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理财
索赔时效很“要紧”
2017-08-04 05:22   记者   傅烨珉  
   法官落槌的那一刻,老杨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话说这年头,受益于保险“分担风险、补偿损失”之“功效”者甚多,但为了保单与险企对怼,甚至上法庭“干仗”者同样不少,老杨即属其中一员。而他之所以同保险公司“开撕”,是被后者一句“索赔时效已过”给气的。
  祸起2014年11月19日,老杨驾车外出,不慎将骑行电动车的郭某撞倒,致其人、车俱“损”。交警部门认定老杨负全责,郭某则被送医,因伤势较重,治疗调养颇费周折,2016年8月才完全康复,继而与老杨就交通事故法律赔偿问题开始协商。但事情并不顺利,因对赔偿项目及金额存有分歧,双方展开“拉锯”,直至今年1月才确定包含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车辆维修费等在内,老杨向郭某一次性赔付人民币9万余元。
  搞定这位“冤家”,老杨即向自身车险所在的保险公司提出理赔申请,未料等来一纸拒赔通知,理由是“已超过为期二年请求赔偿的期限,歉难给付保险金。”
  情况果真如此?让我们看看法律条文怎么写。翻阅《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可以发现第二十六条规定:“人寿保险以外的其他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
  看来,险企将老杨拒之门外有理有据,毕竟白纸黑字的法规摆在那儿——索赔时效“二年为限,过期作废”。换句话说,倘自2014年11月19日事发,至2016年11月19日,老杨在这段法律认定的时间内申请理赔,就不至于“自酿苦果”。
  等等,事已至此,却为何文首提及法官“一锤定音”,老杨烦恼尽消?很简单,他咽不下这口气呗,于是怀揣拒赔书,将险企告上法庭。果不其然,前不久,此事被司法机关“拨乱反正”。那么,法院支持老杨的依据在哪里?难道不会和《保险法》相悖?
  当然不会。因为,尽管《保险法》将寿险以外险种的诉讼时效明确为二年,但这是一般保险事故的基本执行准则,具体到个案,起算点仍须视情况而定。拿老杨来说,其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中的“保险事故”,应为他基于交通事故法律赔偿责任确定后的险企拒赔之日,而不是交通事故发生之日,即虽然老杨2014年11月19日撞伤郭某,但赔偿责任确定于2017年1月,彼时他向险企索赔遭拒,“保险事故”方始发生,乃二年请求保险赔偿期限的“起算点”。故法院判令险企理赔,合法合规。
  既然由老杨身上的“悲喜剧”,说到非寿险的索赔时效,那就顺带讲讲寿险在这方面的规定,它同样源自《保险法》第二十六条:“人寿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五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
  记住,五年!购买寿险后,若被保险人出险,务必按合同规定备齐材料,向险企提出理赔申请。万一在索赔时效上遇到“刁难”,请参见老杨的经历,该是自己的权益,决勿放弃。
  最后聊点题外话,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保险投诉激增329%,其中涉及财产险纠纷9882件,主要包括理赔金额、理赔时效、责任认定等问题。涉及人身险纠纷2354件,主要包括对拒赔理由不认可、理赔金额争议、理赔时效慢、责任认定不合理等问题。
  显然,相对于突飞猛进的发展增速,这样一份“劣绩单”,实在有损保险业“颜面”。投保时一切OK,热情相迎,笑脸相送;理赔时一切不顺,能拖则拖,最好免责。在不少人眼里,保险几已成为“两面派”。就拿老杨的遭遇来说,很难相信身为专业机构,险企真会参不透《保险法》的精神。所以,为避免权益受损,厘清索赔时效之类的保险“要素”,对消费者而言很“要紧”。为避免形象受损,诚心实意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对广大险企而言,同样很“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