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社会养老金“零支柱”亟待建立

发布时间:2019-12-30 21:47

作者:记者李茜

  12月30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长江养老保险联合主办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九届社会保障论坛”,并在论坛上发布《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专家表示,当前国内养老金制度的“痛点”很多,为提高养老保障,除了一、二、三支柱之外,还可建独立的社会养老金作为“零支柱”,适当提高参保人员待遇水平,并与工资水平、农民收入、通货膨胀程度挂钩,经常调整。建立“零支柱”助力扩大养老覆盖面
  “我国养老金发放主要依赖第一支柱,约占78%。不仅二、三支柱占比较低,‘零支柱’的保障也有所欠缺。”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苏罡在论坛上表示。
  对此,《报告》提出,当前城乡居保制度面临缴费激励不足与待遇水平低等问题,为此,政府应建立独立的社会养老金作为“零支柱”,适当提高待遇水平,并引入待遇调整机制。
  “所谓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是相对缴费的养老金制度而言。”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房连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非缴费型养老金,即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中的基础养老金部分,一般由财政掏钱,不用老百姓缴费,相当于一种福利。国家规定基础养老金每个月最低标准为88元,部分地方财政充裕,可能高一些。”在老龄化日益加剧的背景下,为什么要提议关注非缴费型养老金呢?
  “非缴费型养老金的功能强大。首先,可最大限度扩大养老覆盖面。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覆盖5亿多人口,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囊括4亿多人口,前者明显范围要广。针对社保,政府目前强调‘全覆盖’,而能充分发挥这一功能的还是城乡居保以及旗下的非缴费型养老金。其次,可更大程度地减贫。通过发放非缴费型养老金,能大大降低农村地区老年人的贫困程度。”房连泉进一步指出,“非缴费型养老金保障的是‘底线’。与当前全国平均工资、贫困线水平等相比,政府支付非缴费型养老金的标准还很低。同时,城市退休职工和农村居民的养老金差距很大。因此,建议政府可提高非缴费型养老金的水平,同时应建立明确的待遇调整机制,与工资水平、农民收入、通货膨胀程度挂钩,经常调整。”
  个人参保积极性亟待提升
  20世纪90年代以来,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快速发展。德国、丹麦、新西兰、澳大利亚、瑞典等国相继都建立了社会养老金制度;加拿大的OAS(老年保障基金社会养老金)和美国的SSI(附加保障收入)也均带有类似性质。
  而在中国,只有新型农村居民养老保险制度(以下简称“新农保”)具备了一定的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特征:基础养老金部分完全来自财政转移支付,与缴费无关,且地方财政的转移支付与缴费关联性并不强烈。
  统计显示,中国养老金的制度性储备约10万亿元左右,相当于GDP的11%。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养老金规模已高达60万亿美元,占GDP超过80%,其中,美国相当于GDP的140%-150%左右。
  “目前国内养老金制度对个人缴费的激励非常有限,使得企业承担了较大压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朱俊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国内城镇职工保险的缴费率较高,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企业面临不小的挑战和压力。更重要的是,随着平台经济飞速发展,大量个体就业模式兴起,这部分人群的职工养老保险该怎么办,目前尚没有很好的应对方式。”
  “基础养老保险金的运行模式,就是‘零支柱’,属于最低水平的保障,主要应对老年的贫困风险。如果能建立‘零支柱’,会形成一个新的养老制度架构,把保险跟福利的界限搞清楚。”朱俊生强调,“一部分设定为非缴费型的养老金,即国民基础养老金,今后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的转移支付可以有效整合,强化财政对养老的责任。另一部分则是缴费型的养老金,其中又分为两块,工资性就业和非工资性就业。工资性就业就是有明确的雇主和雇员,而非工资性就业则是现在网络平台上大量的个体就业、自雇者,可通过个人缴费进入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这样做可大大增强个人参保的积极性。”
  城乡居保投资机制需完善
  除了提高非缴费型养老金的金额外,城乡居保的投资水平也亟待改进。
  “目前城乡居保分两块,既有基础社会养老金,又有居民个人账户每年存的养老金。这两部分养老金的结余资金都可通过地方社保部门,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来投资。”房连泉表示,当前,城乡居保中可投资的金额不多,只有部分地区在试点,大部分城市仍选择存银行,获得的收益有限。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论坛上表示,目前城乡居保累计的账户养老基金约7200亿元,一直存在银行里。“存银行或面临三种风险。一是贬值风险,因为拿到的只有活期利息。二是透支风险,一旦这部分资金用于支付基础养老金,财政的转移支付总量、规模就要缩小。三是如果用于支付基础养老金,账户就等于空了,或趋向于NDC(名义账户)。”
  据悉,去年开始,人社部决定将7200亿元的账户资金完全用于投资,三年完成。“政府应完善城乡居保的投资机制,加快投资过程,加大这部分资金的投资力度。同时,放开一些投资限制,如逐步放开养老金投资权益类资产、股市、债券等领域的约束,权衡安全性与收益性,尽可能提高投资获利。”房连泉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