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金融与装备制造业协同发展路径探究

发布时间:2019-12-23 21:45

作者:邵伟

  装备制造业是制造业与金融等服务业融合发展的重点领域,也是探索金融与制造业融合发展路径的先行行业。目前,我国装备制造业与金融等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正快速推进,企业层面的探索与实践也取得了积极进展,融合发展效应逐步显现。不过,也需要看到,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装备制造业和金融等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整体水平不高,协同融合程度较浅、发展不均衡等问题较为明显。
  五大问题待解从现有实践看,在推动装备制造业与金融等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的过程中,五大问题值得关注。
  核心技术短板突出,金融服务缺位 装备制造业是国际竞争最激烈的领域之一,也是我国与发达国家技术差距较为突出的领域之一。我国装备制造业门类齐备、产品齐全、规模庞大,但技术短板和金融服务的缺位,长期制约着产业发展。目前来看,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我国在集成电路及专用设备、操作系统与工业软件、飞机和航空发动机、高性能医疗器械等领域存在较为明显的差异;而在新兴的人工智能领域,我国企业在中高端传感器等核心技术上亦亟待取得关键性突破,这些均是金融部门需要精心“耕耘”的领域。
  综合集成能力偏低,金融服务意识单一 装备制造业具有典型的终端行业属性,是机械、电子、零部件、原材料、基础工艺等发展水平的集中展现,亦是串联、整合、重塑制造业各行业的集成载体,更是金融菜单式服务的有效切入点,是发挥联动协同、融合重整、赋能增值的集成发展效应的重要支柱。但是,长期以来,我国装备制造业全链条协同发展体系不畅,机械与金融和电子、整机与金融和部件、装备与金融和原料之间存在各自发展、相互脱节的情况,高端装备系统集成与分包能力也在低水平徘徊,金融重复服务的效率偏低。
  高端软件发展较为滞后,金融出现服务“真空” 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既要有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也要有坚实的软件服务支撑,更要有金融的细化服务。工业软件是装备产品运行优化、全过程集成、数据生成加工的核心工具,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产品质量、生产方式和企业信息能力,是金融服务赖以生存的重要基础。但是,我国工业软件发展相对滞后,长期依靠从国外引进,成为装备制造业发展的软肋,亦导致造成金融机构对相关领域敬而远之,服务无法跟进。
  增值服务开发不足,金融服务能力有待提升 外延增值服务是装备企业提高获利能力的重要支撑,对装备产品竞争力有着重要影响,是金融衍生性产品的重要标的。在全球分工体系中,我国装备制造业长期锁定在加工组装环节,国内装备企业整体缺乏服务意识,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金融等服务行业的有效介入,亦导致金融机构对增值服务环节的重视和投入不足,影响了“制造-金融”等服务链的拓展。
  制造业和金融等服务产品的供需对接不畅,造成金融服务深度不足我国装备制造业长期处于卖方市场,很多装备制造企业重生产、轻需求,产需协作不紧密,下游用户、分销商等在产品创新中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同时,由于装备企业信息化程度普遍不高,客户和产品数据积累有限,分析运用较为粗放,对装备企业上下游联合研发、产品个性化定制、供需有序衔接等形成制约。这种供给需求大面积长时期错配的情况,致使低端产品供给过剩,企业陷入同质竞争、价格比拼、微利运营,难以转向创新驱动、需求引领的发展路径,进而导致高端产品供给不足。
  对此,金融服务应聚焦市场需求对装备制造领域创新不可替代的拉动作用,从平台建设角度为制造业上下游企业提供整体设计,形成全产业链金融服务。
  发展路径探究
  笔者认为,装备制造业链条长、涉及部门领域多、技术复杂度高、应用场景多样,在融合发展上具有功能附加性、全链协同性、服务专业性等特点,金融等服务业应加大中间服务的投入,让制造业拓链衍生、赋能增效,形成制造业深化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
  从融合发展的角度看,装备制造业既要提供硬件产品,也要在原有的产品基础上叠加相关的金融服务,加速零部件加工和系统集成,在高度标准化、规模化产品上,提供非常规、个性化产品开发的融资需求,推进装备制造业与金融等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为此,金融服务业应立足制造业的产业特性、顺应发展趋势、聚焦瓶颈问题,为推进核心技术“破瓶颈”、工业软件“补短板”、系统集成“强能力”、柔性生产“转方式”、增值服务“拓空间”,为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提供精准的金融服务。
  为制造业搭建多渠道的技术研发和创新服务平台,满足其核心技术攻坚所需的融资需求 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是突破核心技术的瓶颈制约,金融要结合装备制造优势企业和领军企业的特征,为对接国内外高等院校、跨国公司、研发机构和行业协会,提供技术创新中心、产业创新中心等创新平台和研发创新联盟等服务,为建立优势互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产学研用合作等提供产融对接机制,推动各类创新主体协同合作,为关键装备和高端新型装备的创新提供金融需求。在整合业内外资源搭建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平台上,金融机构应加大关键装备基础理论与共性技术研究所需的资金需求;在围绕基础性、战略性、全局性领域开展创新攻关,以及重点突破一批当前急需、制约长远发展的重大装备技术和关键部件等方面,金融服务应侧重加强技术研发与应用转化过程中的资金衔接,并协同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评估、交易、仲裁、咨询、担保等服务型科技中介机构的发展;在提供研发创新、转移转化、知识产权、资源共享、检验检测、工业云信息等服务方面,为促进创新成果知识产权化、产品化、产业化加大金融的服务深度。
  推动工业软件创新突破,在“软”“硬”发展方面形成协同发展机制 在创新体制机制方面,金融部门应着眼制造业的长期持续投入,助力装备、自动化、软件、信息技术等不同领域企业,在协同平台上发挥紧密合作、协同创新,开展工业软件的攻关等作用。针对装备智能化和高端化发展需要,金融部门应助力制造基础软件、研发设计软件、制造执行软件、车间设备控制软件、数据管理软件、供应链管理软件等高端工业软件的融资需求,促进制造业平台软件、应用系统、开源社区等新兴业态的健康发展,为软件企业与制造企业协同合作,以及装备制造企业的生产制造、数据信息、经验积累等优势推进工业软件研发提供融资需求。借助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的实施,形成新的金融与国产工业软件协同发展的先行示范区,助力国产工业软件的改进升级。在推进信息技术的集成应用方面,金融机构应聚焦重点工业设备、企业业务系统的上云工程,助力工业App的融资需求。
  重点关注制造业系统集成和总包的服务需求,为产业链竞争提供高质量服务 提高系统集成能力是增强装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的有效途径,金融服务应顺应装备产业转型发展和增强核心竞争力的需要,为提高装备系统设计、集成、测试和总装能力,开展“项目工程设计+工程施工+设备选型+设备制造+安装维护+使用服务”一体化集成的金融服务。在推动装备制造企业、软件供应商、工程公司等拓展系统集成服务方面,金融机构应主动参与和引导装备制造企业发展成套装备“交钥匙”工程以及总集成、总承包等外沿性服务,支持工程总承包公司、软件开发商与装备制造企业的合作,为提高系统设计开发能力、供应链整合能力和产品标准化水平,加快向“系统集成供应商”和“成套设备服务供应商”转型提供融资服务。
  提高装备柔性个性化生产能力,提升金融协同服务水平 装备制造业具有显著的订单式生产特点,金融部门应根据装备产品的下游领域特点、应用场景差异大特点,协助装备制造企业开展模块化设计、柔性化生产和个性化定制,为制造业供需两侧和产销两端的高效衔接提供金融服务。产融协同应鼓励装备制造企业和集成供应商优化产品设计,增加优质新型产品有效供给,满足不同群体不断升级的多样化消费需求。在引导企业建立基于网络的开放式个性化定制平台方面,金融协同机制应更加强调用户的需求管理。为精准感知、快速获取用户实际需求,以及根据用户订单进行自动排产、生产物料供应、产能优化利用等方面,金融协同应聚焦提高装备行业网络协同制造水平,推动装备制造龙头企业搭建网络化协同制造公共服务平台,加快研发设计、生产制造、销售服务等全流程的信息共享和业务等协同,为提高装备制造业的产能利用效率、生产制造弹性和客户响应速度等提供融资需求服务。
  推动专业化增值服务创新发展,激活金融服务的增长空间 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对生产性服务业和金融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装备制造与金融等现代服务将加快从失衡分割、松散联系向互促互进、深度耦合转变,装备增值服务也将迎来巨大发展空间。在此背景下,金融协同应鼓励企业在装备产品设计和制造过程中强化金融服务理念、增加金融服务投入,在拓展装备产品服务功能上,提升金融服务技术装备的价值,金融部门应引导企业围绕装备产业链前后端环节,为研发设计、试验验证、设备采购、认证监理、节能环保、市场营销、品牌运作、科技咨询、现代物流等专业服务机构,提供产品经济和服务经济的深度融合。
  (作者系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客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