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理财
买保险不必只找“代理人”
2017-08-18 06:34   记者   傅烨珉  
   嗨,想投保吗?我知道你们这些保险“小白”,个个都在跃跃欲试。也难怪,看看保监会近日发布的数据,今年1—6月,保险业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23140.15亿元,同比增长23%。不得不说,保险市场确实够火。要是手头没几份保单,恐怕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不过,我得问个事儿,你们打算找谁买保险?啥,代理人?那太OUT了,都啥年月了,咋还孤陋寡闻的。听说过保险经纪人吗?值得考虑噢。虽说通过代理人投保没啥不妥,但借助经纪人的力量,没准更有益于买对、买好保险。不信,让他俩比划比划。
  先看两者各自代表的利益方——众所周知,代理人是促成消费者向险企投保事宜的“中间人”,一如《保险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他们根据保险人的委托,向其收取佣金,并在保险人授权范围内代为办理保险业务。换句话说,代理人帮险企卖保险,代表险企的利益。
  反观保险经纪人,虽亦属“中间人”范畴,但一如《保险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其接受投保人的委托,通过为之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提供中介服务,依法收取佣金。换句话说,经纪人帮投保人买保险,代表投保人的利益。
  瞧,前者“得令”于险企,后者“领命”于消费者,“东家”不同,利益“立场”差异立显。
  再看两者各自提供的服务——众所周知,代理人主要针对个人推销保险产品,但一大局限在于《保险法》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个人保险代理人在代为办理人寿保险业务时,不得同时接受两个以上保险人的委托。”由此,若代理人同时推介不同险企的产品,并不被法律允可。
  反观保险经纪人,根据保监会发布的《保险经纪人监管规定(征求意见稿)》,他们既可为投保人拟订投保方案、选择保险公司、办理投保手续,也可协助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向险企索赔。
  瞧,前者服务内容“单一”,后者服务内容“宽泛”,涵盖面不同,“实惠”程度差异立显。
  最后看两者各自承担的法律责任——众所周知,代理人既受保险人授权展业,倘产生法律问题,就由险企担责,一如《保险法》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保险代理人根据保险人的授权代为办理保险业务的行为,由保险人承担责任。”
  反观保险经纪人,既直接受托于投保人,就须自行“兜底”服务中的“差池”,一如《保险法》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若因其过错造成投保人或被保险人损失,由保险经纪人承担赔偿责任。
  瞧,前者有险企“托底”,可能导致部分代理人怠于言行,发生自卖自夸乃至误导销售行为;后者却因责任在己,“逼得”严谨专业,就投保方向、险种、保额等,为客户统筹安排,生怕有错。总之,鉴于“试错”后果不同,“法责”意识差异立显。
  当然,尽管综合三场“比试”,可见保险经纪人靠谱且贴心,但须声明,我可不是他们的托。别说代理人队伍龙蛇混杂,保险经纪人亦有“良莠”之分。这不,武汉市民李先生经人介绍,去年底通过保险经纪人易某购买价格“优惠”的车险,交费及投保手续均由对方代办,他连保单都没要。结果,今年2月,李先生发生交通事故,索赔时才被险企告知车险已被人退保。经查,幕后黑手正是易某。原来,他已离开保险经纪人行业,却利用自己熟知投保流程和漏洞实施诈骗。不用说,此君当即被警方请进了班房。
  这则反面案例提醒我们,一如找代理人投保,向保险经纪人寻求服务时,“招子”同样要放亮,该查看的有效执业证书还得查看,该了解的从业人员及机构背景还得了解,悠着些,稳着点,总归有益无害。
  好在就保险经纪人行业,不论对机构还是对从业者,保监部门已看得越来越紧,根据《保险经纪人监管规定(征求意见稿)》,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5年;被金融监管机构决定在一定期限内禁止进入行业,禁入期限未届满;最近3年内因严重失信行为在法院、银行等单位有不良记录者,均不得受聘保险经纪从业人员。同时,从业者必须进行执业登记,发放执业证书,违者必罚。瞧,8月11日,沪上某保险经纪公司因未在保险中介监管信息系统内,给旗下两位经纪人续办执业登记,受到上海保监局行政处罚。当然,监管力度强化,有益行业净化,对广大投保人来说自然是好事。
  不管怎样,较之代理人,以客户需求为“唯一”导向的保险经纪人,一定程度上更担得起“投保人的代言人”之称。因为,虽然从表面看,选一款产品,掏钱交费签合同,投保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但别忘了,我们买保险目的是防患未然,未雨绸缪,所以必须确保个人合法权益得到最大化维护。站在这个角度,现在买保险,真的不只找代理人这一条路。一位专业且敬业的保险经纪人,你,值得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