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讨
数字金融市场发展“呼唤”加密银行价值观
2017-08-25 05:35   撰文   邵伟  
   最近,信息技术公司Cognizant对全球500多家公司的1500位金融高管进行调查后发现,有91%的人认为区块链技术对公司未来发展十分重要,并在节省资金、增加收入、规避风险和减少欺诈等方面有明显的效果。
  在受访的公司中,布局区块链战略、开发流程和功能的已近四成,但有五成公司将区块链的用例障碍归咎于技术应用,九成以上的人员并不认为传统文化和管理思维的变革是技术应用的主要障碍,而与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客户和同业竞争的合作,可成为网络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还有不少人对加密银行的价值观存在认识误区,值得认真分析。
  1、传统金融机构的价值观
  近年来,我国金融业的规模性发展,导致商业银行的主副业经营业绩下滑。而金融产品“脱实向虚”、金融风险的承担主体严重缺位、风险与收益错配引发了各种金融乱象。同时,资产管理领域的刚性兑付也催生了“影子银行”业务规模急剧扩张。
  据统计,截至2017年6月的10年期间,我国央行资产规模增长132.96%,信贷业务增长356.84%,而“影子银行”规模却增长了1520.77%。从社会融资规模对GDP的边际产出来看,2006年为5.14元,2011年仅为0.84元,而2016年却反弹至4.25元,说明去年的边际贡献仍低于十年前的产出水平,由此印证了某机构对含有市场预期内生变化的研究观点,推动资产价格上涨1%会使经济产出水平下降约0.8%的资产边际效应呈递减的现象。由此得出结论,“影子银行”规模的增长并未推升经济产出的增加。
  以规模和盈利增长为导向的传统金融机构,其价值观表现为:首先,过度的激励约束和通道业务,导致资产负债结构配置与微观审慎的内在风险管理极不相容,久期错配风险向金融市场蔓延和转移的速度不断增加,轻资产业务模式被房价“绑架”,形成了长期单边一致性上涨的预期,导致房地产财富效应过度偏向风险偏好者,而风险回避者的财富则出现了萎缩。在市场发展进程中,投资者过度偏好高回报的市场需求,倒逼部分机构线性化设定“关键绩效指标”,而绩效考核却忽视了类似“庞氏骗局”,致使各种违法违规集资案件频现。
  其次,参与交易的微观经济主体,弱化了理性评估交易风险的标准和责任,致使相关金融风险持续累积和扩大,进而孕育成金融市场的“灰犀牛”,并存在于社会资产配置的各个债权债务体系之中。然而,债权债务关系的消除和调整,需要依靠新增流动性来化解金融风险,为市场逆向选择和放大市场风险敞口提供了便利。
  自今年4月银监会下发《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后至今,银监会系统开出的罚单超过了1000张,单张罚单最高达1670万元。其中,三分之二罚单与信贷业务有关,比如,信贷资金改变用途、违规发放个人住房贷款、资产质量真实性严重不实、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而7月份的223张罚单中,涉及信贷、票据业务的有126张,包括违规发放贷款、贷款用途管理严重不审慎、票据业务违规操作等。因此,须正视金融市场的“影子银行”、房地产泡沫和违法违规集资等“灰犀牛”风险,培育参与交易的各方能够理性评估且能承担风险的合格交易主体,以此缓释和规避市场、信用和操作性风险。而正确识别能够理性评估的合格交易主体,则成为了传统金融体系无法突破的瓶颈,创新“哈密”共识机制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2、加密银行的价值观
  从数字经济金融发展来看,在放弃传统业务流程的经营理念时,避免用传统业务模式来思考如何植入加密业务的观点,因为加密银行具有透明可信的存贷结逻辑。所有链上业务的透明和不可篡改性,代表着关键数据背后的产业结构和市场销售特征,数据之间具备嵌套、穿透、传导和跨越传统银行边界的优势,与政府、企业和消费者之间构建了可信任的创新边界。在公有链上,加密业务为客户创造了零边际的交易成本。而开放透明的信任关系和商业规则,与传统规模化垄断模式和利润最大化的经营价值观形成了鲜明对照。因此,加密数据拓宽了经济金融的共享和应用空间,为形成零边际成本和自主凭证数字资产(digital bearer instrument)提供了发展空间,如存贷结等数字资产更易形成永久性记录和无中介自拥有性(self sovereign)特征,传统的中后台业务被加密数字化监管方式所替代。
  从交易来看,数字资产的交易能够实现边际成本最小化。链上的所有资产可通过去中心化来自由交易,趋零的边际交易成本和无阻碍性,为无银行介入的金融产品交易提供了全球一体化的资本市场模式。然而,零边际成本的金融衍生品市场成为现代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针对基础资产的价格属性而非基础数字资产,从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两方面来完善数字资本市场的补偿机制。
  近期,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授予LedgerX 许可清算并保管比特币和以太币等资产加密货币衍生产品。另外,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与比特币交易所Gemini 合作,推出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由此看来,数字金融衍生品交易本身并不改变基础资产的所有权,具备灵活性、便捷性、有效性和低成本等优势,这与传统金融衍生品市场机制相一致。
  而成为被广大投资者所青睐的交易标的的原因在于,以数字货币为基础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参与主体比传统市场更为多元化,且流动性高于传统金融衍生品市场和现货市场,更有利于基础数字资产的价格发现、转移,以及获得风险缓释带来的收益。相对于二级市场的数字资产头寸管理,数字金融衍生品交易更能体现便捷和有效的规避和分散风险的对冲效果,更易享受低成本交易带来的管理效果。
  由此分析得出,加密银行的设计核心是信任关系的创新,由传统的中介信任关系变为基于透明开放的加密共识合作关系,利用完全可信的加密规则体系,以算力替代第三方信用评估,在密钥解码不等于“哈希值”时节点依然进入“哈希对话”,以持续寻找等量的“哈希值”方式来扁平化中介机构的信任关系。而加密银行的零边际成本规则,又为金融衍生化服务提供了便利的服务空间,这就需要颠覆传统经济金融的基本结构,让金融服务变得更加普惠,如加密经济金融更为丰富的类金融和生态发展的新思维和新空间,为传统服务在保证营销的基础上更加侧重于数字资产的流动性,通过智能合约导向更加透明对称的实体经济,形成分布式账本流动性控制和风险管理新模式。
  因此,加密银行需要开放透明的商业规则,通过主节点引入优质IP项目,通过ICO的参与客户来实现新产品的开发和深度的融合,从而实现项目收益与股权分成。传统银行的有形与无形资产需要数字化和碎片化处理,通过节点接入实现交易的可流动和收益关系的再分配,如由直接提供服务转变为通过智能合约的创设来引入数字生态的新节点客户,参与开放的数字金融市场的竞争。通过开放的关键节点源代码,可设计数字化金融产品的路线图,形成新型团队的组织结构,建立开放式的社区讨论,建立加密银行与节点客户生态之间新成员的金融关系和金融策略。对此,开放(Radically Open)的加密银行策略具有冲击传统金融思维的重建生态性特征。为此,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应对基于智能合约的全新的开放式加密银行场景。然而,传统的边际化中小银行却更易适应开放式加密银行的环境,而传统大中型银行则需要转变自身的价值观。因此,金融机构加快培育加密业务的价值观是问题的关键。
  3、扁平开放的价值观
  当今,全球贸易和现代产业的分工体系表现为,各国产业结构关联和依存性不断提高,一国产业结构与其他国家产业结构互联互动越来越密切,互利共赢的产业升级和动态调整愈加显著。由此,企业获得资源的全球整合、要素的国际间有效配置,需要国际企业间的协同发展,以协作模式推动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因此,以供应链连接方式串联着全球贸易产业链的模式开始萌芽。
  然而,怎样的贸易金融服务模式,才能适应当今贸易发展的需求?相对来说,区块链技术可实现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的分布式账户连接,通过“哈希”互认和智能合约的定向管理,程序化地控制货物的生产、检验以及上下游配套产品的订购、产成品的运输、保险、进出口报关和货物交割、款项的划转等。在开放的贸易背景下,全球供应链市场可为任何人在任何地方提供24小时全天候的贸易和投融资服务。在此,金融机构并非关系链中的主体,而是由一组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作为节点中介。如日本、丹麦、瑞典、瑞士等国家的投资者认为,钱不应放到负利率的银行账户之中,而应投入以区块链智能合约为渠道的供应链存货生产之中,以此获取10%或以上的利息回报。此刻,投资者并不关心企业的生产和管理,而关心的是,投资一个分散的不同标的组合型智能合约,投资风险却显现为可控的链上的组合资产,其具备穿透式抵押权的管理能力,而款项的应用监管则被去中心化的身份验证系统所替代。
  由于新贸易供应链是以区块形式建立起来的贸易关系,客户间的产品竞争演变为规则和生态环境的开放性的资本竞争,市场化分配体现为生产、投资和消费之间的利益均分的产业生态型经济模型。在新型开放的供应链发展初期,传统银行如何主动倡导和制定业务生态和规则,成为发展的焦点问题。
  目前,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科学技术极大地提升了传统银行的经营能力,但银行业生产关系却依然延续着工业文明时代的惯例,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银行变革,是生产关系而非生产力的变革。而构建互联网2.0时代的新型的生产关系,则需要树立开源的心态、利他的精神和全球化的视野等核心价值观,只有与时俱进地再造新型的价值观,才能推出具备加密银行特点的金融产品。如供应链信用、深度数据分析、金融算力以及专家时间、个人投资顾问、碳排放权等,通过公有链方式来创新金融服务。
  为此,数字金融市场发展正在呼唤与时俱进的加密银行价值观。
  (作者单位:中行上海市分行培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