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访谈
51信用卡CEO孙海涛: 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大有可为
2017-08-22 05:15   记者马翠莲  
   日前,互联网金融“独角兽”企业51信用卡CEO孙海涛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中国经济转型发展和强化金融监管大背景下,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可以大有可为。
  《上海金融报》:据《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当下我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规模已经超过17.8万亿元,未来这一体量仍旧会保持高位增长。您认为未来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前景如何?
  孙海涛:国内互联网金融发展从2013年开始萌芽,目前已经从野蛮生长进入了行业稳定期和监管规范期,整个互金行业的市场地位和金融服务影响力逐步扩大,也正在逐步成为传统金融的有力补充。
  在互金发展的前期,各种业务模式竞相出现,包括网贷、在线理财、众筹、征信、互联网货币以及互联网保险、互联网证券以及互联网基金等。随着互金业务发展的深入,目前市场上主要的业务模式集中于以个人借款撮合为主的网贷模式,并且正在逐步发展成为掌握银行、消费金融以及网络小贷等牌照为主的互联网金融集团驱动模式,相对而言互金的核心驱动已经从过去几年的理财端逐步转移到了以小额、分散的个人消费金融资产为驱动的模式。
  另外,如果说互金行业的前半程主要看各个平台的商业模式落地能力和用户、场景、资产规模化的驱动能力,那么在后半程,随着互金领域监管力量的加强和市场关注度的提高,以合规和标准化管理运营能力为核心的规范化驱动模式将是主要的表现。或者可以这样说,在互金领域,监管合规将成为行业发展的分水岭之一。
  国内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前景是相对比较明确的。一方面监管政策开始逐步介入,另一方面行业也逐步找到自身的立足点,从业务和监管不确定到两者的明确,这是一个质的飞跃,未来也将进一步推动行业发展。
  《上海金融报》:央行日前发布《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在《促进互联网金融在创新中规范发展》一节中,透露了互联网金融监管方向。您如何看待金融监管的必要性?企业如何适应监管,做好内控?
  孙海涛: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了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基本原则和模式,互联网金融监管逐步走向规范。随着互联网金融深入发展,有必要建立全面监管的制度体系。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规范,互联网金融监管或将从以具体风险隐患为着眼点的风险专项整治,转向以行业龙头为主要对象的宏观审慎监管。金融监管是十分必要的。对于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都是如此。互联网金融作为国内创新金融的细分行业,与传统金融一样都是为了满足用户个性化的金融需求。在监管介入下,可以保障行业在效率、标准、公平和竞争方面都更加有序。
  从监管介入互联网金融至今,监管行动一直没有间断,互联网金融行业也的确开始得以规范和净化,随着监管的逐步完善,一个健康有序规范发展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将展现新格局,并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企业与监管应该是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在满足金融服务发展深度和趋势的前提下,企业应该适应并主动迎合监管。在应对监管的同时,也要积极符合行业发展趋势,做好行业自律管理和内部合规化管理。
  在内部标准化控制方面,企业应该从业务规范流程、财务流程、运营管理流程以及风险管理流程等多个方面做好内控管理。就互金行业而言,与监管保持良好的沟通并做好内部管理是十分必要的。
  以51信用卡旗下个人信用借款撮合平台51人品为例:首先,51人品作为个人纯线上信用贷款撮合平台,始终坚持小额、分散定位,目前人均借款金额仅2.5万元。其次,严格按照监管要求,51人品已经获得ICP认证和公安部颁发的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三级认证,银行存管协议已经签署,正在对接中;在信息披露方面,坚持每月对外披露51人品运营月报,并在数据上报互联网金融协会上做好及时沟通和安排。第三,积极融入行业协会,提高自律管理。目前51信用卡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首批会员单位,以及杭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执行会长单位。
  《上海金融报》: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我国互联网金融呈现快速发展趋势并逐渐形成中国特色。您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发展转型与互联网金融的关系?
  孙海涛:实体经济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基础,互联网金融通过实现资源共享,降低融资成本,有效拓宽了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多样化的互联网理财产品丰富了普通居民的财产性收入。互联网金融与各行各业的融合加速了行业的转型升级,全面地驱动了实体经济的发展。
  目前国内经济转轨的主要趋势是降杠杆提效率并摆脱单一的重资产驱动模式,提倡更为健康的可循环和绿色健康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国内经济体制转轨和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另一个重要的金融领域的变革就是利率市场化,基本上利率市场化和国内互联网金融发展是处于同一个时段的。
  目前国内的利率市场化已经基本完成,一个更为全面的利率市场化体系也正在逐步形成。而对于互联网金融而言,最难能可贵的一个优点是促进了国内利率市场的普惠化和市场化,原先的利率市场是相对割裂的,而互联网金融服务通过更个性和自由化的资产和资金之间的匹配,结合了创新的大数据风控和IT前沿技术,将信用环节融入,创新了金融服务的新方式,成为国内除传统金融以外一个前景广阔的金融服务市场。
  互金服务提高了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和效率,也提高了利率弹性,使得金融服务满足了个性化、差异化和自由化的需求,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国内的利率市场化进程,近而有助于整个金融体系市场化的建立。从本质上而言,互联网金融的核心目标是提高效率,普惠金融,满足各种人群的服务需求,与整体经济发展转型的基本目标是一致的。
  在中国经济转型发展和强化金融监管大背景下,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大有可为。
  延伸阅读:
  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寒冬来了?
  中国互联网金融自诞生以来,经历了从“野蛮生长”到“集中整治”又“门庭冷落”的骤起骤落过程,互联网金融的寒冬真的来了吗?
  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企业高管,在上周末举行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17北京年会上,共同探讨了金融监管趋严下互联网金融的未来。
  在政策监管趋严下,市场普遍认为互联网金融目前处于相对低谷的阶段。
  京东金融副总裁许凌认为,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但如果监管或合规就是寒冬,那中国企业应该欢迎这样的寒冬,无序的市场、恶劣的竞争、大量的风险才是真正的寒冬,当监管意识、合规意识在行业变成共识时,便会迎来春天。
  “我更愿意把目前理解为整理和规范阶段,待后续的蓄势再发。”蚂蚁金服副总裁徐浩称,不法机构假借互联网金融的名义,将线下骗局搬到线上,损害用户利益。另外,部分不具资质或技术能力的机构,赶热潮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最终匆匆倒闭后给用户带来损失,损害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
  在腾讯支付金融业务副总裁洪丹毅看来,互联网金融板块很多,整个互联网金融迎来寒冬并不准确。以P2P网贷为例,2017年上半年,已关停网贷平台3900多家,现存网贷平台2000多家,互联网保险也面临类似情况,对这些不规范的领域可以算是寒冬,但这也是中国经济脱虚入实的好机会。
  同时徐浩认为,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为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指明了方向,即“服务实体经济”。只有扎根服务实体经济,坚持服务小微企业,行业才能平稳健康发展。
  百度集团副总裁张旭阳则认为,随着科学技术和人类算法的进步,以及大数据挖掘处理能力的提升,互联网金融的内涵会不断拓宽,应用也愈加广泛,未来互联网金融的前景会更加美好,“我没有看到互联网金融的寒冬。”
  从2013年的互联网金融元年,到2014年的P2P网贷、2015年的股权众筹、2016年的区块链金融,再到2017年区块链朝着应用层面发展,互联网金融这几年风生水起。
  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国家金融创新实验室副主任殷剑峰认为,有三个基本背景造成了上述现象。一是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与其他国家严格监管金融行业的不同发展理念;二是监管领域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几乎是空白;三是中国经济运行结构发生深刻变化,互联网、大数据改变金融运行格局,经济运行本身在供求两侧出现结构性变化。
  “未来前两个背景一定会发生变化。”殷剑峰称,不会再允许互联网金融业野蛮生长,监管也将是强监管,利用监管空白进行套利的机会即将消失。
  因此,互联网企业特别是没有互联网技术基础的非金融企业,会从金融行业消失,对它们肯定是寒冬。“但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改变中国经济运行技术结构的互联网金融业,一定是发展的趋势。”殷剑峰说。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