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讨
过度金融化将助长经济畸形化
2017-05-26 05:54   撰文   莫开伟  
   近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分析称,从中国银行业资产负债表来看,无论是经营规模、质量和利润,还是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这些指标都非常健康,没有产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基础。但单纯从金融风险来看,应该关注过度金融化的问题。从全国来看,已出现了过度金融化的苗头和趋势。
  应该说,易会满的分析符合当前中国金融运行现状。在笔者看来,所谓金融过度化,是指金融业本身经营理念错位、经营行为自我膨胀而催生的金融高杠杆和资金脱实向虚的现象,并在此基础上引发了全社会对金融运营会带来高收益的错觉,使全社会无心实业经营,加剧了目前乱办金融机构的行为,正酝酿巨大的金融风险隐患。易会满还描述过度金融化的四个特征:一是金融占GDP的比重快速提升,GDP对金融依赖性不断提高;二是社会上出现了一哄而上办金融的现象,致使金融业乱象丛生;三是部分金融机构资金存在体内循环,脱实向虚;四是部分实体企业片面强调产能结合,过分倚重和扩大金融板块的比重,导致金融行为的虚拟化和投机化。这些基本符合笔者对过度金融化的定义。
  就目前而言,过度金融化问题在我国经济生活中已相当明显和突出。
  其一,金融业总产值占GDP比重快速上升,让中国经济出现“金融重、实业小”的头重脚轻局面,更在很大程度上对国内经济产生不利影响。有关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金融业产值占GDP比重上升到8.3%,而2000年至2005年的比例为4.4%,目前已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金融业出现了虚假繁荣。
  其二,社会乱办金融现象较为突出,将民间投资都引向了金融业,致使金融业成了脱缰的野马。如各类的新金融、准金融、类金融遍地开花、五花八门,有牌的、无牌的;线上的、线下的;债权的、股权的;专业的、跨业的,种类繁多,加剧了金融业的复杂性和风险性,也加大了金融当局的监管难度。
  其三,不少金融机构资金出现体内循环和脱实向虚的现象,使金融业资金运行方向更加趋利,严重颠覆了金融业与实体经济固有的利益联系。金融同业、理财产品、资管业务、票据业务等都存在杠杆过高、链条过长、关联过于复杂的现象,造成了整个金融业资产负债表畸形。更为严重的是,有些中小银行出现了表外超过表内、同业超过存款。其实这种资产负债表是非常脆弱的,不仅虚增了银行的利润,而且抬高了实体经济的成本。
  其四,诱发部分实体企业无心从事主业,片面追求金融扩张,过分扩大金融板块的比重,已经出现了不少实体企业金融投资行为的虚拟化、投机化和泡沫化。
  目前,过度金融化对我国经济带来的危害已显现,并加剧了金融业自身的高杠杆化、泡沫化、风险化,助长了我国产业经济发展的片面化、单一化和畸形化。
  据分析,造成过度金融化有四方面原因。第一,整体经济运行环境不佳,迫使大量资金寻找新的投资途径,为过度金融化起到了孵化作用。由于经济不景气,实体经济运行比较困难,令社会资本找不到适合的投资途径,使社会资金过多地涌向金融业。尤其是金融业出现资产“配置荒”之后,使得金融业资金过多流向资产泡沫领域来维持或满足金融投资、投机对高回报的要求,助长了全社会办金融的过度金融化乱象。
  第二,目前金融业及全社会涌现的所谓金融创新,有不少游离于监管的边缘或空白地带,处于监管真空,为过度金融化大开方便之门。比如,不少机构借互联网金融创新之名,行集资诈骗之实,让不少投资者盲目加入,加之缺乏具体监管政策措施,让投资人蒙受了巨大资金损失;各金融机构资产业务监管机构不统一、监管标准混乱,形成了巨大的套利空间,加大了资管业务风险,也使资管业务成了逃避金融监管的“避风港”。
  第三,政府产业政策导向存在偏差或失误,使金融资源过度向某个行业或产业聚集,加剧了过度金融化,诱发了产业金融风险。如我国房地产政策和房地产信贷政策都存在一定问题,使过多金融资源向房地产业集中,造成了金融业重房地产而轻实体经济的现象,将过多信贷资金和社会资金引向了房地产业,导致房地产业过度金融化,让政府和银行业在支持房地产业方面陷入进退两难境地。
  第四,金融监管缺乏前瞻性和可持续性,加之金融分业监管,总走不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片面金融监管怪圈,使过度金融化监管集体失语。目前我国金融监管最大的问题是跟不上金融业创新发展步伐,总是在问题发生之后再“亡羊补牢”,监管始终处于滞后状态,对金融业违规违法缺乏监管威慑力;或发生一个问题就关注和解决一个问题,谈不上对金融业资金流向及金融资源分配提出前瞻性和可持续性监管措施。而且,目前更难有效堵塞金融业日益混业产生的各种漏洞,金融监管也无法发挥“守夜人”和“引路人”等功能作用。
  那么,我国将如何避免过度金融化现象?在笔者看来,应从六个方面进行整治。
  一要有效改变实体经济生存环境,各级政府采取一切有利于实体经济生存发展的优惠财税政策,让实体经济重振雄风、焕发生机,为破除过度金融化困局奠定坚实的基础。
  二要加快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推动金融监管由分业向混业转变,加大审慎监管和协同监管力度,有效堵塞金融资源过度流向某个单一产业或领域,为破除过度金融化怪象提供机制保障。
  三要加大金融立法和执法力度,将一切社会办金融行为纳入有效金融监管范围,不留金融立法和监管“真空”,使社会非法集资、非法金融创新活动、非法互联网金融行为等无处遁形,为破除过度金融化乱象提供法制保障。
  四要加大全民金融投资意识和金融风险防范意识引导力度,让全社会对金融业作为高风险行业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同时,通过社会媒体舆论或培训等途径,引导民众提高金融投资风险防范意识。
  五要加快金融业转型创新步伐,真正从传统存贷款经营业务向中间业务转型,不断加快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方式的创新进程,为破除过度金融化提供“求生”通道。
  六要建立政府、金融监管机构、社会第三方机构共同参与的防范过度金融化监督体系,不定期对金融资金运行、社会办金融等动态进行及时监测和科学评估,充分发挥各方对金融资源流向的监督作用。
  (作者单位: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