资者胜诉的概率较大。“不过在结果出来之前,变数仍然存在,这要看法院认定的索赔条件及计算方法等。”
  相对于个人投资者的“群情高亢”,机构投资者的反应普遍“冷冰冰”。对此,某资管公司高管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机构投资者作为资产管理者,应更主动地有所作为,为客户的利益“摇旗呐喊”,这也有利于机构自身的品牌建设与名誉保护。该高管指出,机构投资者其实应在对长生生物的维权方面,与个人投资者更好地“协作”。“目前,西方资本市场的管理逻辑是以投资者利益的保护为核心。机构投资者在ST长生的份额上,占比应比个人投资者更高,所以在维权方面话语权更大。”
  李美云指出,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诉讼方面与个人投资者差别不大,索赔的条件及计算方式也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只是在主体资料准备上存在一些差异。“相较于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由于专业性更高,其信息获取会更加全面,维权方式也更加多样。”
  “黑天鹅”风险难测
  随着A股退市制度逐渐趋严,今后股市“黑天鹅”事件会越来越多,那么各方该如何规避“黑天鹅”呢?
  对此,某私募基金投资分析师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对券商来说,股权质押风险一般出现在相关股票遭遇“黑天鹅”事件时,经过连续的跌停,价格跌到平仓线下。同时由于股票在跌停板上无法卖出,造成损失。“长生生物目前便面临这种情况,每天跌停,成交量也极小。在当前情况下,即便跌破平仓线,也无法平仓。”该私募基金分析师表示。
  华创证券分析师王君、徐驰在研报中指出,截至今年上半年,A股市场上有近3400 家公司参加了股权质押,目前股权质押的总参考市值达6 万亿元,占A 股总市值10%左右。同时,场内股权质押成为主要质押方式。2018 年上半年,场内质押新增规模是场外质押规模的9.6 倍。
  “下半年,A股市场质押风险总体可控。贸易摩擦及股权质押压力最大的上半年时点已过,市场波动率有望收敛;同时,质押方一般不会强制平仓,缓解了股权质押风险的短期冲击;而从跌破平仓价的安全空间看,距市场整体下跌至平均平仓价仍有20%左右空间。”王君、徐驰表示。
  对于基金公司而言,华泰资管量化投资部总经理吴明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基金公司等机构从二级市场买入长生生物股票,本身就面临着股票退市的风险。同时,虽然一些基金公司将ST长生的估值下调为零,但在相关股票退市清算、债务清偿时,股票持有人仍会取得一定的收益,并不表示其股票没有任何价值。“当前公募基金等机构较散户在维权时更为理智的原因,是散户希望取得一些清算之外的补偿。”
  上述私募基金投资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当前,对于一些突发的“黑天鹅”事件,金融机构并没有特别好的规避方法,股票市场本身便面临很多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