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理财
自行“诀别”理赔难
2017-07-21 06:47   傅烨珉 

  “哇,6点了,下班下班!你走吗,兄弟?”听闻同事招呼,我抬起头,瞅瞅窗外仍显亮堂的夏日暮色,摆摆手说,“你先撤,俺再待刻把钟。”接着,继续“沉浸”于眼前这份刚结案不久的理赔卷宗。
  作为一名保险核赔员,近几年,大大小小的案件经手甚多,使我得以目睹世间百态,其中既有送来锦旗,感谢公司及时理赔的客户,也有上门“纠缠”,指责我们“无故”拒赔的投保人。当然,每件个案终会依据事实真相“尘埃落定”,我早已“习”得平心应对。可是,今天这则卷宗,却令我如同初次踏上工作岗位的“菜鸟”,为了当事人的核赔结果深深叹息。
  5月6日,30岁的戴某在我公司购买意外险。合同约定,被保险人若因意外伤害致残或身故,将获赔50万元保险金(后一种情况由受益人领取)。岂料,次日他于家中自缢,留下遗书称,不堪抑郁症折磨,选择提早“告别”。警方现场勘察,排除他杀可能。事后,其年近七十的父母方知爱子生前投保,并将他们指定为受益人。悲痛之余,两位老人向我公司申请理赔,最终却等来一份拒赔通知书。
  是不是很冷血?或许在旁观者看来,我们就是一群没有人情味的家伙。但摸着良心说,眼见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岂会无动于衷?怎奈现实残酷,保险法规及意外险合同条款,都“制约”了核赔员不得不代表险企,狠心将这对晚年丧子的老人拒之门外。
  一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以被保险人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自合同成立或者合同效力恢复之日起二年内,被保险人自杀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但被保险人自杀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除外。”可见,除非保单生效已满两年,否则任何民事行为能力正常者自行“了断”,受益人都无法获得保险的“慰藉”。
  二则,就意外险而言,赔付条件是被保险人在保险有效期内,遭受非本意的、外来的、突发的意外事故,使身体蒙受伤害致残或死亡。显然,自杀不符合这些要素。如我公司在意外险合同中约定,“被保险人自致伤害或自杀,造成身故、伤残或医疗费用支出,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被保险人自杀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除外)”。由此,哪怕将《保险法》抛诸一旁,戴某的情况仍属意外险免责范畴。看来此君投保时,从未细细研读条款,只以为子虽不孝,但身后能给二老留些保险金,权作“抚慰”。如此“一厢情愿”,实令我等慨叹。
  其实我思索过,若戴某并非投保意外险,而是购买寿险,此事结局会否不同。因在我印象里,曾有终身寿险客户自杀后,其家人获得赔付。但寻获旧卷宗才忆起,寿险亦有保单生效两年内自杀免责的条款,那位客户诀别时,恰已过此期限,因此公司按疾病责任进行赔付。据此,哪怕戴某投保寿险,就其难以抵御心魔的状态而言,也未必扛得过两年。
  所以,再怎么设身处地为两位老人着想,于人情冷暖与法规条款之间举棋不定,终究无法找出一个不用拒赔的理由,这正是此份结案卷宗令我内心翻腾的一大“郁结”。
  说起来,形势很不容乐观,据相关统计,中国每年自杀者约25万,自杀未遂者约200万,乃15至34岁青壮年群体首位死因。世界卫生组织则称,全球约3.5亿人患有抑郁症,已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第四大疾病。瞧,不仅如戴某般深陷苦海的寻常病患,张国荣、李恩珠、乔任梁、贾宏声、陈琳、罗宾·威廉姆斯等海内外明星,亦不敌抑郁症侵袭,黯然辞世。然而,目前尚未有针对性险种问世,徒留逝者家人无限哀伤。看来,在呼吁保险业尽早将之排上议事日程之外,对个人而言,保持身心健康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合上卷宗,我抬腕看表,发现时针已过8点,该打道回府了。刚出大楼,肚子就唱起“空城计”,好吧,干脆去街对面新开的港式茶餐厅“捧个场”。边朝美食所在的方向行进,边打开手机内的音乐播放器,耳中传来香港乐队Beyond的金曲“活着便精彩”,但听他们歌声激昂,“人终须相信自己,人终须依靠自己……我活着便精彩!”是啊,人生纵有跌宕起伏,万般不顺,还得坚强振作,走出阴霾,既是为自己,也是为了你爱的和爱你的家人!(注:文中“我”的保险核赔员身份系虚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