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新形势要求银行业更加专注主业

发布时间:2019-01-03 21:38

作者:王勇

  2018年12月29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异地非持牌机构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专注主业,回归本源,制定合理的发展战略,避免盲目扩张,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笔者认为,新的一年,新的经济金融形势要求银行业更加专注主业,因为只有专注主业发展,方能真正体现金融回归本源。
  流动性新规引导银行业专注主业自2017年以来,管理层就加大了监管力度,敦促银行业专注主业,回归本源。那么什么算是银行业的主业?
  我们先来看2016年之前银行业偏离主业的表现就可以一目了然。从调研情况看,一是资金脱实向虚,金融过度发展与实体经济严重失衡;二是转型本身再次面临同质化挑战;三是资产负债结构发生变化,表内非信贷资产和新型表外业务快速增长,负债稳定性下降,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程度上升;四是股东回报要求依然偏高,激励机制短期化;五是部分金融创新偏离方向,或者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大搞资本体内循环和脱实向虚;六是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存在异地非持牌经营情形,在造成银行业市场乱象的同时,给银行内部管理与金融监管带来一定困难与挑战。
  管理层要彻底扭转过往银行业畸形的业态,就是要改变银行业上述业务方向,让银行业务回归本源。而银行业的主业就是以支持实体经济、普惠金融、“创业创新”为主要方向的信贷业务或类信贷业务。为此,在2017年6月,原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就强调,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助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升级的有效途径,也是银行业坚持主业、回归本源的重要体现。
  2018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该《办法》对于引导银行业加强流动性风险管理、回归主业起到了重要作用。近几年,鉴于流动性风险是商业银行面临的重要风险之一,所以,为适应新形势、新变化,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进行多次修订。2017年12月,在借鉴国际监管改革成果的基础上,原银监会对《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试行)》进行修订,并公布该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时隔半年后,银保监会正式发布《办法》。与试行版本相比,《办法》彰显了监管层抑制同业过度发展的思路。另外,《办法》新增了净稳定资金比例、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和流动性匹配率等3个监管指标。
  由此可见,监管层鼓励存贷业务、抑制同业业务的意图十分明显,也反映出监管层鼓励负债长期化且资产配置短期化的政策倾向。从长期看,加强流动性监管会对我国商业银行整体信贷扩张产生一定的约束作用。同时,再配以2018年发布的资管新规、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等政策,加上流动性新规,都在引导商业银行负债端拓展长期稳定负债及零售负债,资产端更加注重资产的流动性和质量,更加注重突出和专注主业。
  银行业异地非持牌机构须规范
  《指导意见》认为,按照“坚守定位、风险为本、分类施策及新老划断”的原则,对异地非持牌机构进行稳妥有序的清理规范。一是要求银行业专注主业、回归本源,坚守市场定位,着力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避免盲目扩张。二是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对异地机构的管理,根据本行发展战略,完善公司治理,提高风险管理水平和内部控制能力。三是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将异地非持牌机构分为经营性机构与非经营性机构,分别提出针对性规范要求。四是充分考虑不同类型机构差异,对异地非持牌机构的规范不搞“一刀切”,给予充分的过渡期,允许银行业金融机构在过渡期内有计划、分步骤整改。
  与此同时,《指导意见》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按照是否实质性开展经营活动,将异地非持牌机构划分为异地经营性非持牌机构(以下简称“经营性机构”)与异地非经营性非持牌机构(以下简称“非经营性机构”),并根据风险外溢程度与风险管理需求的不同分别提出规范要求。对于经营性机构,《指导意见》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中资商业银行专营机构监管指引》相关要求,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对符合持牌要求的,按照行政许可程序申领专营机构或专营机构分支机构金融许可证;对不符合持牌要求的,将其并入当地分支行管理或予以撤销。在坚守定位、风险为本的原则下,《指导意见》规定除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外,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在当地无分支机构的地区设立专营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对于境内非经营性机构,《指导意见》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至少提前2个月向法人监管机构及拟设立非经营性机构的所在地监管机构报告,并定期向法人监管机构报告境内非经营性机构相关情况。除对部分特殊情况豁免外,不得在境内无分支机构的地区设立非经营性机构,不得在异地集中设立多个非经营性机构。严禁以非经营性机构之名,实质对外开展经营活动。
  此外,《指导意见》强调银行开展各类经营活动,必须持有金融许可证。异地非持牌机构清理规范后,对于异地持牌机构,《指导意见》重申所在地监管机构的主体监管责任,法人监管机构在法人监管整体框架内对其依法监管。对于非经营性机构,明确法人监管机构的主体监管责任,同时赋予所在地监管机构监管约谈、下达监管意见书、监管通报、现场检查、行政处罚等监管权力。可以说,《指导意见》的发布和实施,有利于银行业专注主业、回归本源、坚守定位,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
  落实银行业专注主业战略举措
  总体来看,在新的一年,银行业应着力落实三大战略举措:
  第一,积极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的八字方针上下功夫,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面对新形势,银行业应以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未来工作的重心,坚持促转型与调结构并重。前瞻性地应对银行业变革方向,积极促进银行业转型升级。当前银行业已进入大变革、大转型阶段,需从顶层设计出发,以前瞻性的眼光和战略性的思维谋篇布局,系统制定改革蓝图及实施路径。
  第二,准确把握新旧动能演化规律,坚定不移调结构。银行业需准确把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加快调整信贷投向和结构,主动将投入重心与国家发展战略对接,努力实现可持续的业务增长。一是优化产业定位。在去产能过程中,深入实施差异化的授信政策,把好准入关口,加快降低“两高一剩”、僵尸企业的资源占用,充分发掘兼并重组过程中的结构性机会;找准支持“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着力点,助推产业结构向中高端升级。二是优化区域定位,增加信贷投放支持城乡统筹建设和“走出去”战略。结合“一带一路”倡议、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三大战略”的长期规划和要求,调整区域和海外发展战略,鼓励根据地方特色制订相匹配的实施方案,配合地域性重要战略与关键项目的落实。三是优化业务定位。银行业需在过往薄弱的业务领域积极践行社会责任,完善产品与服务体系,扎实补齐短板。比如,大力推动普惠金融发展,以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为抓手,从产品创新和服务渠道等多方面创新,有效解决现阶段“三农”领域和小微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第三,进一步加大金融科技创新力度,助推银行业转型升级。2018年12月,交通银行发布的《2019年中国商业银行运行展望》显示,2018年商业银行金融科技发展大踏步向前,在战略规划、子公司设立、渠道拓展、场景布局、前沿技术应用、产品创新等多个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展望2019年,《报告》预计大中小型银行的金融科技发展将继续分化;商业银行将继续成为新技术应用的排头兵,金融科技改变银行架构和经营流程的进程加快。同时,《报告》针对商业银行金融科技布局现状及风险分析,提出以下建议:一是把握科技引领创新大势,深入应用金融科技赋能业务转型;二是认清数据驱动转型方向,全面提升数据治理与应用能力;三是兼顾机制创新与科技创新,有序推进适应科技创新的机制创新;四是着眼长远、防微杜渐,全面加强金融科技风险管理。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