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深圳暴雨触发巨灾险赔付 保险纳入城市管理机制或成趋势

发布时间:2019-04-15 22:23

作者:记者李茜

  近日,深圳出现冰雹、大风、雷暴和强降雨等强对流天气,极端短时强降水导致深圳全市多个区域突发洪水,部分区域受灾,福田区和罗湖区河道多名施工人员被冲走。据悉,此次突发暴雨已触发深圳巨灾保险赔付阈值,按照保险条款,因暴雨等巨灾情况导致人员死亡事件,每人赔付限额为25万元。业内人士表示,利用现代保险机制转移风险,有助于加强城市管理能力,如何充分运用这一理念完善社会保障机制,仍有待各地政府的创新与探索。
  国内巨灾保险试点“多样化”
  据了解,此次深圳突降暴雨已造成11人死亡。深圳银保监局表示,深圳市巨灾保险将予以赔付。深圳银保监局已经要求深圳巨灾救助保险承保公司和经纪公司以人保财险为牵头单位,联合组成理赔服务小组,及时参与事故救援和理赔服务。
  此次事件中,巨灾保险成为各方普遍关注的焦点之一。据介绍,2013年11月12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要建立巨灾保险制度。2014年8月13日,《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提出了确立“建立巨灾保险制度”的指导意见。2014年7月,深圳第一个开始巨灾保险试点,此后宁波、云南、四川、广东、黑龙江等地相继开展巨灾保险试点。
  “巨灾保险在多地试点的产品形态各有不同,主要分三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一是深圳、宁波模式,两地实施的是多灾种巨灾保险试点。以深圳为例,试点的保障范围包括地震、台风、海啸、暴雨、泥石流、滑坡等15种灾害及其次生灾害造成的人身伤害、房屋损失补偿等,救助对象不分户籍、国界、停留时间,同时将抢险救灾和见义勇为所造成的人员伤亡也涵盖其中。保费由政府出资,向商业保险公司购买巨灾保险服务,而保险公司则通过共保体的方式承保。”
  “二是云南、四川开展的地震巨灾保险试点。2016年,我国印发《建立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制度实施方案》,国内多家保险公司组成共保体,承保地震风险。上述试点地区的地震保险保费也是由当地政府负担,提供住房损失、人身死亡等保障。”朱俊生进一步解释称,“三是广东、黑龙江地区试点的巨灾指数保险。在这两个地区,由瑞士再保险与当地保险公司合作进行承保。当地政府作为投保人支付保费,赔付款项也交由地方政府,进行救灾和灾情处置。”
  “试点地区之所以选择不同的灾害因子承保,是因为各地气候条件不同,每个地区都会选择当地影响最大的巨灾率先纳入保障范围。”朱俊生介绍称,“巨灾保险与自然气候息息相关,理赔大多会设立阈值,如连续降雨量达到多少、出现多少级台风、地震多大强度等,一旦触发阈值,保险公司就需向政府支付保险金。”
  短期全国铺开有难度
  一直以来,国内发生自然灾害后基本完全依赖政府救助,但由于自然灾害是突发事件,当地政府在筹措救灾和灾后补偿款项时面临不少困难。对此,业内专家建议,各地政府应该充分利用现代保险制度转移大灾风险,将事后赔偿转化为事前预算,妥善做好风险防范预案。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保险研究所所长粟芳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理论上,巨灾保险属于财产保险范畴。政府对巨大灾害中遇难的居民个人和财产损失进行赔付,则属于公众责任险范畴。“政府是城市的管理者,如果居民个人因政府管理不到位,如暴雨中排水系统不畅导致积水,居民困于车中不慎死亡;或窨井盖丢失,令居民掉入下水道失踪;抑或是大型集会发生踩踏等情况,严格意义上都与政府的管理责任相关。”
  粟芳表示,从目前看,国内巨灾保险制度尚在研究,更没有“自上而下”的试点要求,基本上都是一些有风险意识的地方政府自发的风险管理行为。“各地政府应该学习深圳、宁波等城市,主动将保险纳入城市管理机制,充分利用现代保险的方式转移风险。”
  “巨灾保险有两个特点,一是风险发生概率较低,导致居民投保理念滞后。目前试点地区基本上都是当地财政购买,这就决定了巨灾保险在全国推广受制于各地财政水平的差异。二是巨灾属于系统性风险,一旦发生损失巨大,加上国内公众投保意识匮乏,使得保险公司一旦承保,风险不容易分散,间接导致保险公司承保热情不足。”朱俊生表示,鉴于上述需求特点及供给约束,各地巨灾保险试点差异较大,短时间内无法在全国铺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