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宋汉章其人其事
2017-09-15 06:03   记者张薇嫣 


  宋汉章(1872-1968年),名鲁,字汉章。从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做跑楼起步,宋汉章先后在上海大清银行、中国银行履职达四十几年。
  宋汉章曾任上海银行公会第一届会长,并创立了中国保险公司。作为银行家,宋汉章成绩斐然,留下诸多金融遗产,但自身却是两袖清风,俭朴而廉洁。
  已故上海知名女作家程乃姗忆及其祖父辈的中行人时,称宋汉章“一贯生活俭朴。曾见过他一张照片,皮鞋尖都磨得发花了。听外公讲,某日中行工友去他家送文件,远远看见他自己用一根筷子串了几根油条从外面走过来——原来这位银行家自己去买早餐。”
  “其实他家中有佣人,但一些简便小事他尽量不麻烦下人。说出来读者不会相信,这样一位大银行家六十年代在香港去世,身后遗产仅十来万美元!他一世都没有私人物业,一辈子住的是银行提供的住宅。”
  被捕获释
  辛亥革命后的1912年3月24日,时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经理的宋汉章应华侨商人梁建臣之请,到位于上海租界的极司非而路小万柳堂私宅参加宴会,同往的还有工商界人士周舜卿、顾达三等。下午二时,后园码头突然驶来一艘小火轮,十二名佩带手枪的士兵将宋汉章捉去,押至陆军第十师军营看管。
  下令抓捕宋汉章的是革命党人、沪军都督府都督陈其美。该事件亦是民国初年轰动一时的著名案件,两任大总统孙中山、袁世凯,两任财政总长陈锦涛、熊希龄先后对此表示极大关注。袁世凯还以大总统的名义亲电陈其美希“即迅饬查明释放”。上海各界人士纷纷指责陈其美,要求他迅速放人。陈其美的弟弟也受中国银行的重托,劝说陈其美以上海金融市面为虑,尽早释放宋汉章。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张徐乐认为,此案表面系陈、宋之矛盾引发,但深入分析,当时光复后的上海大局未定,商业凋敝,金融恐慌,革命尚未完全成功。身为沪军都督,陈其美为稳定局面和筹措巨额军费焦头烂额、殚精竭虑。对此,他曾无奈表示,上海“处此冲繁要地,送往迎来,凡各省运兵运械,及各种之供张,事前秘密之布置,善后结束之绸缪,无一事不需现款,无一日不坐愁城,百孔千疮,万分支绌。而沪上一隅之地,关税则掌于外人,厘赋多归于苏省,此地乃销金之窟,无处筑避债之台。”
  而宋汉章系原大清银行上海分行经理。大清银行总行虽设在北京,但业务全在上海。1912年1月1日(民国伊始),百废待兴,新政府改组大清银行为中国银行。作为新政府的中央银行,宋汉章即被任命为上海中国银行经理。
  据悉,陈多次向宋汉章提出借款要求,却屡遭宋拒绝。因此,陈借机发难、要挟军费款项有其动因存在。不论起因如何,陈捕宋也不是目的,只是手段。但捕宋招致各方压力,反对的社会舆论较大。最后,中国银行方面答应由伍廷芳劝宋汉章停止将款项解往北方,给沪军都督府一定援助,并由钱业董事请商会向陈其美申请保释,陈其美才终于在4月15日下午九时释放了宋汉章。
  表面看来,财政问题似乎是该案的引爆点,至于背后是否还交织着其他更为复杂深层的因素,宋是否权力争斗的棋子或替罪羊众说纷纭,暂不作详析。但由是之,宋汉章的威望、重要性及社会影响力可见一斑。
  抗命停兑
  如今,在中国银行行史陈列馆里,立有两尊蜡像,分别是宋汉章和张嘉璈(曾任中行上海分行副经理和中行总行副总裁),一个着长衫,一个穿洋装,分别代表着中行曾经的长衫帮和洋装帮(即本土派和留洋派)。
  作为中国土生土长的银行家,
  宋汉章经过被捕获释一役,在金融界的声望日隆。嗣后的民国5年(1916年)5月,长衫帮宋汉章联手洋装帮张嘉璈共同筹划抵制袁世凯的“停止兑现令”,令袁氏镇压护国战争的筹饷阴谋破产。
  事实上,宋汉章此次面临的是更为两难的困境。中国银行当时是中国金融的支柱,而上海分行又在整个中行系统中居十分重要的地位。如遵照袁氏令停止向民众兑付银元,将严重削弱银行信誉;没有了信誉,银行今后就无法开门营业,等于自取灭亡。若一旦中行垮台,整个局面将不堪收拾,外国人在华利益也将受到极大影响。
  但如果抗命,继续向民众兑付,则不仅政治风险极大,还面临巨大的商业风险。同时,一旦形成大规模挤兑,上海中国银行也极有可能因此破产关停。假如上海出现金融问题,将给全国带来灾难。
  在上海及江浙金融界和外国银行的全力支持下,5月12日,上海中国银行正常营业,开门迎接兑换大潮,所有纸钞都可全额兑换。同时在报纸发出通告,星期日照常营业,全力帮助民众兑换。上海中国银行的举措打消了民众的心理恐慌,开门两天后,挤兑者逐日减少,一周之后挤兑风潮完全平息。
  据悉,这场风暴过去之后,中行上海分行的声誉骤然提高。有钱人和生意人立即把钱存入上海中行,吸收的存款反而比挤兑之前大为增加。
  宋汉章令中行员工难以忘怀的另一原因,是他率先提议为员工营造宿舍,首建了上海近代史上首个有社区概念的居住模式——中行别业。中行别业现址为万航渡路623弄,占地面积46.17亩。
  1923年10月31日,由宋汉章提出,经常务董事会讨论通过,出资3200两白银,选址越界筑路区,起造“中行别业”。至1930年,中行别业内已有一百多户住户,一般中低层行员都解决了住房问题。经常务董事会批准,才特别营造经、副理的花园住宅。因为有九幢花园住宅,中行人俗称为“九宅头”。
  据程乃姗描述其父母回忆,当年中行别业内已颇有社会主义之风:看病免费,行方轮流邀请海上内外科名医坐镇诊疗所;读小学免费,上中学大学甚至留学都可向中行低息借贷;每天有行中大巴士准时接送员工上下班。在整个中行别业,众人守望相助,和睦如一家。
  关注时局
  1918年7月,宋汉章就任上海银行公会第一届会长,鉴于时事局势,他在上海银行公会年报上发表了《对于上海银行公会之观察》的文章,表达对银行和国家面临的深重危机的关切。摘录如下:
  世界文化日进,则共同机关日增。今日社会之状态,非互相提携、互相扶持、不特无以谋发展,亦无以保现状也。上海银行公会之创立,三载于兹矣,其经过之历史,与夫创办之事业,当已详载本报,毋待赘述,今就观察所及概约言之。
  一公会之要旨
  团体之结合,所以谋扶持之益也。上海一埠,吾国银行林立,向无统系,自公会成立以来,即议定营业规程十六条,内而为各行谋营业之标准,外之则商民兴银行有关系者,亦知所以适从。故银行公会者,所以联合同业,定一致之政策,以互相扶持为旨,促进金融业务,以合社会经济之需求,凭藉共同之力量,增长信用,以保社会金融之安宁。此其要旨,关系岂浅鲜矣。
  二银行公会之特点
  由前之说,银行公会之地位,既如是之紧要,则吾人尤不可不希望此种机关之发展,而扩充其活动之范围。上海为吾国商业之中枢,而银行事业,外人尤有捷足先登之势。自华商银行设立以来,国人渐有自植势力之思想。欧战以还,吾国金融事业日益发达,而银行之产业亦日益增加,银行之有公会自上海始。近且内地银行亦逐渐成立,公会亦相继发生,得以联络各埠之声气。而银行团体之大结合,且因公会而继起,苟非具此特点,何能响应如是之迅速耶。
  三银行公会之前途
  上海各银行之入公会为会员者日加多,其事务之重大者,莫不集议于公会,将来为助长营业敏捷便利之计,银行交换所之设至不容缓。考各国制度,均有银行交换所。现在银行林立,已非前此一二家银行可比,至组织交换所必要时,当藉公会组织之也。
  新银团问题,全国注意,其关系于吾国财政,至重重切。故上海公会有全国银行公会联合会议之举,建议整理财政,及组织银团,发行车辆借款,及上海币厂借款之库券,以促政府之觉悟。将来政府果能对于财政切实整理,挽回已失之信用,公会实有随时促进之功用也。
  综观上述银行公会之组织,小之维持金融,以造成完美之银行;大之以银行团结之力,改造吾国之财政,其关系国家之前途至深且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