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脆弱的“狠人”
2017-09-29 06:14   王永清 


  记得才参加工作时,有次坐公共汽车去城里,正闭目养神,突然被一阵叫骂声惊醒,睁眼一看,卖票的老李正对一名中年妇女爆粗口,骂声之恶毒让这个女人全无招架之力。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有位乘客半路上车,买票少给了钱,老李不答应,称短途也得买全票,争论由此产生。这个女人无意间劝了那人一句:“跟他争什么?”就这一句话,老李像被针扎似地跳了起来,挥舞着拳头要打人,众人好不容易才劝住。
  老李我认识,彬彬有礼的一个人,买了乡镇到城里的公交线,天天跑营运。事后听他人议论,老李不久前查出了癌,性格由此大变,他误以为这个女人是在说与一个得了不治之症的人争什么,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心中自然怒气难平。
  像老李这样的敏感人生活中有很多。我的一位教师同事,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走路一瘸一瘸的。有一天,他看见前面有个学生走路也一瘸一瘸,于是勃然大怒,走上前去就大声斥责那个学生,骂得学生一头雾水。原来他认为学生是在模仿他走路,讥笑他残疾。真实情况是,这个学生刚下楼梯时崴了脚,痛得只能一瘸一瘸地走。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里的侯玉英,“行走有点瘸跛”,她总是在揣测别人看她时的眼光,似乎别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提醒她,她是与正常人不同的人。这种病态受歧视妄想症导致她“竭力证明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不完整的”。然而,越是这样,越引发周围人的鄙视和反感。有段时间,我家自行车经常被人放气,老妈认为是有人在与我家作对,将左邻右舍过了一遍筛子,看看谁最像“作案嫌疑人”,排查来排查去,心情糟糕透了。后来事情弄清楚了,原来是附近某熊孩子所为,有许多人受害,“作案”也不针对我家,完全随机。
  有篇文章说,在长途汽车上,两个小偷拿着匕首,一前一后逐个对乘客进行洗劫,没有一个人敢反抗。洗劫完毕,小偷喊着停车,一个小偷已下车,另一个正准备下,司机猛地一关车门,开车就跑。困在车上的小偷叫骂着扑向司机,却被司机一拳打倒在地。车上的人见司机制服了小偷,纷纷围了上来,对小偷拳打脚踢。司机怕出人命,几次叫停,但愤怒的乘客根本不听。司机急了,拿出一把扳手大吼一声,谁敢再打?众人胆怯了,住了手,一个个默默回到座位上。后来司机说,有的人在弱者面前是暴徒,在暴徒面前则是羔羊。
  人性就是这样,越自卑越对尊严看得重。这些脆弱的狠人,需要社会的关心,但更重要的还是自己内心一定要足够坚强,要学会让心胸宽广,悦纳自己,让生命绽放出积极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