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钱币中的喜丧文化

发布时间:2019-04-08 23:25

作者:姚旭东

  喜字花钱喜钱,狭义指旧时结婚成亲时交流使用的钱币;广义则泛指古时所有吉庆贺喜之时受贺方所回馈的钱财,本文以狭义喜钱的叙述为主。北宋真宗天禧年间(公元1017年-1021年),天子赵恒是宋太宗赵光义之子,北宋王朝的第三代皇帝,在位期间不断更改年号,诸如“咸平”、“景德”、“祥符”、“天禧”之类。至于为什么更改年号,必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但史学家认为“天禧”年号与皇后刘娥有关。“天禧”年号运行五年,并发行“天禧通宝”钱币(图1)。“禧”有幸福、吉祥之意。对“天禧”拆分即“二人示喜”,这就涉及到了婚姻与姻缘。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刘娥能够从一个蜀地的民女与宋皇赵恒走到一起,好似暗中有贵人“禧神”相助,这不能不说是上天赐予的大喜事。
  有人说“天禧”年号是宋真宗皇帝乞求天降“禧神”来帮助大宋王朝的一种呼唤与期待。“天禧”是皇帝对“禧神”的一种尊称,一种叫法。“天禧”作为年号语汇,充分表达了当时人们对喜神的崇拜与渴望。而“天禧通宝”钱文真书,据传为宋真宗御笔,流传至后世,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一喜钱。当然后代亦有喜庆用的花钱,图2就是一枚明代喜字花钱,正面为四个双喜字以作婚礼时摆放;背面是一圈寿字纹,以作寿礼时摆放。
  近代以来,市面通用银元,银元谐音“姻缘”。在讲究天圆地方的中国,圆形象征着团团圆圆。所以在当时的婚礼中,银元既是贵重的礼物,也承载了中国人对婚姻圆满的祝福。那时结婚仪礼,定亲前议亲,根据女方要求送去“头节礼”,如衣料、首饰、礼银等。一般礼银,男方小礼银元三十六,中礼银元六十四,大礼银元一百二十。如民国期间黟县的礼银规矩就是108块银元,寓意“若要发,不离八”之意,而且每枚银元上都要用朱红写上双喜字。女方嫁妆器物披挂红色彩线,衣服等薰以檀香,箱底放上银元,俗称“压箱钱”。一百年前,浙江南部庆元县的一户人家敲锣打鼓办喜事,这枚恒荣米坊的贺礼银元(图3)见证了这一桩婚姻。
  丧事冥钱
  除了喜事之外,生命的本质注定了人的最终结局只能是死亡,故丧事不可避免。事实上,古人对葬礼远比婚礼重视得多。据唐代《封氏闻见记》记载,古代埋圭、壁、币、帛以祭祀鬼神,汉代埋宝钱陪葬;从魏晋开始用纸钱送葬;到了唐代,上自王公下至庶民,盛行烧纸钱送葬,“积钱为山,盛加雕饰,舁以引柩……纸钱魏晋以来始有其事”。从埋钱转变为烧钱,可能和佛教有关。冥钱,又称“羡瘗(音义)钱”、“明器”,是专为死者殉葬铸制之钱,有铜、银、锡、铅、陶、泥数种。自秦汉特小“半两”、“五铢”起,历代均有所出。钱币考古学家夏鼐指出:“我国在殷周时代便已有死者含贝的习俗,考古学上和文献上都有很多证据。当时贝是作为货币的。秦汉时代,贝被铜钱所取代,将铜钱和饭珠玉一起含在死者口中,成为秦汉及以后的习俗。”
  图4为明代墓中出土的冥钱,金钱是含在口中,钱文为西方接引;铜钱是握于手中,钱文为入土为安。但有人在看了钱文“入土为安”四字后,却提出了不同看法,认为“入土为安”四字中的“为”字是简化字,而简化字是1956年以后才出现,明代晚期不可能有这个简化的“为”字。为了弄清楚这一问题,笔者认真查阅了汉碑中的通用字、假借字和历代书法中的草写字,终于在明代文征明(彭)的草书手卷中找到了将“为”草写为简化“为”字的两处地方。由此可见,明代文征明生活的那个年代,在草书中,“为”字已经普遍地简化成“为”字。所以,在明朝晚期铸造的“入土为安”铜钱上,将繁体“为”字简化为简体“为”字不足为怪。
  而在国外的考古墓葬中也发现了口含手握金银币这样的现象,从最早的古希腊、古罗马遗址,到西亚、中亚的古代墓地等。据希腊神话,人死去后要到非常遥远的地域世界,人的亡灵要由赫尔墨斯领至冥国的门口,再由卡戎用渡船将其摆渡过斯蒂克斯河。人们为使亡灵能平安到达,多放一枚钱币,后来罗马人也沿袭了这种习惯。而佛经中的《六度集经》和《大庄严论》里讲述死者口含金币的故事,受中亚贵霜王朝与希腊帝国的影响显而易见。亚历山大帝东征以后,这类习俗便随着希腊文化传至中亚的巴克特里亚(大夏)地区。1969年至1979年,在阿富汗境内发掘的大夏黄金之丘,其墓葬被推测是贵霜时代某位翕侯或大月氏王。其中3号墓死者口中有罗马皇帝提比略金币,手中握有帕尔提亚银币;图5就是这枚金币,正面为罗马帝国第二任皇帝提比略的桂冠右侧像;背面是提比略之母Livia或者罗马和平女神Pax,手拿橄榄枝及其神圣的誓言。其发掘者V·沙里阿尼迪在报告中亦将此和古希腊渡河冥资神话联系起来。
  20世纪初,斯坦因在新疆吐鲁番的阿斯塔那墓地,发现有东罗马金币仿制品和一枚萨珊银币,且这些金银钱都含在死者口中,故他也将这一葬俗与古希腊神话联系在了一起,图6为其正面图像。日本学者小谷仲男的研究表明,在中亚地区发现大量的墓葬中,大部分墓主人口中或手中含握有金银币,时间从公元1世纪至7、8世纪,前后跨度相当长。至于中国境内的这种习俗,时间上一般晚于中亚地区,很大程度上是中亚地区这种现象的继续东渐。可资佐证的是西安咸阳机场工地的贺若厥墓,墓主人口中含有一枚东罗马查士丁尼二世的金币等。其实,笔者还记得家父生前曾经提到,在浙西山区的老家,人死后落葬时,必须要往死者嘴里放一枚银元作为陪葬。有学者推测这种含币习俗在中亚和中国的流传中意义有所改变,而这种改变则与粟特人及拜火教有关,但其间具体如何则未加讨论。口手含握金银币的葬俗,应当置于中西文化交流广阔的背景并综合考虑之下加以讨论研究。表面上看,此类葬俗都是中原内地葬俗在西北一地的延续,实则“大有胡风”,葬俗本身就是胡汉交流的绝佳证明。
  以上是喜钱与冥钱的罗列论述,也是婚礼和葬礼的各自风俗。这两者之间似乎不存在任何联系,但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之间都存在着不同的联系,一切事物都在演变,不断走向自身的反面。所以婚礼可能也会转变成葬礼;而葬礼亦会发展成为婚礼。例如,我国流传千年的恐怖民俗——冥婚。冥婚又称阴婚、配骨、鬼婚、冥配等。订婚后的男女双亡,或者订婚前就已夭折的儿女,父母为他们完婚。阴婚又分为死人与死人和死人与活人两种。过去认为祖坟中有一座孤坟会影响后代的昌盛,所以要替死者办阴婚。
  宋代,阴婚最为盛行。图7即为一枚出土的铅质“天禧通宝”钱,既是喜钱,亦为冥钱,应该是作为冥婚用的陪葬钱。也有可能为宋代以后沿用的冥喜钱,因为明清时期阴婚的习俗依然风行。甚至当代,在山西、河南等地的农村山区,冥婚现象依然存在,而年轻去世的女性尸体也因此成为一种“商品”,不仅明码标价,而且需求旺盛,甚至还滋生出了盗尸乃至杀女取尸的利益链。其实,冥婚在汉朝以前就已经存在,曹操最喜爱的儿子曹冲十三岁去世,曹操便下聘已死的甄小姐作为曹冲的妻子,把他们合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