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访谈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 加强银行业重点领域风险防范
2017-08-04 05:22   记者马翠莲  
   近日,中国银监会召开了2017年年中工作座谈会。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对此表示,整个会议传达出来多方面内容,银行业要顺应监管趋势,加强重点领域风险防范。深化改革,加强监管,切实服务实体经济
  “本次年中工作会议是对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要求的具体落实。因此相比金融工作会议精神,提出了更为具体的推进举措。”赵亚蕊表示。
  今年以来,包括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内的多次重要会议和领导讲话反复强调,要加大服务实体经济力度,引导资金脱虚向实,此次银监会年中工作会议根据这一指示作了具体工作部署。
  “从推动债转股、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引导银行业主动减费,确保全年向客户让利不少于440亿元等多个方面助推商业银行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实体经济要有新贡献,随着会议精神的贯彻落实,银监会未来将会有更多可操作性的配套措施出台,商业银行应当顺应形势,抓住机遇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债转股等相关领域业务,全面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赵亚蕊说。
  赵亚蕊表示,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坚定深化金融改革”。为有效落实会议精神,银监会从“优化股权结构,加强对股东的穿透监管,严格监管股东关联交易、利益输送、不当干预行为,强化董事履职评价、考核和问责。”“健全内部风险控制机制,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了解客户、理解市场、全员参与、抓住关键’的原则,构建垂直独立的内控架构,压实董事会风险防控的最终责任”等多个方面部署具体落实措施,指明了未来的监管方向和银行业金融机构未来的体制机制改革方向。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设立金融稳定委员会,并强调加强监管协调,银监会全面响应会议精神。赵亚蕊表示,此次年中工作会议继续延伸“监管将继续从严”的定调,并且强调将“坚决服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领导,主动做好监管协调”。同时,年中工作会议强调“全面梳理银行业各类业务监管规制,尽快填补法规空白,争取在年内出台18项新制定和新修订的监管制度”,这意味着下半年资管业务、表外理财、银行股东代持等重点领域的监管规定将会密集出台。商业银行应当密切关注未来的监管形势,积极加强监管沟通,在监管框架内合理发展业务,有效实现发展与合规的平衡。
  加大重点领域风险防控
  赵亚蕊表示,银监会此次会议重点提出要防范信用风险、交叉性金融风险、房地产以及地方政府融资等相关风险,并强调对这些领域的银行行为加强规范。“未来商业银行需要结合自身实际,分门别类,对标对表,列出清单,研究风险防控方案,加强合规管理。”
  首先要有效化解和防范信用风险。“信用风险是近几年商业银行重点防范的主要风险之一,从当前情况来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依然存在。”
  事实上,当前不良贷款增长趋势减缓的态势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宏观环境的改善,但更主要原因则是商业银行普遍加大了处置核销力度。为防止不良资产出现反弹,年中工作会议强调“综合采取多种手段,加大处置和核销不良贷款的力度,防止新增贷款过度集中。”根据会议精神,未来商业银行既要通过加大核销处置力度,化解存量不良资产,又要有效把控信贷投向,加强信贷投放风险防范,严格控制新增不良资产。同时还要防止过度集中进行信贷投放,以避免资源重复浪费,增加潜在的风险。
  其次要防范交叉性金融业务风险及流动性风险。“这一点与年初以来‘金融去杠杆’的相关政策措施一脉相承,同时也是对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提出的‘功能监管、行为监管’以及穿透式监管工作要求的具体落实。”
  赵亚蕊表示,从当前情况来看,金融去杠杆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交叉性金融业务规模有所下降,金融乱象得到一定规范,但票据等部分业务领域、部分高风险机构仍存在一定风险,需要加强监管,因此银监会对这些领域重点作出提示。“商业银行未来在这些业务领域以及与相关机构进行合作时应当加强合规管理,谨慎开展业务。此外,去杠杆导致资金面整体偏紧,正如此次会议强调,商业银行未来应当要警惕流动性风险。”
  最后是加大对房地产和地方政府债务相关领域的风险管控。赵亚蕊表示,这两个领域也是近几年来受各界重点关注领域。房地产风险方面,虽然随着房价上涨基本得到遏制,房地产风险已经有所控制,但由于目前房地产价格已经处于较高水平,加之房企杠杆率较高,融资渠道全面收窄,房地产行业仍存在一定风险,需要重点防范。
  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方面,赵亚蕊表示,随着存量债务逐步置换,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已经有所下降,但由于新增债务的增加,叠加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隐性债务的较快增长,地方政府实际债务水平可能仍处于高位。“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也对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进行强调,并且首次提出终身问责。银监会年中会议重点强调‘抓紧规范银行对房地产和地方政府的融资行为’,未来势必会在这两个领域加强监管,商业银行在紧盯这些重点领域风险的同时,要主动接受监管,建立重点领域合规内控长效机制。”