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新时代应严把上市银行质量关
2018-02-13 03:59   撰文   王勇 

  新年伊始,在银行业监管日趋严厉的前提下,银行新股发行将保持常态化,严把上市银行质量关已成为监管重点。尽管如此,目前在沪深两市依然有十几家银行在A股IPO排队名单之中。笔者认为,对于一些银行扎堆排队的上市举动,管理层应当保持定力。新时代一定要把好上市银行的质量关,这既是成全上市银行实现战略愿景的重要举措,也是净化资本市场生态环境、促进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步骤。
  银行愿景具有战略性和前瞻性近年来,中国的银行家在被问及银行的未来时,几乎无一例外地会说“上市”。看来,上市似乎已成为中国商业银行的愿景。实际上,银行愿景是一家银行前瞻性计划或开创性目标,是银行发展的指引方针。
  在西方诸多管理论著中,许多杰出的国际大银行都十分强调银行愿景的重要性,因为唯有借重愿景,才能有效地培育与鼓舞组织内部所有人,激发个人潜能,激励员工竭尽所能,提高金融服务效率,从而达到顾客满意的目标。比如,德意志银行的愿景是通过客户至上、建立在资本雄厚和流动性良好的均衡业务基础上的全球性网络等方式,为股东提供最好的服务。
  北欧联合银行的愿景是成为一家备受认可的伟大的欧洲银行,为其客户和股东创造卓越价值。而三井住友金融集团的愿景是为客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来帮助其实现繁荣。可以说,在国际银行家眼里,银行愿景是其对银行前景和发展方向的一个高度概括,并通过市场的效应,及时有效地整合银行内外信息渠道和资源渠道,以此来规划银行未来的发展方向,确定银行的核心价值、银行的原则、银行的精神、银行的信条等,从而让全体员工及时有效地通晓银行愿景赋予的使命和责任,使银行在“计划-执行-评价-反馈”的循环过程中不断增强自身解决问题的力度和强度。而且,银行家通过银行愿景的描绘,指出银行长期的发展方向、目标、自我设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明确界定银行在未来对社会的影响力、贡献力、在市场或行业中的排位、与银行关联群体之间的经济关系等,对银行有投入和产出等经济利益关系的群体所产生的激励、导向的作用,让直接对银行有投资的群体(股东)和有员工智慧、生命投入的群体通过银行愿景的实现感受到,在实现社会价值的同时,自己的利益和发展也得到有效保证和实现。所以,银行愿景具有战略性和前瞻性。而如果仅把上市当成发展愿景的话,这个银行家未免有些眼光短浅。事实上,国际大银行还真没有直截了当把“上市”或“完成上市”作为其战略愿景的。
  确立好银行上市战略愿景
  实际上,上市只是成功实现银行愿景的一个平台。只要确立好银行上市的战略愿景,则上市对于银行会具有以下重要意义:
  一是可以筹集到大量的资金,上市后也有再融资的机会,从而为银行进一步发展壮大提供资金来源。二是可以推动银行建立规范的经营管理机制,完善银行治理结构,不断提高运行质量。三是上市需满足较为严格的标准并通过监管机构的审批,是对银行管理水平、发展前景、盈利能力的有力证明。而且,上市也能够促进银行提升业绩,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和回报股东。从目前上市银行发布的业绩快报来看,有关银行盈利增幅明显,尤其是农商行表现不俗,有3家农商行保持了营收和净利两位数“双升”态势。四是股票交易的信息通过报纸、电视台等各种媒介不断向社会发布,扩大了银行的知名度,提高了银行的市场地位和影响力,有助于银行树立品牌形象,扩大市场营销量。五是可以利用股票期权等方式实现对员工和管理层的有效激励,有助于银行吸引优秀人才,激发员工的工作热情,从而增强银行的发展潜力和后劲。六是获取品牌溢价,在实际业务中,部分大型公司、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选择合作银行仍会要求合作方为上市银行,这使得银行有极强的上市动力。七是上市有助于银行更好地承担起社会责任。
  不过,对于当前我国一些银行热衷于上市,其战略动机是否都如上所述,笔者真不敢妄下结论。不排除有些银行热衷于上市,可能就是为了造就银行内部职工股的财富升值或套现赚钱;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圈钱筹资,而圈钱筹资之后能否为实现银行战略愿景而继续努力可能就没有动能了。一些银行公司治理结构和信贷、投资决策机制不完善,随意变更募集资金去向,缺乏长远的战略决策目标。这样的银行一旦上市,将是广大投资者的悲哀。还有些银行走的是传统的“上市融资—获得资本—继续扩张”的路径,不过,这也太老套。目前,迫于“强监管、去杠杆”形势的需要,银行业已经从追求规模增长、资本扩张转向内生增长,原来的“上市融资—获得资本—继续扩张”的路径已不具有可持续性。
  严把银行上市质量关须下苦功
  从管理层的视角而言,为确保银行实现其战略愿景,就必须严把银行上市质量关。围绕这一关键问题,具体要着力抓好以下工作。
  首先,严把上市银行发审关。从去年新一届的发审委开工以来,新股审核就出现了一些新变化。比如,发审委更注重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更喜欢“刨根问底式”的提问,严把上市质量关,绝不让“问题银行”蒙混过关,这可谓净化资本市场生态环境的一项重大举措,深受股东或广大投资者的欢迎。资料显示,截至目前,A股总计有26家上市银行,经过2016年江苏银行、上海银行等5家银行密集上市后,2017年,A股仅有张家港农商行在当年1月上市,而在当年有多达421家公司上市。进入2018年,除成都银行上市外,仍有17家银行正在排队,接受严苛的上市审查。而经过发审委严格把关,A股市场新股质量有望得到明显提升。
  其次,继续完善上市银行现代金融制度。上市银行要进一步规范银行公司治理结构,明晰“三会一层”的权利和责任边界,形成各方独立运作、有效制衡的运作机制。严格遵守法律、监管法规,不断提高信息透明度,以充分保障广大股东的权益,为实现银行战略愿景而努力。同时,在去年“三三四十”专项治理基础上,严格按照银监会日前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精神,开始针对造成市场乱象的深层原因进行梳理、纠偏和整治,促进上市银行形成“不能违规、不敢违规、不愿违规”的合规文化。
  再次,进一步建立和完善严格的退市制度。近年来,为进一步健全市场功能、促进优胜劣汰,证监会多次改革完善退市制度,推进退市工作的市场化、法治化和常态化。进入新时代,管理层或将从以下方面继续完善退市机制:一是加强信息披露监管,防止财务造假,对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银行实施强制退市。二是要求中介机构勤勉尽责,切实履行好资本市场“看门人”责任。三是修改完善退市标准,避免因周期波动性因素或财务操纵造成退市上市进程反复,杜绝退市风险银行“保壳”和恶炒行为,维护退市制度严肃性。四是加强交易所一线监管,强化责任,依法依规,严格执行退市标准。
  另外,对上市银行质量的考量应有战略眼光。对此,香港资本市场上市制度改革值得借鉴。2017年,香港股市启动了近20余年来最重大的一次上市制度改革,在《主板规则》中新增两个章节,便利新经济公司赴港上市。对于新经济公司,目前港交所定义是:公司的利润和壮大是通过非传统的技术、业务模式或其他力量。
  在新经济中,非金钱的因素是成长的主要驱动力。目前,新经济公司主要包括生物技术、医疗保健技术、网络与直接营销零售业、互联网软件与服务、信息技术服务、软件、计算机与接口设备。根据新的上市规则,香港容许尚未有收入的、采用“同股不同权”架构的新经济公司,在进行额外披露及制定保障措施后在主板上市。同时,香港还将修改第二上市规则,方便更多已在主要国际市场上市的高成长创新公司赴港上市。
  根据既定安排,今年第一季度,香港将推进上市规则的细则咨询,力求在吸引新发行人和保障投资者利益之间达到平衡。至于实施的具体规则,港交所表示会提出一系列的标准和特征来作出指引。
  上述表明,香港在新经济引领发展并创造投资洼地的形势下做出了与时俱进的改变。受香港上市制度改革的启发,内地的上市架构是否也应考虑到眼下尚未有盈利但未来有着很大发展前景的新经济公司的需要,允许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或银行上市。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