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金融史也应当有血有肉——读刘平《微观金融史:一个银行职员的档案寻踪(1921-1942)》有感

发布时间:2019-12-16 22:11

作者:彭晓亮

  刘平先生的新著《微观金融史:一个银行职员的档案寻踪(1921-1942)》,厚实的上下两册,封面红底白字,煞是喜人。对于该书之内容,笔者最熟悉不过。从其酝酿时期,刘平先生已与笔者多次谈及,写作过程反复商讨,及至书稿初出襁褓。笔者是最先的几位读者之一。
  读其书如见其人。且看书名,读者诸君即已明瞭该书的大致内容。众所周知,经济学分宏观、微观,金融学如是,史学亦如是。“微观金融史”是刘平先生近年不断思索和持续深耕的领域,之前已有不少成果面世,如编纂《稀见民国银行史料丛编》《民国银行家管理思想论丛》,专著《民国银行练习生记事》,以及多篇专题文章。这次把“微观金融史”定为书名,更是开宗明义。在笔者看来,他在金融史园地另辟蹊径,开创了一种独特的研究方法。之所以进行这样的开创性探索,与刘平先生的经历密不可分。他早年读工科,后转经济学硕士,又读历史学博士,加上多年金融管理实践经历,逻辑思维强、勤学善思、知识渊博、功深力厚、文采斐然,特别在读书品人方面,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见解,难能可贵。
  翻阅《微观金融史:一个银行职员的档案寻踪(1921-1942)》,我们能感知到刘平先生的写作初衷——“就像一个民国金融史的导游,牵领着读者,一路走,一路介绍;而我,只是一个忠实的记录者而已。”忠实的记录者,说来简单,却并不易做到。对史料的查考把握和驾驭运用能力是不小的考验。若史料罗列过多,有堆砌之嫌;过少则过于骨感,不够丰满。因此,既要有的放矢,又要取舍有度,全书协调,展布裕如,绝非易事。
  正如刘平先生在自序《邂逅陈伯琴》中所言,“金融史也应当是有血有肉的”。这“有血有肉”恰是他所不懈追求的境界。历史与现实一样,真实而又鲜活。史学研究者所努力追求的,是尽可能接近其真实,同时也要反映其鲜活。而所依据的包括档案在内的各种史料,多数相对枯燥呆板。在该书构思阶段,刘平先生曾与笔者多番沟通,记得有次曾说起,如何把史学研究做到拍电影式的呈现,镜头的远近高低、手法的收放自如,皆是查考资料和写作过程谋篇布局所要考虑的。于是,他“以一个银行职员二十多年成长历程作为横坐标(时间轴),以其在若干个城市分支机构的职务变迁为纵坐标(空间轴)”,形成了这样一部生动、鲜活的作品。惟一与文学艺术家呈现不同的是毫无虚构的客观真实性。
  在查考资料方面,刘平先生完全利用业余时间,蹲守上海市档案馆、上海图书馆、青岛市档案馆、上海交通大学档案馆等,爬梳档案和家谱等资料,并远赴天津、青岛等地,实地探访该书主人公陈伯琴工作生活足迹。正是在一面埋头故纸、皓首穷经,一面踏勘实地、奔波劳苦的多方探究下,他以情以心,用力用思,勾勒出陈伯琴的上海、郑州、汉口、天津、青岛“五城记”,达到了他所期望的“历史的真实触感”。同时通过人物的活动轨迹和所思所感,对银行管理制度、运行规矩,银行与实业、银行与社会的关系等问题予以全息呈现和解读。
  笔者对近代人物研究情有独钟,认为日记、书信等史料,更能反映人物的所思所想、所行所虑。因此,在与刘平先生交流时,屡次谈及,若陈伯琴有日记存世,该书将会有更大吸引力。但这或许只是美好的愿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写日记,即使有,也未必会留存至今。不过,刘平先生罗致梳理了陈伯琴发表的不少文字作品,主要见于浙江兴业银行内刊《兴业邮乘》,一定程度上算是弥补了一些缺憾。陈伯琴的这些文字作品与其履历记录、工作报告等函电档案相结合,可使读者了解其家世背景、成长经历和在不同城市、不同岗位所受的历练,亦可窥见当时的金融业态、社会概貌和时代变迁中的风云变幻。
  时代能够催人奋发,也会大浪淘沙。像陈伯琴这样一位由基层起步,几经历练,通过自身努力升至中层管理者的银行职员,在时代巨轮下,因层面所限,并不能像大银行家一样纵横捭阖,但也不同于默默无闻的普罗大众。在所司的岗位上,陈伯琴全身心投入、兢兢业业、善谋善动、为行为己、倾力奉献、贯穿始终。这是该书所刻画的近代银行职员群体的一个缩影,反映出大时代中复杂多变的时势,以及近代银行的管理架构与制度体系运转模式。
  刘平先生作为多年的银行管理者,同时又是金融史资深研究者,对于陈伯琴这样一个近代银行职员“样本”,必是感同身受,体会尤深。依笔者之见,他在追寻陈伯琴足迹与精神的同时,何尝不是在追溯自己的成长历程?
  此前,刘平先生曾著有《从金融史再出发:银行社会责任溯源》,亦编著有《民国银行家论社会责任》,可见他对银行的社会责任问题关注颇多,思考甚深。如今,他把新著《微观金融史:一个银行职员的档案寻踪(1921-1942)》的版税悉数捐予广发希望慈善基金,也在身体力行,践行着当下银行人的社会责任。慈心无价,是为至善。走过那山那水,终究读书品人。刘平先生在该书封底所引陈伯琴的两段话“自练习生以至于经理,各人均有各人之职责,决不易取巧规避。”“银行之责任,即行员之责任也。”恰能反映刘平先生撰写本书的初心。在笔者看来,既须守职业规矩,又须担社会责任,不止适用银行业,其他职业亦同。敬业之心,责任良知,从来都应是社会主流,古今中外,皆同此理。
  据悉,该书于2019年10月份出版不久,即已售罄。笔者期待早日续印,愿更多读者通过阅读该书有更深切的收获与感悟。
  (作者单位:上海市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