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一个“布”月饼
2017-09-29 06:14   刘亚华  
   多年前,我去贵州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支教,虽然只在那里呆了两年,却因为一个“布”月饼,让我终生难忘。
  那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尽管学校对学生减免各项费用,还免费提供一餐伙食,但因为山路陡峭,那里的人对学习也不够重视,劝学了好久,来上学的孩子并不多,我教的那个五年级,总共才13个孩子。
  我没想到支教环境这么差,而那些孩子也远没有我想象中的刻苦认真。他们和城里的孩子一样调皮、捣蛋,特别是那个叫赵强的男生,极其叛逆。据说他父亲因为有残疾,脾气暴躁,一次家暴让小强的母亲心灰意冷,离开了他们。赵强极不听话,上课看课外书、开小差,下课后总是捉弄女同学。我对他有点厌烦,干脆把他安排到教室角落里。中秋节前夕,我特别想家,上完课,我常常望着窗外发呆。那天,赵强窜到我身边,大声问我:“老师,你在想啥呢?”也许是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我了,我那天改变以往严厉的口气,耐心回答他:“中秋节到了,我想家了,好想吃月饼。”我知道,这里的孩子连月饼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他肯定会好奇地追问我月饼是不是好吃?哪知道接下来他说道:“老师,是那个‘水溲成模入火炙,铁炉扬炭时铮从。和酥馅果更奇绝,列肆错杂鱼豆桩’里写的月饼吗?”我惊讶极了,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这首沈兆禔的诗。我点点头,说“是的。”又转头问他:“你吃过?”他摇了摇头,但肯定地说:“我知道它是什么样子。”
  中秋节很快就到了。那天早上,我走上讲台,照例拉开抽屉,突然发现那里有一个月饼状的东西,我取出来看,是一个手工做的红色布“月饼”,一边写着“中秋快乐”,一边写着“赵强”二字。我激动地走到赵强身边,他的脸“刷”一下红了,然后,他小声告诉我,他借了奶奶的针线,又找了适合的布料,然后剪成同样的圆形,把它们一块块缝起来……
  我摸着那个“布”月饼,转过身去,泪如雨下。
  这之后,我对赵强刮目相看。在我的耐心教导下,他也不再那么调皮了,总是来我这蹭书,一捧上课外书就忘了回家。得知他有个作家梦,我积极支持他写文章,经常在课外辅导他。支教结束时,我干脆把随身带的那些世界名著全都送给了他,并写了一句赠言:“小强,你相信你能成为一名作家。”就在前不久的教师节上,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一个洪亮的男中音告诉我,他是赵强,问我记得吗?我说我当然记得,那个“布”月饼我一直留着。他忘了那个“布”月饼的事,可他告诉我,他虽然没能成为一名作家,但现在生活得很好,他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放下电话,我找出那个已经泛黄了的“布”月饼,笑着笑着,眼泪涌出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