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讨
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结构调整刍议
2017-06-09 06:29   撰文   王凤华  
   2016年,我国商业银行整体经营情况略好于市场预期,其中,主要因素是净息差收窄幅度低于预期。另外,资产配置向投资类资产倾斜,贷款和同业资产占比下降,非息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势头。从市场现状来看,上述情况在2017年将得以延续,倾斜幅度和增长速度进一步扩大。
  为适应新环境和助力实体经济振兴,我国商业银行将进一步深化改革,推动转型升级。笔者认为,以下“三驾马车”将是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结构调整的新领域。
  重点领域一:
  国际业务“走出去、引进来、拓展中间业务收入渠道”
  跨境业务量的提升、政策倾斜、国际业务项下利差提升、融资优势明显,是提升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的有力手段。
  1、抓住“走出去”战略机遇
  “走出去”战略是我国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必然要求,有助于我国在全球范围内优化产业布局,提升企业跨国经营能力。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将带动我国高铁、电站、航空航天等优势产业和基建、建筑施工、机械工程、钢铁领域等传统产业进军海外。商业银行可利用境内外机构联动,通过出口信贷、项目融资、资源与贷款互换、并购融资、国际商业贷款、银团贷款、融资租赁、内保外贷、跨境担保等一揽子金融产品,满足企业“走出去”融资需求;充分发挥全球布局和综合金融服务优势,向“走出去”企业提供全球现金管理、全球统一授信、全球资金清算等服务;通过海外机构市场筹资和建行向海外机构提供系统内拆借支持,优先用于办理境内外联动业务,支持企业“走出去”。
  2、抓住人民币国际化战略机遇
  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将有助于减少汇率风险,促进国际贸易和投资的发展,提升我国国际地位,增强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走出去”企业境外投资项目不断增多,以人民币对外投资、降低货币错配风险和汇率风险的需求日益提高,为扩大人民币投融资规模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一带一路”建设将开启一轮大规模的境内境外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海外战略布局较早的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在跨境人民币业务中大有可为。
  3、依托自由贸易区战略机遇
  自贸区在利率市场化方面的先行先试,将促进商业银行业务结构进一步多元化,包括期货、股票、债券、外汇及各种形式的金融衍生品在内的产品,将在改革过程中加速涌现。我国汇率市场化改革尚未完成,境内外产品价差为企业降低融资成本和实现资产增值提供了较大空间。商业银行可将利率和汇率远期、期权、互换等衍生工具,嵌入传统存贷款产品中进行创新,满足客户融资、资产管理和风险管理的需求,提高客户存款收益,降低融资成本。
  重点领域二:投行资管“前后联动、综合服务、中间业务收入覆盖全流程”
  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是现在乃至将来资产业务转型的重点方向,商业银行通过为客户办理投行、资管业务,参与投前、投后,整体配套,从全流程上提升盈利能力。
  1、企业并购
  2014年以来,受国内兼并重组环境的改善、经济结构转型、资本市场发展、国资国企改革、企业“走出去”等诸多政策环境影响,为商业银行开展并购业务带来新的业务机遇。并购业务的主要表现:1、并购理财收入;2、境外并购需求可配套发债(收取承销费用)、内保外贷(收取保函开立费用);3、通过证券、基金、信托等为客户寻找多渠道融资安排,提供全面的融资安排服务,收取顾问服务费。
  2、资产证券化
  资产证券化作为配合“去杠杆”任务的重要手段,在近几年已得到大力发展。2016年上海地区整个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金额约为1707亿元。资产证券化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以下四种:
  ABS(企业资产证券化)。针对有意向到交易所市场发行证券化产品的客户,银行以财务顾问方式,作为项目安排人或其他主导角色,与其他合作券商联合开展交易所资产证券化业务,以此获得财务顾问收入。
  ABS(信贷资产证券化)。针对区域内的城商行、农商行、汽车金融公司、消费金融公司、银监会负责监管的金融租赁公司等客户群体,积极挖掘信贷资产证券化的业务机会。银行作为主承销商,以此提升债券承销量并获取债券承销收入。
  ABN(资产支持票据)。资产支持票据是银行间交易商协会主管的、银行具有承销资格的、适合有产生稳定现金流资产的客户发行的债务融资工具。银行作为主承销商,以此提升债券承销量并获取债券承销收入。目前ABN尚处初期阶段,市场规模相对较小,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境外资产证券化(贷款转债)。即对单一信贷资产(如需要也可采用多笔信贷资产)及其附属担保权益进行证券化处理,发行贷款打包票据从境外结构性债券市场进行融资。银行以财务顾问方式进行主导,以此获得财务顾问收入。
  3、产业基金
  产业基金作为融资媒介的创新,除了投融资功能的有效发挥,在我国产业升级转型、新兴产业迅猛发展、公共基础设施大规模建设的大环境下,其整合、优化、扶植企业的功能愈加凸显。
  在市场不断变化、宏观经济面临下行的情况下,银行应积极发展产业基金,拓宽信贷投放方向,可以有效扩大传统的中间业务收入。同时,由于目前国内产业基金的性质多以国家战略发展为导向,使得银行信贷资源的配给向基础设施建设倾斜,而大型基建投资项目能够带来相对稳定的现金流、较高收益率,并有国家战略支持,信用风险相对较低,可以增加建行的利息收入,强化银行传统贷款业务的盈利能力。
  此外,银行还可以在产业基金的运作中,开展资管、投行等非银业务,通过表外资产为产业基金提供融资,并提供咨询管理等中间业务,从而实现银行非息收入的快速增长,改变过多依赖信贷投放获取利息收入的单一盈利模式,丰富商业银行的收入渠道,有效分散经营风险。
  重点领域三:政府改革“引资本、抢机遇、寻求稳健中间业务收入渠道”
  在传统商业银行改革转型的同时,国资国企、政府平台的改革升级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如何利用好国企改革这把双刃剑,在本轮变革中率先突围,锁定稳健的中间业务收入渠道迫在眉睫。
  1、国企混改
  国家发改委在《关于2017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中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要按照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的要求推进。”这预示着国企改革将进入高峰期,因此,兴盛的业务发展需求中蕴藏着巨大的业务机遇。而商业银行在国企改革中的主要表现是:
  (1)寻找交易方,提供咨询顾问等服务。商业银行拥有大量客户资源,可以发挥咨询及撮合顾问的作用,在客户池中寻找符合国企混改需求又有合作意愿的民营企业,既为国有企业提供卖方顾问服务,又为民营企业提供买方顾问支持。此外,还可得到可观的咨询费用,同时又获得了介入后续业务发展的先机。
  (2)为参与并购的企业提供资金支持,获取收益。在国企混改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大量的并购资金需求,商业银行可以根据国企混改的交易结构,设计出符合客户需求的并购贷款等金融产品,通过并购贷款、并购银团贷款等方式,对并购交易提供资金支持,扩大自身资产规模,并获取财务顾问收入。
  (3)通过资管计划安排理财资金支持混改。监管部门要求目前商业银行的理财资金还不能直接投资于国有企业股权,但后续如果政策放开,商业银行可以作为财务性投资者,对部分银行高净值客户或私人银行客户设计专项理财产品,与其基金子公司、信托子公司等机构合作,借助资管计划、信托计划等渠道参与其中,与民间资本共同分享国企改革红利。
  2、PPP项目
  近年来,国内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有所下降,但占比仍较高。在新旧常态转换过程中,政府将进一步加大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力度,推动银行在更高层面参与,打造银政合作升级版。
  对于政府购买服务,需密切银政企合作,以各级政府作为核心,营销上下游基于购买合同的企事业单位。这个营销过程为商业银行带来的中间业务收入表现在:1、PPP前端资本金理财融资安排;2、后期项目建设还可带动造价咨询服务、资金池归集收费等。
  3、新型城镇化建设
  目前,我国商业银行对城镇化建设的支持力度较大,对于优质项目城镇化产品资本金底线最低可下调至20%,并且对“城中村”改造和旧区改造项目的授信审批权限下放。
  在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来源主要是:1、新型城镇化前端资本金理财融资安排收入;2、后期项目建设中可带动造价咨询服务、资金池归集收费等。
  综上所述,在中间业务收入结构调整转型的过程中,对于商业银行来说,一方面是传统中间业务收入份额不流失,另一方面就是聚焦行业内的新领域、新产品,寻求中间业务收入的突破点,从而在本轮改革中脱颖而出,分享改革红利,延续发展生命力。
  (作者单位:建行上海市闵行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