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征支记念"币:日本侵华铁证
2017-09-22 01:54      撰文   姚旭东  
   此类币在林国民所著《中国金银币目录》一书第292页可查到。往事如烟,淞沪战争的炮声和火光已过去了八十年,但日本上海派遣军铸造的“征支记念”币仍留存下来,作为日本发动这场侵略战争的历史见证给世人以警示。
  今年适逢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80周年,本文展示一套日本昭和拾贰叁年上海派遣军从军“征支记念”币,以此纪念这一特殊的日子。
  该币正面图案为上刺刀的步枪(即著名的三八大盖)与军刀“X”形状交叉,中间上方一顶钢盔;“征支记念”四字由右至左分铸两边;上下各铸一行环形文字,上是“昭和拾贰叁年”,下为“上海派遣军从军”,均为小篆繁体汉字。背面却是孙中山像银币(船洋)背面的帆船图案(图一)。此币重量26.58克,直径39.25毫米,厚度2.6毫米。该币品相完好,声音与普通银元无异。
  另一枚币(图二)正面同上,一样充满了侵略气焰。反面却是流通版袁像银币背面的嘉禾图案,就是俗称袁大头的老银元,质地为纯铜。然而,与正版袁大头的嘉禾币面仔细对比,却发现并非原模所铸,而是另外雕造的模版,其字口明显不同于官版的嘉禾图。此币重量25.74克,直径39.2毫米,厚度2.6毫米,声音纯正,品相质地、手感都与普通铜元差不多。鉴于正面的“征支记念”币面有内齿,与嘉禾币面完全一致,因此,有理由认为这种配置才是其本来的设计思路,而帆船币面只是将造币厂中现成的钢模直接拿来使用而已。
  该币发行背景为:昭和拾贰叁年(昭和拾贰年和拾叁年的合称),即1937年和1938年。1937年8月13日,日本“上海派遣军”以8月9日日本官兵2人在上海虹桥军用机场被击毙一事为借口,出动大批海陆军和飞机进攻上海,是为“八一三”事变(日方称为第二次上海事变)。战争爆发当日上午10时,位于闸北的上海中央造币厂完全停工,之后工厂被迫内迁武昌。由于事起突然,而交通受阻,设备物料很多无法运往武昌,一些机器及造币原料滞留在老厂房。至10月27日,中央造币厂厂区被日军全部侵占,滞留的物资也就悉数落入日寇之手。
  初时,日军在此堆放武器弹药,作仓库用。同时,日本的“上海派遣军”为纪念“征服支那”,强令造币厂中的工匠技师为其设计雕造了一具占领军文字图案的银币钢模,利用厂里遗留的船洋背面钢模并另外雕造了袁大头背面的嘉禾币模,加上为数不少的白银原料,铸造了数个版本的“征支记念”币,发给那些于1937-1938年间参加“上海派遣军”对华作战的日军官兵。这其实是当时日本军方特制的慰问币(或称赏钱)。等到厂里的白银原料都用完后,再使用铜料继续铸造,直到把厂里的铜料也耗用殆尽为止,因此,“上海派遣军从军征支记念”硬币分为银、铜二种质地。
  在此之后,厂区被彻底当成械弹仓库;直至1939年底,该厂被日本海军改建成驻华舰队司令部。
  由于“征支记念”币存世量稀少,有专家认为,这只是利用造币厂中遗留的银铜原料铸造,纯属掠夺性质,铸造量有限。由于银铜大币完全可入市流通使用,且银币还可被熔解以作他用。1944年后,日本国内吃紧,物资非常匮乏,大量金属物件被用来制作军品,这些银铜币的结局可想而知。目前,只有我国大陆及台湾的民间有极少数量的实物留存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