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访谈
工银国际:劳动力市场推动欧元区经济换挡
2017-09-15 06:04   记者潘晟  
   近年来,欧洲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和机制活力显著改善,在供给、需求两侧助力经济复苏,并阶段性压低通胀中枢,进而塑造了欧洲经济的当前特征。
  对此,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程实,工银国际高级经济学家钱智俊近日发布报告称,这表明欧洲已经步入经济换挡时期。劳动力等要素市场的结构性改革正在渐次取代货币宽松的总量刺激,有望成为货币宽松退出阶段的增长主动力。
  第一,开放流动助力经济复苏。欧债危机至今,欧盟加快了劳动力市场一体化进程,着力消除限制东欧成员国劳动力流动的壁垒,至2014年基本实现了所有成员国劳动力市场的相互完全开放。得益于此,近年来在欧盟成员国的就业人口结构中,国外劳动力占比持续上升,其中,欧盟内部劳动力流动的增长贡献最为重要,远高于欧盟外部劳动力流入的作用。劳动力流动性的持续提升,对欧洲长周期复苏具有关键的推动作用。
  程实和钱智俊表示,在供给侧,欧盟各国能够借此修复劳动力在数量和技术上的结构失衡,创造新的企业和行业,并优化劳动力资源与其他要素的结合,从而提升生产效率和社会总福利。在需求侧,学术研究表明,劳动力流动能够同时降低输出国和输入国的失业率,因而有效缓解了经济危机对总需求的负向冲击。与美国和中国相比,欧元区作为货币联盟,政策空间更加受限,因此这一缓冲工具尤为重要。近年数据显示,上述推动作用已经渐次显现。2010年至今,欧元区和欧盟的劳动生产率增速大幅领先于美国,并长期高于OECD平均水平。2010—2013年,在欧债危机的冲击下,欧洲人均劳动时间出现严重下滑,而2014年至今,欧洲人均劳动时间的增速迅速反弹并与美国趋近,表明劳动利用率得到显著提升。
  第二,市场活化降低通胀中枢。近年来,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等欧盟成员国在工时、薪资、雇佣制度等关键领域,强化企业用工自主权,削弱工会集体权力,从而显著减少就业保护、打破市场僵化。根据学理,在欧元区内部,过度的就业保护和集体谈判权增加了企业边际成本,是引致通胀上行的重要因素。弱化就业保护、提高市场效率,则有利于向下突破工资黏性,降低劳动力成本,从而抑制通胀抬升。
  程实和钱智俊表示,本轮欧洲劳动力市场改革对通胀水平的影响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在改革引导下,此前危机时期因市场僵化而虚高的工资逐步回落至均衡水平,并有力推动低工资岗位的就业增长,进而加快市场出清和经济复苏,同时也拉低平均薪资水平,从而导致经济增速和通胀水平的背离。第二阶段,在劳动力市场出清后,经济复苏将切实推高薪资水平,从而撬动通胀水平上涨。从数据来看,虽然7月欧盟失业率已降至7.7%,达到2008年年末水平,但是欧盟薪资增长却依然滞缓,严重拖累了通胀水平,表明欧洲正处于第一阶段。下半年,随着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渐次过渡,欧洲通胀水平有望在振荡中缓慢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程实和钱智俊指出,在取得显著进展的同时,本轮欧洲经济换挡亟需平衡两方面的沉重压力,因而仍将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改革进度需要与时间赛跑。当前货币宽松效果达到高潮后,政策边际效力将迅速衰退,政策成本随之全面显现。过剩的流动性将扭曲要素市场的资源配置,冲销结构性改革的作用,欧洲央行政策转向不可避免。因此,结构性改革需要加速推进,以及时承接货币宽松的退出,避免换挡期的动力中断而导致增长回落。
  另一方面,地缘政治风险恐将回升。在当前欧洲,结构性改革是一把双刃剑,而加速推进则会倍增其政策风险。以劳动力市场为例,无论是加速劳动力流入还是削弱就业保护,都会深刻触动底层民众的固有利益,引发民粹主义再度涨潮,进而可能冲击结构性改革和欧洲一体化,阻碍经济换挡步伐。实证研究表明,对于英国而言,外部劳动力的流入显著降低了低收入阶层的工资,但有利于中高收入阶层。这是2016年英国民粹势力崛起并触发“脱欧”“黑天鹅”的根源之一。而无论是萨科齐时期,还是奥朗德时期,法国的劳动力市场改革均遭遇了工会的强大阻力而被迫中断,因此,马克龙改革的前景并非坦途。
  程实和钱智俊表示,换挡成败将决定欧元区经济复苏长期进程。在双重压力之下,法国劳动力市场改革,以及德、法主导下的欧元区一体化改革能否如期完成,将决定欧洲复苏的中长期前景,亦将深刻影响欧洲央行货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