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中央造币厂与船洋
2017-09-08 06:32      撰文   姚旭东  
   编者按:波诡云谲的民国时期,中国的机制币经历了怎样风云变幻的命运和变革?让我们走进原上海中央造币厂,揭开那段铸造船洋的尘封岁月
  船洋(英文称Junk or Rising sun),即上世纪30年代中华民国在中国大陆所铸造的国币之一,正面为孙中山先生肖像,背面为双桅帆船航海图。然而,帆船图更早设计应用在钱币上,应该是在1929年。当时,国民政府曾邀请各国造币厂参与国币壹圆设计,包括英国、日本、美国、奥地利、意大利等国家,但设计结果大同小异。此后,因美国顾问甘末尔建议中国实行金本位币制,这些样币都没有被采用。
  试铸壹圆样币
  1930年春,上海中央造币厂正式成立,并成为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唯一的国家造币厂,专属银元铸造。厂方先后聘请了美国、日本等诸多造币、雕模专家,并逐渐调入原天津造币厂的部分技术人员。图一所示即系民国十九年(1930年)上海中央造币厂正式成立时铸造的第一种纪念章铜样,用于纪念造币厂建成竣工时,馈赠国民政府高级官员以及来厂参观的贵宾和中外记者。该纪念章铸额甚小,存世极罕。铜样正面的孙中山侧面头像和背面的双桅帆船设计图案成为民国21年至24年船洋国币的“祖钱”。
  之后,财政部审核国内外造币厂生产的样币后,最终确定了新国币图案,即俗称的船洋。其头像面采用意大利作品,帆船面则借鉴了时任上海中央造币厂总技师克里夫·赫维特雕刻的“民国十九年春中央造币厂工竣纪念”章之船面样式。
  其时,国民政府邀请甘末尔等美国金融学专家为中国设计财政方案。民国二十年(1931年),一份逐渐采用金本位币制草案的“甘末尔计划”送入南京总统府。同年,由美国费城造币厂制作的“金本位币一元”的模具被送入上海中央造币厂试铸。壹圆币正面中央为孙中山侧面像,上环列“中华民国二十一年”的字样,背面中央为双帆船,海面波涛起伏,东方旭日升起,一片光芒;船下的海面上有三只海鸟翻飞,上镌“金本位币壹圆”。辅币与主币基本相同,只是用更小的尺寸和较低的面额。全部币值分四等:壹圆、半圆、贰角、壹角。因“甘末尔计划”在中国金融界遭到一片反对,此币仅试铸了红铜样币后就停铸了。
  开铸首枚船样银币
  到了1932年初,正值筹备开铸新国币之际,上海爆发“一·二八”抗战,厂事又告停顿。其时,日本海军陆战队及其军用战机在1932年1月28日夜对上海当地国民党驻守的第十九路军发起攻击,十九路军随即起而应战。“一·二八”战况惨烈,连日军后来也承认:“市街到处起火,火焰漫天,战场极为凄惨。”从停泊在黄浦江上的日本海军水上飞机航母“能登吕”号上起飞的日本战机在上海城市上空肆虐轰炸,商务印书馆总厂和东方图书馆被大火焚毁,包括众多古籍善本在内的30多万册馆藏图书被付之一炬。
  至5月5日,南京政府代表郭泰祺与日本特命全权公使重光葵分别代表中日双方签订了屈辱的《淞沪停战协定》。
  民国22年(1933年)3月1日,中央造币厂正式开铸银圆。该币是国民政府放弃金本位币制,确定银本位币制,并公布《铸造条例草案》前夕所发行的第一枚船洋银币,西方人称之为Junk Dollar。图案设计上,正面为孙中山像,版面为民国21年版,背面中央一艘双桅帆船,帆船上方为三只海鸥,帆船右方旭日东升、光芒四射,左右分列“壹圆”(图二),直径39毫米,重26.67克,成色88%。
  根据赵宁夫、胡国瑞为主编的编纂委员会《中国钱币大辞典(民国篇,金银币卷)》(中华书局)记载,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南京国民政府根据奥、意、美、英、日五国样币币型,加以修改,制成孙像双帆三鸟银币(俗称“三鸟币”),由上海中央造币厂正式铸造,订铸226万元。
  但该币铸成后,舆论纷纷指责银元背面旭日东升图相为象征日本帝国迅速崛起;三只海鸥被解释为日本战机在中国领空盘旋肆虐,其兆至为凶恶不祥。最终,财政部迫于巨大的舆论压力,取消此种国币,已铸成的三鸟币被全面回收销毁。然为时已晚,已有小部分流入市面。据后来中央造币厂统计:三鸟币共生产约226万枚,回收约220万枚,流入社会的三鸟币大约近6万元。
  银币退出历史舞台
  1933年3月8日,南京政府颁布《银本位币铸造条例》,正式定名新国币为银本位币。同时决定,自4月6日起,“废两改元”正式实施,废止银两流通,所有公私款项的收付交易全部改用银元。该条例完成了银货币制度的一次重要改革,此后,银本位币由中央造币厂专铸。之后,国民政府把三鸟币图案删除了有争议的部分,并更改版面为民国22年,故真正大量铸造且流通的银本位国币(船洋)是民国22年开始发行的正面孙中山侧像、背面帆船图的壹圆银币(图三)。该币直径39毫米,重26.6971克,成色88%。财政部为审查中央造币厂铸造质量及厂务,聘请金融界知名人士41人组成中央造币厂审查委员会,对所铸银圆、银条的成色和重量逐批抽查。经化验复核,确实符合法定公差,核准出具产品合格证书,凭此出厂,交中央银行发行。
  此后,中央造币厂依照上述图样继续铸造国币船洋,只是更改模具年份,直到1935年6月。迫于国际银价上涨的压力,国民党政府实行了法币政策,禁止银元流通,银币基本走完其历程,纸币开始登场。
  综上,船洋分别铸有民国22年、23年两个版本,后续几年鉴于各种原因,虽刻模甚至批量生产(24年版)但终未流入市场,故仅为样币。根据相关数据与KP世界钱币目录数据记载,民国22年船洋银币铸造量约为46400000枚;民国23年版铸造量约为128740000枚,其中包含1949年委托美国三家造币厂铸造的3000万枚。
  链接
  船洋银币产生于上世纪30年代,建造造币厂本身是为了铸造新的国币银元。然而,自从开铸第一种竣工银章之后,船洋的铸造就再也没有顺利过:最早铸的金本位样币才铸好铜样就被完全废弃;之后因爆发战争,工厂全面停工,根本无法正常运转。好容易等到停战,能够正常运转开铸新版银元三鸟币,没成想新币反而惹来众怒,最高当局忙不迭收回成命。
  等到重新改好币模,也有了中央颁布的相应政策作为保障,国内环境相对平稳,这才正常地铸造了两年左右的国币银元。可接下来,外部国际经济形势风云突变,美国调整了货币政策,国际银价连续疯涨,最终迫使国民政府废除刚推行不久的银本位币制,取消银元流通,转而实行法币政策,纸币开始大行其道。而中央造币厂也只能屈尊生产小型的辅币即铜币、镍币等等。期间,厂里也开铸了金银的厂条,但主要是供银行金融系统内部使用,根本不能到市面流通。
  由此可见,船洋的铸造历程一波三折,见证了上海中央造币厂初创时期的艰难处境乃至国家民族的苦难命运。解放后,军管会将中央造币厂改为人民造币厂直至上海造币厂,并配合解放康藏地区开铸三年版的袁大头银元,才使得这座当时国内首屈一指的造币大厂重新焕发新的活力。
  时至今日,机制币已经作为收藏品,成为财富体现和文化载体而引起国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