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理财
意外险不受“损失补偿”束缚
2017-09-08 06:33   记者   傅烨珉  
   走在街头,潇洒哥精神十足,因为从发型到POLO衫,从休闲裤到韩版运动鞋,今天“全套行头”都是新的,感觉甭提多好。这不,一位美眉从不远处走来,潇洒哥挺胸收腹,尽显“男性魅力”。两人渐行渐近,美眉淡淡扫来一眼,目光突然转向他身后,表情变得惊恐。潇洒哥察觉有异,却来不及作出反应,瞬间就“飞上半空。”那一刻他心想:“坏了!”
  医院里,潇洒哥悠悠醒转,从家属口中得知自己经历了一场车祸,交警部门认定,肇事司机对事故负全责。因右髌骨被撞成粉碎性骨折,他不得不接受手术治疗,度过了一段有白衣天使“陪伴”的时光。
  出院后,索赔之事板上钉钉。在法院“主持下”,潇洒哥与肇事方调解协商,鉴于医疗机构出具报告,潇洒哥达到十级伤残,最终,就医药费、康复费、误工费等,肇事方投保车险所在险企于交强险、三者险赔偿限额内,向他赔付各项损失总计10万元。
  事情就此了结?早呐。想到此前买过意外险,潇洒哥拨通代理人精明叔的电话,告知自己遇到车祸,询问理赔事宜,“叔,我看合同约定倘投保人发生意外伤害,你们承担70%的医药费,赔偿上限5万元。我这事儿是不是照此处理?”沉吟片刻,精明叔爽快地答应:“明天你把索赔材料准备好,我来取。”两人就此别过。潇洒哥觉得,理赔必定“顺溜”,只需“坐等收钱”。岂料,时隔两日,精明叔来电称,因其受伤系机动车事故所致,肇事方车险已作赔付,根据“损失补偿原则”,潇洒哥不应获双份赔偿,公司决定就意外险不承担责任。
  年年按期交纳保费,临了意外险骤生“意外”,潇洒哥一纸诉状将险企告上法庭。开庭日,坐在原告席的他惊讶地发现,庭审法官正是车祸当天那位路人美眉,只是姑娘今天身着法官服,神情庄重威严。
  庭上,控辨双方展开舌战。保险公司仍高举损失补偿原则“大旗”,提出若两次赔偿并行,实属相悖。潇洒哥这头也不示弱,律师“搬出”《保险法》第四十六条规定:“被保险人因第三者的行为而发生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等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给付保险金后,不享有向第三者追偿的权利,但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仍有权向第三者请求赔偿。”律师认为,这赋予了意外险被保险人或受益人获得双重赔偿的权利。
  历经两轮庭审,法官美眉于终审时指出,损失补偿原则是指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从保险人处所获赔偿,应正好填补其因事故所受损失。但这只适用财产险,对人身险并无效用,“财产险以投保人的财产作为保险标的,一旦因事故受损,险企按合同补偿,以不超过实际损失为限,这可用金钱计算。而人身险以生命或身体作为保险标的,金钱无法衡量,发生事故后,险企赔款并无补偿性质,不存在实际损失低于或高于保额的问题。”
  法官美眉继续说道,“意外险是指投保人交纳保费,保险人承诺被保险人在保险期内遭受意外伤害事故致伤或死亡时给付保险金,属人身险范畴。根据《保险法》第四十六条规定,虽然原告已获肇事方车险赔偿,但根据他与被告之间的意外险合同关系,仍有权向被告主张保险金。”就此,她当庭落槌,判令险企向潇洒哥支付意外险赔偿金5万元。
  走出庭审室,潇洒哥追上法官美眉,“我出车祸那天,你在场,记得不?”美眉微笑道:“当然记得,120急救电话就是我打的。其实那天你走路东张西望,并不专心,这次是命大。希望你吸取教训,生命只有一次!”说罢转身离去,只留潇洒哥呆立原地,“咀嚼”美眉所言之意。
  (文中人物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