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理财
一起“奇葩”拒赔案的思考
2017-08-11 06:54   记者   傅烨珉  
   遇到如此“奇葩”的保险公司,冷先生的“心理阴影面积”很大。鉴于无法“正常沟通”,他只能作出最坏的决定——同险企法庭上见!而这一切,仅仅源于一起小小的交通事故。
  话说冷先生驾车外出,途中遭余某所驾车辆碰撞。交警部门认定,余某对事故负全责。爱车定损2000元后,冷先生先自掏腰包修理,再找余某“报销”,岂料对方玩起失踪。无奈,他只好向肇事者投保车险的险企主张赔付,却被告知找错了对象,因为公司已将2000元赔款汇入余某的银行账户,受损方应当管他要钱。面对如此另类的拒赔理由,冷先生几乎晕菜。
  我们说,驾车出行,难免磕磕碰碰,好在保险公司“发明”了车险,助车主解除后顾之忧。哪怕是双边交通事故(无人员伤亡,但涉及第三者财物损失且责任明确),只需无责方先行垫付修车费用,凭维修发票从全责方获得赔偿,后者即可向自己投保的险企申请理赔,端的是“爽快便捷”。
  可是,这么简单的流程,为何到冷先生那里变了味?原因很明显——余某车险所在的保险公司“脑袋秀逗”,进行了有悖常理的赔付操作。不是吗?明明冷先生是受损方,余某是肇事方,后者更为了逃避责任而“人间蒸发”,此种情况下,与之“关联”的险企却以已向被保险人余某理赔为由,拒绝赔付,这让冷先生情何以堪?难不成作为无责一方,他就得自行承担车辆维修损失?未免荒唐。
  好在,接下来的“剧情”发展还算靠谱。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后,冷先生请求司法机关主持公道。经调查审理,法院判令余某车险所在的保险公司,于交强险财产损失项下向冷先生赔付2000元,而后,险企可向余某主张追索先前支付的理赔款。
  虽然随着法官落槌,这起纠纷总算划上了完满的句号,但原本再普通不过的理赔个案,竟然引发牵扯多方的“骚动”,此间暴露出的问题不容忽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险种)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直接向第三者赔偿。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由此可见,从一开始,冷先生向险企的索赔要求就合情合理。
  最关键的是,该法规还明确,“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以此对照险企的做法,在余某并未提供冷先生的修车发票及维修清单,也无证据证明其已赔付冷先生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就将理赔款汇入余某账户,难不成奖励他“干得不错”?身为经验丰富的专业机构,却有如此明显的违规之举,业务水准之低,让人叹为观止。
  从此事延伸开去,平日里,保生命有人寿险、保安危有意外险、保财物有家财险、保车辆有交强险……诸多“五颜六色”的“保险伞”,呵护着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此间,虽难免有消费者同险企闹闹别扭,但有时险企真该扪心自问,换位思考,种种不合理拒赔会否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错赔也好,惜赔也罢,如此“收益”对比品牌形象,两者究竟孰轻孰重?
  说了这么多,有人问,你怎么尽揪保险公司的“小辫”,却不拷问一下溜之大吉的余某?问得好!其实说穿了,并非不小心将他“遗漏”,而是压根不屑。试想,只为区区2000元赔款就逃之夭夭,留下个烂摊子让险企去收拾,如此“缩头乌龟”,哪还值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