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讨
借鉴国际经验处置不良资产
2017-07-07 03:00   撰文   人行大连市中心支行日韩经济金融研究小组  

  据了解,美、日、韩、拉美等国家应对不良资产有很好的处置经验,但不同国家对自身经济环境采取的方式不尽相同,其效果也存在一定差异。

  现阶段,国内不良资产处置市场依然以四大AMC(资产管理公司)为主导,处置方式上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通过借鉴国际经验,可以不断构建完善的框架,建立规范的市场,增加不良资产流转途径,缓解国内不良资产的压力,妥善应对可能出现的不良资产集中爆发。

  目前,参与国内不良资产处置的机构主要有银行、四大AMC、地方AMC、机构投资者以及各类中介和服务机构等。从国内不良资产市场发展历程来看,四大AMC从成立至今一直是市场中的主体。AMC处置方式包括债务重组、债务转让、债权清收、打包处置、实物资产处置、委托处置、诉讼追偿和资产证券化等。其中,债转股是债务重组的一种有效方式,具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目前,不良资产证券化在国内发展受到很大限制,证券化业务的复杂性和资本市场的欠发达,导致证券化一直处于探索阶段。总体来看,国内不良资产处置存在两大困难和障碍:一是不良资产行业的市场化不够充分,不良资产处置效率偏低;二是市场化债转股具有巨大发展空间,但未得到市场有效检验。

  1、国外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和模式

  (一)美国:模式先进,助力经济复苏

  美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规模在1990年左右快速攀升到281亿美元,不良贷款率上升至1.37%。为解决银行经营问题,美国国会通过了《金融机构改革、复兴与加强法案》,同时成立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和重组信托公司(RTC)作为资产处置主导机构,并授权RTC接管所有存在严重不良资产问题的银行类金融机构。

  RTC的做法是将不良资产进行剥离处置,将存在问题的金融机构的好资产与坏资产相分离,再集中处置存在不良资产问题的银行类金融机构。在RTC模式下,也产生了著名的“好银行、坏银行”做法,即商业银行通过分离正常资产和不良资产,将不良资产转让到专门解决不良问题的坏银行,收回资金和变现资产。美国银行业在RTC模式下还借助不良资产证券化、标准化拍卖等手段,提升了不良资产处置的效率。

  美国不良资产处置的成功经验,是发达的金融市场和完善的法制环境基础上先进的RTC模式的实施,虽然国内不具备相应的法律环境和发达的金融市场,但最早的AMC与RTC模式有所类似,利用特殊机构为“坏银行”消化不良资产。值得注意的是,资产管理公司已经进行了商业化改革,其功能与当初的资产管理公司具有较大差别。就国内现状而言,仍需要具备RTC功能的专业性重组机构,来统筹处置破产的企业或银行。

  (二)日本:初期措施不力,后续效果显著

  20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银行业出现了大量不良贷款。在主办银行制度下银企互持股份,经济泡沫破裂后不良资产规模过大,同时,政府未意识到不良资产的严重性,认为可以通过宏观经济政策来缓解银行的不良资产问题,因此,日本刚开始处置的效果并不明显。随后,日本通过政府注资后建立了整理回收机构(RCC)和“过桥”银行模式,并出台了一系列银行改革法案。

  在资产处置期间,RCC累计收购了173家倒闭的金融机构,并参与了630家企业的再生。借助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政府着手改革了金融体系并启动“金融再生计划”,最终对银行体系实现了重组。日本不良资产管理公司也在资产处置与促进产业再生相结合方面取得了良好效果。

  日本的RCC和“过桥”银行类似于美国的“好银行、坏银行”做法,分别处置不良债权和健全债权,通过剥离不良资产,最终取得了良好效果,不良贷款率逐步降低,但经济复苏一直缓慢。

  而日本的不良贷款率连续处于较高水平,也是由于政府未认识到不良资产严重性,并寄望于宏观经济政策和资产管理公司逐步消化不良资产,采取RCC和“过桥”银行模式的时机较晚,错过了最佳的处置时期,这点值得我国注意。但日本通过不良资产处置,开启了金融体制改革,同时也推进了金融国际化进程。

  (三)韩国:建立规范市场,加快不良资产流动

  韩国深受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出现了大量不良资产问题。政府主导成立了第三方机构韩国资产管理公社(KAM-CO)来集中处置不良资产,并逐渐在国内建立了一个以价格机制为主导的不良资产交易市场。KAMCO在吸收大量银行不良资产的同时,还通过资产证券化、资金池出售、单独出售、国际投标等先进方式出售处置不良资产,很大程度上促进了韩国在1999年至2002年的经济复苏。

  韩国政府大力推动建立规范的市场,以提高不良资产投资的质量和收益,从而吸引了国内外的大量投资,帮助韩国处置不良资产并取得了成功。韩国不良资产交易市场的规范和开放是资产处置成功的关键,在经济危机中通过资本的注入来促使市场尽快复苏。

  (四)拉美:减轻外债,引入资本投资

  拉美国家推行的债转股,主要为了应对上世纪70年代末的外债危机。它通常由外国企业以一定的折扣率购买银行债权,通过中央银行兑换后购买企业股权,其结果是债权转换为股权,分期偿还的本息得以免除,外国企业将获取直接投资回报。巴西、墨西哥等国家先后通过债转股方案减轻了外国债务,吸引了国际资本投资。

  不过,国内债转股不同于拉美国家债转股,是由实施机构主导,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减轻企业债务负担,通过企业盈利能力和财务状况的恢复来减轻债权人贷款的损失。我国出台的《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意见》,对债转股对象企业进行了限制,允许银行通过实施机构开展市场化债转股,这为国内债转股打开了市场空间。债转股作为不良资产处置手段中的一种,能够帮助企业及时减轻财务负担,为银行提供处置企业不良贷款的规范化途径,但推广的效果和适用性有待市场检验。

  (五)各国处置方式的异同点

  通过比较美国、日本、韩国、拉美的不良资产处置,发现了各国有效处置不良资产的共同点,其包含剥离不良资产、政府提供注资、完善法律制度、创建重组机构等。但也存在诸多不同点,如不良资产具体的处置方式有所不同,美国、韩国的处置方式多样,处置效率相对较高;处置时机有所不同,日本对不良资产认识不够全面,建立重组机构等时机较晚,导致不良资产处置时间较长;不良资产市场的规则倾向有所不同,韩国和拉美不良资产市场规则更倾向于国际资本的投资,通过外资提升市场流动性。

  2、国内应引进国外先进做法

  (一)政府应当尽早主导构建完善的不良资产处置框架,建立专业化的重组机构

  考虑到国内不良贷款数据可能低于真实水平,尽早布局不良资产处置工作是非常有必要的。从国际经验看,经济危机时期的不良资产处置,离不开政府的注资、设立专业机构、相关政策和法律的出台。现阶段,不良资产处置中以四大AMC为主、地方AMC为辅的构架,难以满足不良资产处置的正常需求,尤其是对于大型央企、国企债务问题,需要专业化的重组机构来统筹处置,才能最大程度保障企业和银行的利益。重组机构应在政府部门监督下得到财政注资,摒弃落后的管理模式,实行市场化管理,提升集中处置不良资产的效率。

  (二)建立规范的不良资产处置市场,遵循严格的市场化规则,深入推进市场化债转股

  国内不良资产处置效率较低,不良资产投资的质量和收益还存在较大提升空间。通过细化不良资产行业标准、逐步引入规范化的处置机构、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等措施来建立规范的不良资产市场,提高资产处置效率。同时,应通过相对开放的市场标准吸引资本的介入,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绝大多数行业进行资产处置,允许外资进入部分行业进行资产处置。在规范化的不良资产市场中,国内AMC作为行业主力,应充分发挥行业经验和专业优势,而地方AMC在业务探索中,定位自身职能、提高自身竞争力,机构投资者积极参与投资获得风险收益,评估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中介公司围绕市场,不断提升业务水平。在规范化市场下,市场化债转股将发挥应有的作用,缓解企业债务负担,降低银行不良处置压力。更重要的是,与债转股不同形式的各类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创新,区域的金融业务水平和服务水平也有所提高。

  (三)引进不良资产处置的创新做法,增加不良资产流转途径,建立创新的市场环境

  不良资产处置的关键在于流转和盘活,而互联网处置平台等创新方式,可以有效整合资产处置相关机构的资源,提升资产信息的共享度,加快资产的市场化流转。资产处置机构的资源,既可以包括AMC及银行的不良资产、政府机构的查询信息,也可以包括产权交易所、金融管理公司、拍卖公司、债务催收公司等机构的专业服务。银行等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平台来开展单笔不良贷款的网上转让和交易,购买催收等外包服务,解决AMC无法顾及的小微不良债权。AMC可以通过与互联网处置平台的合作,开通一定的买卖通道,例如,信达已与淘宝开通了不良债权的买卖通道。机构投资者通过处置平台,能够获取成本更低、收益更高的投资产品,提升不良资产市场的投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