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访谈
金砖国家厦门峰会前瞻: “立足五国,放眼全球”
2017-08-29 00:23   见习记者戚奇明  
   2017金砖国家峰会将于9月3日在厦门举行。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和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研究室主任方明,就此次峰会的背景和内容,以及金砖国家合作尤其是金融合作现状和未来发展进行分析和探讨。
  《上海金融报》:金砖国家峰会即将在我国厦门召开。从目前了解的信息看,此次峰会跟往届相比会有哪些特点和亮点呢?
  方明:目前从全球变化的角度看,中国经济发展较为平稳,美国经济也恢复得不错,两国之间经济格局与发展趋势较好。不提中美博弈,而用全球格局比较的观念来看,中国的全球地位在稳固中上升,发挥的作用和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而金砖国家组织从地缘政治或者经济体制角度而言,是全球经济发展中新生力量的代表。既为了相互支撑,防范风险,也为了发挥更大的话语权,促进自身发展。快速的经济发展使得中国越来越有自信,从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可以看到,中国在金融领域里也有自己独到的理解。这是我要强调的本次峰会的召开背景。
  庄健:提出金砖国家这个概念以后,全球局势发生了很多变化。一开始金砖国家的发展相对较快,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有些国家仍保持中高发展速度,如中国和印度,而其他三个国家出于各种原因增速严重下滑,金砖国家内部面临发展上的较大差异。另一方面,金砖国家面临更复杂的全球形势。很多国家打起了民粹主义的大旗,反对全球化,这种潮流不利于金砖国家团结。所以金砖国家峰会在面临这么多的困难和挑战时召开,我认为其意义是总结过去的合作经验,应对当前面临的挑战,找到未来发展方向,这是最大的重要性所在。
  《上海金融报》:您预计这次峰会可能会在哪些领域达成共识,会有哪些成果?
  方明:第一,金砖国家合作要形成规则,国际原则也要遵守,这方面中国要重点提出。第二,还是发展,这是要大力推进的。相互融合共同发展,实现共赢。第三,对金融的定位,会更明确。金融是工具,不是控制手段,不能放任金融来控制所有领域。要提升认识、提高系统性风险防范,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的内容在国际上也具有意义,比如之前设立的储备基金等,要发挥这种机制的相互帮助的作用。如果想得再长远一点就是文化,形成良好相处的机制。中国有自己的理论、自己的意识、自己的经济基础,在“一带一路”推行的大背景下取得了很多成果,在这种情况下和金砖国家如何进行有效协调,充分发挥中国的作用是一个要点。在G20杭州峰会上我们其实看到中国已发挥重要作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这也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庄健:寻找新的发展契机,寻求进一步合作,恐怕都脱离不了经济方面和经贸方面最基础的合作。发展速度参差不齐更要互相支撑,互相帮助。印度的经济发展速度也很快,可它的基础设施有问题,相对中国比较弱。巴西、俄罗斯、南非基础设施都相对弱,依靠资源和原材料,在全球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材料价格往下走的时候就面临大挑战了。其如何与中印两个发展比较快的国家合作,可能是下一阶段关注的热点。在气候、环境治理等方面也可能会找到共同合作的发展方向。另外,这次峰会特别提到文化方面的合作,教育、卫生、医疗。“金砖四国”名词发明人奥尼尔提到抗生素在一些国家滥用,影响了老百姓的健康,如何提高对新的抗生素药物的开发并好好利用,对金砖组织来说,是可以进行合作的。
  《上海金融报》:金砖国家自己的银行——新开发银行已成立两年了,前不久该行的非洲区域中心也已开业。从实际效果看,您如何评价新开发银行的作用,除了为基础设施和能源项目融资外,该行还可能在哪些领域拓展业务?
  庄健:新开发银行开业以后也在做着探索,基础设施和新能源是合作之初就已经达成的共识,做的努力也见了成效,新的领域包括区域合作及绿色发展。绿色发展包括了新能源、环境保护、气候变化、城市的垃圾处理等等,发展的范围较大。新开发银行是一种新的区域合作方式,已经在非洲开业,在俄罗斯也有规划要成立区域中心。金砖国家对周围地区都有辐射作用,南非会在非洲区域拓展合作,俄罗斯也可以向东欧国家拓展,中印的范围也很大,和“一带一路”衔接起来更加广阔。金砖的概念,在新开发银行成立之后还在进行探索。金砖国家是开放的,并不仅限于这五国,而是立足五国,放眼全球,是眼光开阔的区域合作理念。理念要落在行动上,特别是资金的融通上,新开发银行就起到了这个作用。
  方明:新开发银行是一个很好的概念,具体发挥的作用还得看具体落实情况。500亿元的初始认缴资本,如果放贷规模小,所起的作用会有限。钱放在那关键看怎么用,这也很考验机制,这是对现状的一个评判标准。第二个方面,我认为把基础设施和能源做到一定的规模,再适当地在与民生有关的领域合作,再往后的话可能会对外投资。
  《上海金融报》:目前新开发银行与国内外金融机构有哪些合作,将会产生什么影响?
  庄健:在立足五国,放眼全球的包容心态下,新开发银行和全球现有的许多金融机构都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和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都有很密切的关系,甚至在一些项目的筛选,项目的构架、融资方式上进行借鉴。已组成的管理层、管理机构都有很好、很丰富的管理经验,甚至有些管理者在世界银行或亚洲开发银行有过工作经历,具有经验优势。但也面临一些挑战,要继续开展和已有金融组织的联系与合作,在合作下去解决问题,或促进问题的解决是现在要做的。
  《上海金融报》:金砖国家金融合作现状如何,存在哪些主要问题,中国该如何应对?
  方明:金砖国家组织面临着一个考验,即是否形成了一个有效的组织?能否在全球格局转变中发挥应有作用,首先在于组织内部能不能协调。比如最近中印关系或者是地缘政治这个基本的领土问题如果有冲突,那么这个组织进行下去会面临较为严重的困难。金砖国家在这次峰会上将面临着一些不和谐因素,如何应对这不和谐的情况,决定着金砖国家组织的未来,这是我认为特别重要的此次会议的特点。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自信和作用会发挥得越来越充分,包括在经济、投资、金融领域都会发挥出来。这次得看中国怎样发挥金融组织在金砖国家组织里的作用,保证自身利益不受到侵害,从而能让别人理解我们,主动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是一个挑战,也是机遇。
  庄健:金融合作上有较多的成绩和亮点。要说问题,目前来看,在全球发展格局的影响下,如何能够避免系统性风险是要思考的问题。比如中国前段时间在创新金融上探索比较多,所谓影子银行的业务发展势头猛、速度快,对实体经济的支撑可能会弱化,资金就会在金融机构内部循环。虚拟领域里的泡沫,使得资本市场风险不断累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就是由于美国过度发展金融创新,运营多年之后爆发了监管方面的短板和问题。如今有美国、欧洲、日本方面的发展经验可以借鉴,但是要找到适合发展中国家的既能够支撑实体经济发展,又能避免一定风险的创新和治理结构,需要很好的合作和探索。中国在防范风险和宏观调控方面可以贡献力量,这次的金砖国家峰会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和场合。
  《上海金融报》:新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随着该银行的进一步发展,会对上海的金融发展以及上海的金融中心建设产生哪些影响,提供哪些便利?
  方明:上海是建设中的国际金融中心,有很多金融人才和政策机制,在各地设有办事机构,办事机构的人员构成也都具有较高的国际水平,这对上海有好处,对开分支机构的国家而言,也有好处。
  庄健:上海正在积极探索建设有全球影响力的金融中心。上海的金融历史以及近几年的自贸区建设,以及市委市政府对金融合作全球化的重视,对金砖国家和新开发银行也是一种支持。另一方面,新开发银行运作的业务也会对上海本地,产生越来越大影响。区域的便利在日常或多或少对本地的经济社会发展都会起到很好的作用,会比其他区域有更多的发展机会,使全球的投资人关注上海。这对上海的投资、经贸、金融,都会带来益处,进一步提升上海的全球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