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虚拟货币”监管风暴升级 比特币中国9月底停止交易
2017-09-15 06:03   记者周轩千李思  
   昨日晚间,比特币中国发布公告称,“根据9月4日下发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文件精神,秉承着防范投资风险,最大限度保障用户利益的原则,比特币中国团队经慎重讨论,现做出如下决定:比特币中国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今日起停止新用户注册;2017年9月30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将停止所有交易业务。比特币中国的矿池(国池)等业务将不受此影响,继续正常运营。”
  公告发布后,数字货币全线暴跌。
  比特币缺乏价值基础
  9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风险的提示》(以下简称《提示》)。截至目前,京沪已经有3家行业协会向投资者发布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相关方面的风险提示。业内专家指出,监管的本意是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保护投资者利益。
  《提示》指出,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缺乏明确的价值基础,投资者参与投机炒作,面临价格大幅波动风险、安全性风险等;且平台技术风险也较高,国际上已发生多起交易平台遭黑客入侵盗窃事件,投资者须自行承担投资风险。同时,各类所谓“币”的交易平台在我国并无合法设立的依据。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周昆平向记者指出,比特币实际上类似于商品,不能叫“币”,因其没有任何信用基础,没有任何背书。而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以后,各国人民使用的货币都是信用币,如人民币、美元,都以国家信用为背书。
  “作为一种‘币’,其供应量应该与经济金融发展有一定的匹配度,是不应该有总量上限,但比特币却有上限。”周昆平进一步指出,“如果是商品,就要流通、交易。但比特币交易规模非常小,只占总值的10%左右。从供给稀缺、交易规模小等方面来讲,比特币也不具备商品的属性。”
  “与主权货币不同,‘虚拟货币’的‘信用’基础是数学算法,其价格取决于算法的可靠性及市场信心等因素,技术上还存在很多缺陷和漏洞,如曾多次发生黑客攻击致使投资者比特币丢失的情况,价值根基非常脆弱。大量中小投资者参与其中,风险巨大。”某业内专家指出,“实际上,比特币点对点交易(即场外交易)确认需要1个小时,且持有人分散,其场外市场交易并不活跃,全球比特币90%以上的账户年交易次数少于10次。国内98%的比特币交易是通过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兼具信息中介和交易中介职能,大部分比特币交易平台承担了中央交易对手方职能,为炒买炒卖活动提供信息和交易便利,是造成比特币市场风险的重要原因。”
  上述业内专家同时指出,以比特币及各类“虚拟货币”为支持的非法金融活动形式多样,并呈蔓延之势,如近期出现的虚拟货币发行(ICO)活动,用发行虚拟货币的方式进行融资。这些活动借用“虚拟货币”创新概念,实现对各类非法金融活动的包装,利用比特币及各类“虚拟货币”难以追踪的特性,使得对非法金融活动的识别、界定和打击变得更为困难。此外,比特币正日益成为各类违法犯罪活动的“帮凶”,潜藏社会风险。“比特币发明的初衷之一就是躲避监管,具有匿名性、跨境流动便利等特征,已成为‘地下经济’的首选工具。”上述专家指出。
  周昆平表示,比特币采用分布式算法,因此交易非常隐蔽,规避了监管,却也成为不法分子进行洗钱等犯罪行为的温床,总体来看,比特币有三大风险,即较高的投机风险、较高的洗钱风险、被违法犯罪分子或组织利用的风险。
  监管应着眼投资者保护
  据记者了解,国内能用人民币等法定货币交易比特币的平台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交易所,另一类是OTC场外交易平台。目前,已有部分交易平台关停,多家平台暂停充值交易。
  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比特币交易平台整顿预期升温,部分交易平台或将转战海外,不少投资者开始选择进行OTC场外交易。“OTC交易需求开始旺盛,投资者依然偏好币币交易,通过微信、QQ寻找熟悉客户,然后开展点对点交易。”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培训中心研究员邵伟表示,“而I-CO外移更能锻炼项目的成熟度,让国际投资者来调教ICO项目。”
  针对近期ICO监管逐步升级,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指出,当下叫停ICO十分必要和及时。ICO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但是这并不妨碍相关的金融科技公司、行业机构、技术公司去继续研究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本身是好技术,并不是只有通过ICO才能进行区块链技术研究。
  孙国峰进一步指出,要把区块链技术和ICO区分开来,区块链技术可以运用于很多领域、场景,不应当将区块链和ICO划等号,需要进一步拓宽研究和发展区块链技术的视野。但金融科技还是具有很强的风险特征,必须要加强监管。美国一些金融科技监管经验很值得中国借鉴,特别是其穿透式监管、功能监管方面。而“监管沙盒”总体并不适合在中国大范围普遍开展。
  “其实,‘沙盒监管’更能体现穿透式监管,彼此不矛盾。只是我国金融体量大,对‘沙盒监管’的要求和能力更高。”邵伟表示,要激活金融市场转型发展,让金融科技公司与银行同台竞技,仅用穿透式监管只能保护传统固守模式,而“监管沙盒”与穿透式结合更能适应现代金融市场的发展特质。
  邵伟表示,如今,证监会开始关注投资者培育问题,协调供需市场的认知,是监管层需要关注的问题,“有形的交易所监管并不能限制市场发展,而培育市场,让投资者利益得到保护是监管的出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