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访谈
“一带一路”债券发行有望提速
2017-11-14 02:18   记者王菲  
   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研发部胡乾慧:
  近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愿景和行动计划(2018-2020)》(以下简称《愿景和行动计划》)出炉。对此,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研发部胡乾慧认为,《愿景和行动计划》指出将完善“一带一路”债券融资机制,支持境内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关机构和优质企业及国际金融机构在上交所发行人民币债券,募集资金用于“一带一路”建设,这势必将推动境内企业“一带一路”建设相关债券的发行快速增长。《愿景和行动计划》同时强调坚持长期稳定、风险可控的基本原则,提出构建风险预警系统,形成应对跨境风险和危机处置的交流合作机制。
  鼓励发展债券市场满足企业走出去需求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4年间“一带一路”沿线高铁、路桥、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项目密集落地,参与建设的中资企业普遍存在巨大的资金需求。业内普遍认为,《愿景和行动计划》是上交所未来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纲领性文件,总体目标为推动和组织“一带一路”沿线资本市场合作,拓宽“一带一路”建设直接融资渠道,动员境内、国际、沿线国家当地资金和境内外企业共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一带一路”资本市场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同时,进一步推动境内资本市场双向开放,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胡乾慧表示,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经济规模偏小、金融市场欠发达,中资企业在投资所在国当地融资较为困难,因此目前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的中资企业的主要融资渠道依然是国内资本市场,包括国内政策性金融机构、商业银行信贷及债券融资。
  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国内金融机构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的金融支持超过7500亿美元。现阶段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支持“一带一路”沿线省份发行“一带一路”债券,重点支持福建和新疆两个核心区域发债。截至2017年4月末,发债规模已达2349.70亿元。
  胡乾慧指出,根据《愿景和行动计划》,上交所将推动募集资金用于“一带一路”建设的债券发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预计未来交通运输业、建筑业企业债券将快速增长。
  目前“一带一路”建设投资项目多为铁路、公路、机场、水利建设、能源项目、油气合作项目,参与企业以大型央企为主,如中国石油、国家电网、中国移动、国机集团、中国中车、中国交建等,整体实力较强,信用风险较低。“一带一路”熊猫债券融资机制将进一步完善
  《愿景和行动计划》指出将在2017年3月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成功发行首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发行的熊猫债券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完善“一带一路”熊猫债券融资机制。
  胡乾慧指出,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各项政策制度逐渐完善,熊猫债券的发行逐步放宽。2015年以来,在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之下,熊猫债的发展进一步加快。
  2016年我国债券市场熊猫债发行总额高达1320.40亿元人民币,是2015年的近10倍。截至目前,已发行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熊猫债券的发行主体主要包括主权政府、政府机构、金融机构以及非金融企业,共发行5只债券,融资规模合计55亿元,期限均为3年,发行利率位于3.4%-5.5%之间,交易市场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银行间债券市场。
  胡乾慧认为,根据《愿景和行动计划》,上交所将积极推动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关机构和优质企业在上交所发行人民币债券,“一带一路”熊猫债券发行有望提速。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行的熊猫债券风险主要为主权信用风险。总体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风险特征不一,主权信用风险差异性较大。根据联合评级主权评级结果,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主权信用等级最高的为新加坡,其政治经济环境稳定,综合实力强。另一方面,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政局不稳定、地缘政治风险较大、经济结构单一、通货膨胀严重、债务负担沉重等一方面或多方面的问题,主权信用风险偏高。
  因此,胡乾慧表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行的熊猫债券的风险识别中,需紧密结合国际政治以及各国经济、金融环境,做出审慎的判断。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发行的熊猫债券风险,首先应考察其所在国主权信用状况,再结合国际形势、自身财务状况、行业特点,给出综合的评价。对于主体财务状况一般的情况,可要求追加实力较强的担保,降低违约风险。
  胡乾慧指出,不同国家风险程度差异较大,风险状况复杂。为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利益,“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政府和金融机构之间应建立协调机制,充分共享“一带一路”项目信息;国际金融机构应该开发“一带一路”政治风险保险产品并完善汇率对冲市场以服务“一带一路”债券;此外,国内信用评级机构应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用评级机构的交流与合作,可设立“一带一路”信用评级联盟机构等,联合开发跨境风险预警机制,更好地揭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企业的信用风险,保障“一带一路”债券市场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